Orange Day - Rainbow Dance
2011-12-10

在独自一人的方向上走了太久,我迷路了……

那个时候,希望有人能够找到我,牵起我的手,带我回家……

 

 

从小的时候便一直在想,那些天使们会住在哪里呢,应该是天上的房子里吧……而梦中从天而降来迎接我的天空之城,却从未在现实中出现……

但是,这种飞翔着的房子,已再也不是天使们的专属了……

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文明是一直在进步的,虽然我也不能肯定这是否便是发展的正确方向。

就在一年以前,由于地磁技术研究的巨大进展,人类的生活迎来了又一次革命——飞翔的革命。

从出现第一座依赖地磁悬浮的建筑,直到现在,在一些大都市的中心街区,那里原先的主体建筑却已改建成了各种类型的浮空建筑,其中不乏大型的悬浮巨蛋。而在一年以前,这种不接触地面,看起来只是外壳在缓慢旋转的奇异建筑,人们却只可能从科幻杂志中看到……

这样的建筑,是人类摆脱重力束缚的又一创举,与过去的传统建筑相比,它不但在各种抗性上全面优化,而且完全无视了地面上的伤害。

而与此同时,基于同一原理的类似小型飞行器的新型交通工具也在研发当中,一些公司已经试制出原始模型开始测试阶段。

不过,这一类型的技术应用虽然如此完美,却又都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即是——会遭受地球本身磁场波动的影响,特别是——磁暴。

 

 

清亮的铃声响彻校园——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请大家回去好好预习下次的课。下课!”

说完这句话,年轻的女教师便赶紧收拾好她带到教室的一些私人物品,之后飞奔出教室。

楼下,有一位英俊的男士正在等她。

"对不起,你等很久了吗?”

"嗯,差不多。不过,哪有人在订婚这天还跑来上课的。”雷辰说着,接过伊凡手中的东西,放上车,而后又为伊凡打开车门。

"只是订婚而已啦,婚礼那天我一定会请假的!”

——她这么说,难道觉得婚礼那天本不应该请假吗……

伊凡做到车上,将额前的留海掠向一边,因为刚刚才从楼上奔下来,现在还有些喘息。

"那么……”雷辰也坐回驾驶座,关上车门,"从现在开始我们是不是要改一下称谓……”

"哎……”

"比如,Dear,Darling,Honey,或者老公老婆,相公娘子之类的,不要总是叫名字嘛……”

哈?

伊凡小怔了一下马上便反应过来,"都说今天只是订婚啦!改称谓还早得很呢!”——她开始"捶打”使坏的雷辰。

"哈哈!”

雷辰一面"抵抗”着伊凡的"攻击”,一面戴上车内的耳机。

"对了,今天颖萱会来吗?”

"不知道,不过我想,她应该会来看看。”伊凡脸上显露出一丝期待。

"哎,可是那时你把INVITATION交给她的时候,她不是当面拒绝了吗?”

"哎,可是,那时……我有叫她再考虑一下,她也没有再拒绝……而且,今天她们工作的地方应该是放假吧……”

"?”

"她们工作的地方和这个新教学大楼一样,是会受地磁影响的磁浮建筑,所以,今天下午会放假……”

"……是这样。”这时,雷辰忽然拿起领式麦克风,"那么,你都听到了……”

耳机那头传来了低沉的一声"嗯”。

"咦,在和谁通话?”

"雷森。”

"哎,不是说好不把颖萱的事告诉你哥的吗?”

"可是,真的好吗……这样一直瞒着他——雷森这次回来的一件重要的事,便是要再见到颖萱;而且你也看到了,颖萱的脖子上,不也一直戴着雷森给的那个项坠吗……”

伊凡沉默了,她下意识地握住自己胸前的吊坠——这个是雷辰的那个,雷辰把它送给了自己,这便代表雷辰将他的心交给了自己;而雷森,则也把他的项坠送给了颖萱。

"我觉得,他对颖萱是真心的……”

"……”这一点,伊凡也无法否认,"可是,颖萱现在已经忘记他了……不知道是当时受了打击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在颖萱搬家的那一天,我跟她说起雷森时,她就好像不记得了,当时我还以为是她在生雷森的气,不过后来我又见过颖萱几次,才渐渐发现,她好像是真的忘记雷森了,甚至,和雷森有关的记忆都全部丧失了,完全不记得曾经有过这个人……”

"这个,雷森知道啊……”

"!”

"雷森他,昨天已经遇见颖萱了……”

伊凡呆住了,"……”

……

 

 

小时候,颖萱捡到了我被男生抢走的发夹,可惜,她不是我的王子,因为她和我一样是女孩,而且是比我还漂亮的女生……

要像骑士一样保护颖萱,只是自以为是的不切实际的想法,我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机会去保护她,而颖萱,似乎也不需要任何人,总是一个人承受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这一点使我深感内疚。

她只在她父母面前展露笑颜,只对她的父母说亲密的话,与幼稚园里的其他小孩相比,她绝对是与众不同的……

虽然生了一张天真无邪的脸,个性却是非常老成的孩子——隐约记得幼稚园的老师曾这样评价过颖萱,而事实上,这句话里便有好多词汇是当时的我无法理解的,却认真地记下了……

不过,在内心深处,我还是觉得,或者是希望,颖萱其实是需要别人的,需要她父母以外的人,需要一个爱她的人,所以,我一直期待她生命中的王子快点儿出现……而当王子真的出现的时候,骑士,是不是可以将公主交还给王子了呢……

 

 

"我哥雷森,你还记得吧,他还是老样子,变化不大……”

"是吗……”当雷辰跟我说起雷森的时候,我还不是很在意——那位已经被颖萱遗忘的王子。

雷辰之所以会这样说,也许是因为雷森以前就比较老成的缘故吧——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是这样的——事实上,在他出国以前,我们也没见过几次面;不过,他和雷辰是兄弟,据说两人长得很像……

凡看着身旁的雷辰,想象着比他年长的雷森的样子……

 

在订婚典礼上见到雷森,凡也是小怔了一下,不知为何,看到这兄弟两人,便会令人联想起"文”、"武”二字,雷辰肤色较浅,脸上总是如日光般和煦亲切的笑容,就好像"文状元”版的雷森;而雷森也的确是变化不大,他的肤色较深,脸上总是冷酷地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那种强势专横的感觉完全和以前一样,或者,更强烈一些,像是"武状元”版的雷辰……

不过怎样也好,颖萱已不记得这个独裁者了——这一点他自己也已清楚了……

虽然是举着香槟来为我们祝福,但他的祝福仍是那种公式化的社交用语,完全感觉不到什么"作为兄长的肺腑之言”——难道这便是所有首席执行的作风吗?

结束了客套的祝福。雷森又马上将话题转入颖萱的事——效率型的男人。

所以,我始终不认为雷森便是颖萱的王子,至少和我想象中的颇有出入(像雷辰这样的还差不多,不过雷辰现在却成了我的王子),不过,也许真的是他呢,也许,这就是命运吧……我捡到了雷辰的项链,雷辰告诉过我那个项坠的含义,而颖萱,则找到了雷森的项坠……

 

"雷森,虽然我不知道那时你和颖萱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看得出,你对颖萱是真心的,你是真的喜欢颖萱,所以,我把这个给你……”

凡拿出在雷辰车上写好的便条——上面是颖萱现在的住址。

这是早已决定好了的,伊凡在雷辰的车上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将公主交还给王子……

"原来你真的一直跟颖萱有联络……”

"不要怪我,当时颖萱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的,包括你在内,而且,她已经不记得你了……”

雷森沉默了一阵,"……是的,颖萱,已经完全不记得有我这个人存在了,不过,只要重新再追求她便可以了,既然命运叫我再遇见她,也许这正是我们重新开始的机会……”

命运……

虽然受不了雷森的自信过度,但此时,雷森的这股干劲,却正是伊凡所期望的——

如果雷森真的是颖萱的王子的话,我愿意帮助他,尽我的全力去帮助他唤醒公主的记忆……

 

正在这时,雷森的手机响了——

"遥控装置失灵了吗?好,我马上过去!”

雷森挂了电话,转而对雷辰和伊凡说道:"抱歉,我有事要先离开,恐怕不能等到典礼开始了……”

"哎?!”雷辰和伊凡都是一怔。

"可是,万一颖萱来了怎么办……”

"颖萱?她不会来的……”

"哎……”伊凡想问雷森"你怎么这么肯定”。

没等凡问出口,雷森却已经回答了,"她不是在收到你INVITATION的时候便拒绝了吗(雷辰在车上与雷森的通话使雷森听到了雷辰与伊凡的交谈)?我认识的颖萱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

伊凡和雷森同样将颖萱视作自己非常重要的人,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雷森会比她更理性地去看待颖萱,"可是,也许……真的……她会再考虑一下。”

"你从小认识颖萱还不了解吗;即是不会来了。”雷森讨厌别人说话用模棱两可的词汇。

说"再考虑一下”的确是我自欺欺人的想法——虽然理性上早已想通了,不过身为女生的伊凡还是在感性上相信会有奇迹发生,如今却被雷森如此直接地否定了而使她"深受打击”而呆住了——居然自己对颖萱的了解,输给了这家伙……

但最终,伊凡还是点点头——

"你说得对……但,这却也不表示她没有在祝福我们……”

一旁的雷辰拍了拍伊凡的肩,像是在支持她一般。

"那么我要回公司了。抱歉,老弟,虽然颖萱不会来,我身为兄长本也不该就此离开,缺席自己手足的订婚典礼的确是很失礼,其实,我还是很关心你的,不过公司那边实在是有要紧的事,身为首席执行的我必须回去……”雷森实实地把手中空了的香槟酒杯放在刚好走来的服务生的碟子上,转身离开了。

留下伊凡和雷辰两人呆在原地。

"事业心重的男人真是可怕,连弟弟的订婚典礼都可以不顾(我本以为他会去颖萱家)……”——伊凡。

"说起来,刚才是谁还去学校上课的……”——雷辰。

 

 

如果你看到的不过是我的虚无,

那么还有什么是真正存在的呢?

如果你看到的是真实的我,

那么这个世界还会继续存在吗?

……

耳机中流溢出空灵飘渺的嗓音。

可是对颖萱而言,她只是在听自己的声音而已,即使这是另一个人格的她,所唱的歌……

对不起,伊凡,我不去参加你的订婚典礼了,既没有像样的礼服,又不懂上流社会的礼仪,对于这样的我,出现在那种的场合上,会使你很丢脸吧……

 

因为繁华,所以喧闹,拥有有限短暂生命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在追逐,也许,这又是所谓的充实,每日重复着的忙碌和机械,即便是在拥挤的公交上,也还有人拿着笔和一叠东西在记着什么……

公车的一个刹车,那人手中的水笔划到了身边一个女孩的衣服,蓝黑色的墨迹在人造纤维上泛开——只是那个女孩,却没有任何反应……

车水马龙,眼前重复着人们厌倦而无奈的眼神;耳边,传来高分贝却似乎又有催眠效应的噪声,以及人与人之间在各种状况下的交流,这一切,却不属于那个女孩;而她,也不属于这个世界……

颖萱,只属于她自己的世界……

每天上下班,都是戴着耳机,静静地听自己的呤唱,即使,没有人和颖萱说话,她也不会感到寂寞孤单,至少,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

听音乐的时候,会有奇怪的感觉,幻觉中,自己躺在如镜般稀薄的水面,清澈的夜,映出另一个自己……沉在自己的世界……

每天在这样的世界中,离开家,回到家,把当中的一切全部略去,仿佛置身世外,而坐公交回家的旅途,对颖萱而言,既是逃离,也是回归……

但这次,却不是如此顺利——颖萱每天乘坐回家的公交今天却改了路程——因为地磁波动而避开了警戒地域。

难怪今天图书馆也提早关门,是因为这个原因——完全没有人告诉我(其实图书馆也已在电子公示板上打出通告了,只不过颖萱没看)。

偶尔因为好奇,会想要到以前未曾去过的地方,却没有想过回去的事……

颖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下了车,想换乘另一辆车回家,可是,却没找到去自己家那一带的公交。四周围陌生的建筑,使颖萱无法找到方向。

也许前面的车站会有可以回家的车,带着这样的想法,颖萱继续往前……不知走了多远的路,从脚尖下溜走的时间将天际染成了暗色,遥远的街从两边点亮霓虹,是瑰丽而迷幻的色彩,令人想起儿时传唱过这样的一首歌:

我们有一双眼睛和一双手,

使我们能吸取别人的东西,

创造自己的东西;

 

我们有一双脚一双翅膀,

使我们能到任何地方,

留下足迹;

 

我们有一张嘴和一颗心

使我们能歌唱和感受心声;

 

我们不是人,

却和人一样生活;

 

我们不是神,

却唱着神的歌;

 

我们是自由的,

我们是梦幻的,

我们是不可思议的——

 

颖萱茫然地走着,却又像是被一种无形的魔力牵引一般……

这一带,好像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颖萱就这样凭直觉一直走下去,直到她看见了……

那是一个巨大的影子,笼罩着的宛若死寂之土的平地,而平地上方,影子的主体,则是一个有着黑色金属外壳的看似坚实而沉重的极其庞大的碟状物……

 

那个时候,好像被抛弃一般……

在一个人的方向上走了太久,我迷路了……

如果,

有人能够找到我

(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

谁也可以)

我希望

他能够牵着我的手

带我回家……

 

已经

回不去了……

这个世界,

已再没有我的家了……

 

颖萱走入巨大碟状物的影中,在影子中心,那个碟状物唯一与地方接触的圆柱状升降机门自动开启,颖萱走了进去……

 

此时,不远的地方,一队车队也向这里行进。

车队很快到达了这里,其中领头的是一辆暗红色的跑车,从车上下来的正是雷森,而后面几辆车上,则出来了许多身着白大褂的类似实验室里作业的人。

"大家抓紧时间吧!”

在雷森的命令下,众人分批上了巨型碟状物的升降机,进入了这个地磁悬浮建筑内部……

 

事实上,这个地方,便是颖萱原来居住的那片区域,而这个巨大的碟状物,也是由雷森负责的改建工程中,第一期的规划主体,新型的浮空要塞。

由于这类建筑的唯一缺陷便是会受到地磁波动干扰,所以,每次有磁暴预警信息时,所有此类建筑都必须做"着陆”和"固定”处理,对于那种巨型的"浮空要塞”,由于本身体量的危险性,则一般配备有远程控制系统支持范围外操控"着陆”和自动搜寻点"固定”,可是今天,这个建筑的遥控系统却出了问题,在"着陆”的中途停止了运作,这样的大型浮空要塞,如果不能继续顺利完成"固定”,很可能在即将到来的地磁场波动甚至磁暴中倾塌而毁于一旦,且还会引起周边地域广泛的地表震动,作为总负责人的雷森,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亲自带了技术人员来这里紧急检测和回复系统。

好在这位大独裁者铁腕下掌控的,也都是高素质的精英,技术人员很快便找到了问题所在,修复了建筑主控系统,而自动"点固定”程式也预设在五分钟后自行启动,所有人要利用这段时间撤离。

"大家辛苦了。”

所以技术人员开始分批进入升降机撤离。

"执行长,我们也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吧。”

"嗯。我知道。”

运送最后一批人的升降机已经就位,雷森和剩下的人也加快了脚步。却在走向升降机的途中,无意间,雷森左眼的余光扫到左侧通道那边的一个关卡,有一个白影掠过——还有人在这里吗?

"执行长!”最后一批的人都已经进入升降机,只等待雷森了。

"那个,你们先走。”雷森挥了挥手,"我过一会儿马上下去。”

几人相互看了看,虽然不解自己的长官为什么要再留一会儿,却也不敢质疑上级的指示——升降机的舱门关闭了。

 

这个建筑似乎是刚刚竣工的项目,除了混凝土毛坯,更多的是金属板结成的有如拼图一般的墙壁,而高高的天花板上,则是架空交错纵横的网状结构。

颖萱在一个大厅中仰望建筑高高的穹顶——仿佛钢铁牢笼一般,她又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却忘了来时的路。

突然,颖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只结实的大手从后面抓住,她回过头,发现抓着自己手腕的,却是……

 

雷森刚才看到一个白影,不知为何莫名想到了颖萱,他急忙赶上去,即使找到的是其他什么人也必须赶快要他离开这里。当雷森终于在同一通道中追上刚才白影的主人时,他看清了那人的背影,白色的头发——想不到真的是她……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在这种危急的时候相见,雷森心里却不知为何涌起莫名的欣喜,紧紧抓住颖萱的手腕完全不肯放松。

颖萱认出抓住自己的男子,"又见面了,雷森。”

又见面了……

那一刻,好像一切都回来了……

雷森怔了一下,"你记得我了,原来你没有忘记……”

"我们昨天不是才刚见过面吗?”

咦,她那个"又见面了”是指昨天吗……

"可是,你叫了我的名字……”

"是的。”颖萱伸手指了指雷森胸口,原来雷森在进入这里时夹上了胸卡。

哎,是这样……

"怎么了……”看着雷森频繁变化的复杂的面部表情,颖萱一脸不解:我说错什么了吗……

"啊,不,没什么……”

——还以为她记起来了呢……

正在这时,浮空要塞里一阵剧烈的晃动——

"小心!”

颖萱重心不稳摔到地上,明亮的通道在这一瞬间变得漆黑一片,黑暗中,只觉得另一个身体紧紧地包围着自己。

——地磁波动提前了吗……

雷森伏身在颖萱上方,用自己的整个身体保护着颖萱。直到第一次震动平息。

晃动消失了,周围一下变得安宁而寂静,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和心跳——双方这才意识到彼此是如此贴近。

"你没事吧?”

"噢!嗯,没什么大不了的。”

雷森粗重地喘着气,似乎用力推开了什么。

他真的被上面掉下来的东西砸到了?这个人为什么要保护我——颖萱心想。

"谢谢。你救了我一次,我欠你一个人情。”

"欠?”

颖萱感觉到黑暗中对方似乎笑了。

——她之前也老说"欠”什么的……

"没什么。这种磁浮材料受到地磁波动的干扰便会变得脆弱,”雷森终于将压在自己身上的重物推开了,"我们还是赶快从这里出去吧。照明系统好像已经损坏了,我去打开备用光源,你待在这里,不要乱走,我马上回来。”

"嗯。”

雷森离开后,颖萱心底传来一个声音——

——这种时候,就要依赖我了……

自从颖萱发现了另一个自我的存在以后,她体内的两个自己偶尔可以像这样对话……

——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可是,他刚才说要我在这里等……”

——嗯,你想听他的?这种时候不是先离开比较好吗。抛下别人自己先走也无所谓;至于那个人,叫你一个女生待在这种不安全的地方本来便是他的不对……所以,交给我吧!

"可是,他怎么办……”

——安心啦,他还知道这里的备用光源,看来好像很熟悉这里的样子,没问题的,而且……

颖萱的身体起了微妙的变化,飘扬起雪色的长发——

"夜,是属于我的时间。”

 

雪色长发的少女穿行在通道中,"这种情况下,人类的五感完全不够用嘛,真是脆弱的生命,只好我出场了!”

……

 

 

不记得是怎样发生的了,原本穿行在黑暗中的我,却在灯光重新亮起后听到了他的呼唤,他在找我,他明明对这里很熟悉,一个人应该可以轻易离开的,为什么他还要回去找我……

换作是其他人他也会这么做吗——人类是珍惜人类的动物……

许多人都是很奇怪的,我还是少接触他们为好——就像另一个我所说的那样……

我只是不知道,在他有危险的时候,我为什么能夺走原本属于另一个我的时间,变回自己的身体,扑向他……

想要保护他……

 

"这样,我也救了你一次,刚才欠你的,还给你了……”

颖萱的视野,再度回到黑暗……

 

 

恍惚中,又见到了那个人的身影……

 

颖萱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医院白色的天花板,而后——

守候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位有着双色瞳孔的男子。

索拉——她认识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也认识另一个她。

 

不过我还以为会见到他的,刚才在梦里,好像……

 

 

此时,雷森已经回到自己家,刚才的那一幕,真是使他触目惊心,那奋不顾身扑向自己的纤弱的女孩,还有之后自己手掌所接触到的温热鲜红的液体,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在上方的巨物落下的那一瞬间,颖萱扑向了他,两人翻滚着躲过了掉落的网状顶棚,本以为就此没事了,可颖萱的头部,却因此撞在了旁边的墙角上……

好在没伤及要害,而且,颖萱的复原能力依然奏效,在救护车送往医院的途中即自己止住了血,之后伤口也在慢慢复原……

不过,不会再使你受到这样的伤害了,绝对不会……

不过——

"在医院里讲我赶出来的那个染了蓝色头发,甚至眼睛也有两种颜色的男人是谁,竟然声称‘颖萱由我来守护’(明明是我送颖萱到医院的)!”

"呃,是那位索拉吗?”手机那边传来伊凡的声音,"我有见过一次,如果说双色瞳孔的话应该就是他没错——那种眼睛令人印象深刻!”

"你对他印象深刻吗?”——伊凡身边的雷辰。

"啊,他是颖萱现在正在交往的男友吗,不会吧?”

"啊哈,到没听说他们在交往……”伊凡又回头对后边的雷辰补了一句,"其实我对他的印象也不是很深……”

爱吃醋的兄弟俩还真是……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681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