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Present - Eternal Dance
2012-08-14

世界上总有许多神奇的地方,传说只要在许愿池边许愿,之后拿出硬币抛向空中,硬币坠落的地方越是靠近池中心,而且硬币的正面朝上,即表示你的愿望会越快实现……

八月,这是这个城市最美好的季节,普罗旺斯——这个地处北半球中纬度的法国南部被称为最接近自然的城市。为了寻找颖萱,伊凡四处旅游,现在她来到了这里……

伊凡将手中的硬币抛向空中,硬币划过抛物线的轨迹,坠入浅水的池中,依着币缘在池底绕圈,一圈一圈,逐渐变小的半径,最终正面朝上地"躺”下了——正是池中心的位置。

真的灵吗,这样的话我是不是会在转身后便遇见颖萱……

伊凡怀揣着心灵抑制的悸动,转过身——眼前过往的人中,没有她认识的……

虽然她的理性早已便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却不免因为内心期待的落空而小小地失望一下……

看来,我的旅程还不够嘛……

 

 

伊凡来到这座城市时,正好赶上当地一处岛民的一个传统节日。

那是使人们能够最坦诚地接近自然的节日,所有来到这个岛上的人们,都将换上奇装异服或是干脆赤裸身体,去感受最原始最野性,也是最自由最无拘束的狂欢……

赤裸的吗……伊凡想到的是当代欧洲流行的行为艺术。

对于正好赶上这个特殊节日的外地游客而言,这个狂欢是绝对不容错过的。

伊凡也乘着旅游的观光游轮来到城市边缘的海岛,去体验这个节日。

也许是观念和文化传统地差异,伊凡在狂欢中却不是很放得开,完全不能投入……

整个狂欢下来,视野里无处不在的裸奔的人们,使伊凡尴尬不已,好在最终要结束了……

狂欢接近尾声,现在所有人已处于收工状态,大家忙着穿衣服换衣服,一些人还要和刚在狂欢派对上新认识的Partner深化感情……作为游客,可以在离岛之前用一些当地的特色小点填填肚子。

伊凡喜欢了一种加了带有薰衣草香味的果酱的薄煎饼:真的非常好吃……

当伊凡想再来一块的时候,最后一块薄饼上却出现了两把叉子……

——因为同时叉上了一块薄饼而认识的人恐怕不多……

"我喜欢薰衣草,所以喜欢这个味道。”

"嗯。”

两人坐到了一起,那薄饼也被分成了两半。

"恕我直言,”坐在伊凡身边,和她一样喜欢薰衣草香味儿薄饼的男人突然这样说道,"你好像有心事……”

"嗯!”伊凡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回应道,"唔,其实我这次出来不纯是为了旅游观光呢……”

伊凡对身边的男子的印象,是在刚才裸体的人群中,虽然是狂欢,但作为游客还是少有加入其中的,可他却是一个;这个男子像是军人出身,是非常雕塑黄金比例的那种类型的身材,因为身材不错刚才伊凡还多看了他两眼,现在想起了不禁觉得有点儿尴尬:什么时候我也变成这么"邪恶”的女人了……

"所以你刚才才显得那么拘束?”

伊凡摇摇头,"倒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啦!”实际上,她只是因为自己太保守,而对这个节日的这种狂欢的方式有点儿接受不了。

"嗯……”男子将自己盘里剩下的食物全部"倒”入口中,嚼嚼便咽下了,"那么,是对原则这类的东西太在意了吧……”

"哎?!”

"其实有时候,我们最好能忘记自己是人类呢……”

"忘记自己是人类?”

"嗯,人类总是被各种规则约束,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我们其实便在作茧自缚,想要的,不想要的,各种欲望,都有所克制,而不能完全随心所欲地去争取或是拒绝;偶尔,也会希望能忘记自己是人类,忘记自己是谁……我想,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节日,其实也只是像我们这样被约束了太久的文明社会的人类,想要有一个更坦诚的面对自己内心渴望的机会……你觉得呢,什么才是你内心现在真正想要的呢……”

我内心最想要的,最真的渴望是——

请你,回来啊……

 

"那个,我刚才看见你在看我?”

"哎……”

"被我吸引了吗?”

——事实上,刚才却是有好多女人在看他——因为他健美的肌肉,当然还有,那个部位……

男子忽然伸出手臂隆起自己的肱二头肌,"我其实是军人呢。”

——伊凡猜对了。

"其实我刚刚回国,正在休假中,这里的每一块肌肉便是之前在国外受训时炼出来的……怎样,看着很有诱惑力吗……”

呃,原来他是本地人,这里的人都这么直接吗……

"怎么样,我是不是挑起你的欲望了……”男子忽然又抓住伊凡的手,"事实上,我也从一开始便一直在意你了,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

的确很挑逗欲望不过……

"啊哈哈,我想你是误会了……”伊凡抽出了自己的手,"抱歉,我不是很喜欢和才认识不久的人有这种关系呢!”

伊凡这样直接地拒绝了对方的要求,那男子却只是怔了一下。

"这么直接便Say NO了,看来你平时也对自己很坦诚呢!”

——对方完全没有沮丧,反而使伊凡作为女人的虚荣心有点"受伤”。

"不过,我也料到你可能会拒绝了……”虽然没有达成自己的要求,可是男子却没有因此立即走人。

"咦?”

"因为你手上的戒指……”

对呢,自己一直戴着和雷辰的订婚的戒指……

"我想你们那里的人对待爱情,也许一直都很看重转椅、永恒之类的……你一定很爱你男友……”

"嗯……”说到雷辰,伊凡仿佛沉浸于幸福之中,"他是我遇到的最好的,所以我不是很赞成那种一夜情什么的,或者,那些人都没有真的想要……”

"你错了……”伊凡正说着,却不知为何被身边的男人打断自己的话,"真正永恒的爱情,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吧……那些看似只有激情的交往虽然短暂,但却不表示我们没有真正爱过……”

想永远守住这份感情是不可能的……

因为,真正的永恒,是不存在的……

所以,只想守护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

 

因为说了这样的话,使那个佚名的男子在伊凡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是那一刻,伊凡想到的不是自己和雷辰,而是自己和颖萱——

永远作对方的骑士,即使王子出现了也会继续下去……

颖萱,好像快点找到你……

 

 

大家乘车回到了下榻的酒店,之后是自由活动时间,刚才遇到的那个人说要回房休息,伊凡则想再到四处逛逛,也许能遇到她要找的人。

两人分别前,男子突然拉住伊凡的手,弓着身把脸靠到伊凡耳边,"如果你不是已经有主了,我真的会想要你呢……”之后他又直起身子,拉着伊凡的手转为握手的样子,"不过,如果你意外改变主意的话,我的房间在E1808,随时欢迎你的光临……”

"啊,啊哈……应该不会有意外……”

"喔……”男人却还是那副乐天的笑脸。

"无论怎样,还是很高兴能在这次旅行中遇到你。初次见面,我叫伊凡!”

"嗯,我叫Isanc,很高兴遇见你。”

……看着伊凡远去的背影,Isanc莫名感到一丝失落——

伊凡,这不完全算是初次见面呢……

早已期待能和你相遇……

其实,我是雷辰曾经的战友呢,他以前曾给我看过他未婚妻的照片……

当时便祈祷自己也能用这样一个未婚妻……

之后……在那个时候,他希望我能帮他照顾你……

真是可怜……

不过,关于雷辰的事,也许还是不告诉你比较好……

下一个雷辰,应该也已经回国了,回到你身边了……

记忆,也保留了下来……

 

 

法国的八月被称作果月,会有不可思议的天气。

伊凡在街上四处闲逛的时候,莫名便下起雨来。

——看来还是先回酒店吧……

伊凡小跑着到附近的街边找计程车。

便在她等候的时刻,忽然雨停了,不,是自己上方的雨停止了,伊凡发现身边,那位给自己撑伞的高大男性——那金色和蓝宝石色的双眸伊凡绝对不会忘记——

索拉!他怎会在这儿出现?这么说,颖萱会不会也……

一辆计程车向两人开了过来,车上白发的女孩微笑着向他们招手……

 

雪飞瑞自己下了车,将计程车让给伊凡。

"可是,你们呢……”

"至少我们有伞啊!”

她向着她挥手告别,她乘坐着计程车开走了……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伊凡甚至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刚才那人,不是颖萱吗?!咦,为什么我已经在车上了,为什么我当时没问她的近况,而且没向她要她的联系方式……

——看来许愿池还是很灵的,不过伊凡似乎没有好好把握第一次机会……

 

 

回到酒店,伊凡还在为自己刚才的失误耿耿于怀,不过,已经错过的事也无法挽回了……

伊凡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正要刷卡进门,却不慎将房卡掉在了地上,便是因为这一延时,却听见一个清灵的声音,伊凡侧过头去看声音的主人,却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便是上天的恩赐……

站在伊凡眼前的,不是别人,便是刚才将计程车让给她的女孩,还有索拉。

——这个女孩和索拉在一起,那一定是……

"哎!又见面了!”却是那女孩先开了口,"我们还真是很有缘呢!”

有缘?你不认识我了吗,颖萱?

"咦,你住这个房间吗,正好在我隔壁呢!”

隔壁,那真的是很巧——我居然一直没发现,还差点错过了……

伊凡心想着,对方却已伸出了手——

"我叫雪飞瑞,你呢?”

雪——飞——瑞……

听到这个名字时,伊凡发呆的时间比当时雷森要久一些,而且,她的反应也不一样——

"你,不是颖萱吗!"

……

 

雪飞瑞的客房中,伊凡坐在椅子上,索拉为她拿来了咖啡。

"唔,谢谢。”伊凡接过咖啡,"哎,索拉先生,你们俩,是住一间房吗……”

"嗯,我是他的……”

"啊哈哈,当然不是……”雪飞瑞以更高的声调掩盖了索拉的声音,"他住另一个房间……”

"噢……也对呢,”伊凡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可是……你虽然说自己不是颖萱,可雷森跟我提起的一年前他遇见的那个颖萱,是你吧……”

"哎……”——人类最麻烦的地方便是他们相互间的信息共享,"所以说……”雪飞瑞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你便是颖萱最重要的朋友,伊凡吧……”

最重要的朋友——颖萱心里是这么想的吗……

"是的,这时颖萱最后的秘密了,关于我,和另一个我的秘密……”

 

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我便是注定孤单的……

但是,我却不因此感到寂寞。

因为,我,不止是一个……

作为颖萱,她拥有太阳的时间;

而夜,则属于雪飞瑞……

虽然与众不同,虽然不被重视,虽然这个世界上已再没有爱着我的人,我也会永远守护另一个自己,不再需要任何人……

已经,不需要了……

 

雪飞瑞告诉了伊凡关于颖萱有两个自我的事实。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伊凡还是尽自己的IQ去理解……

"即使如此,你们还是同一个人……即是说,找到你,也便是找到了颖萱……”

"这么说也没错(不过颖萱最近又不醒来了)……”

"那么,请你回去吧!”

"!”

"我和雷辰的婚礼,希望颖萱你能够出席;雷森,也一直在等你回去……”

——那个男人,干嘛对我那么……

"虽然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我也完全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雷森他真的很爱你(所以我也很希望能把你托付给他)……雷森他,手上一直戴着和你结婚时交换的戒指,还有一条彩绳,虽然没问过,但我想那一定是你送给他的吧——因为很少有男人会无缘无故戴这个(也能给我一条吗,我也想要颖萱亲生编的彩绳)。当时我问他为什么不去找你,他说你不想回来,他也不想勉强留你在他身边,不过,他一直相信,有一天,会和你再见面,而且,你会回到他身边……”

那个人吗……

"真困扰呢……”雪飞瑞用食指拨弄着自己前额的留海,"你还是告诉那个人,叫他死心好了……”

"哎?!为什么!颖萱你不爱雷森……”

爱?一直跟雷森交往的只有颖萱而已,至于另一个我……而且——

"那个不是重点呢!关键是,我是不可能和雷森在一起的……”

"!”

"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我和雷森,和你,和所有的其他人,是属于不同世界的存在……

我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2202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