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奏 - Rainbow Dance
2011-11-20

恒之永久

不知不觉便习以为常

这不知何时开始的孤单记忆

怀抱梦想的旅行

希望之火却只在手中熄灭

 

请相信那是记忆的路过

即使命运使我们邂逅

放开手

便是两个世界

 

如果也和世人一样

纵使拥抱却感受不到

心灵真的渴望

约定吧

 

不要悲伤,纵使忘却了记忆

明天,无论是单身还是两人相依

谁也不是孤单一人

因为在忘记以前便许下心愿

 

乘着驶向未来的风

要看到自己最真实的笑颜

找到真正的

永远幸福的约定的人

 

 

言语无法传达的

我对你的思恋

在星空撒落的忧伤

也唤醒了沉睡的灵魂

 

突如其来的真爱

如钟声在遥远的穿梭中

在消逝隐没之后

重现

 

你的爱所赋予的

我飞翔的力量

化作明日的彩虹

所以

 

和过去说再见

向着未来,将孤单的记忆封存

不要忘记牵手

以后的路才不会迷失

 

纵使遗失了记忆

也不会改变的感觉和心

偶尔寂寞的时候,总会想起的那个人

陪伴在身边,是深深的依恋

 

每一次仰望星空

追逐时空的轨迹

束缚,消失吧

化为自由的羽翼

 

不要悲伤,纵使忘却了记忆

明天,无论是单身还是两人相依

谁也不是孤单一人

因为在忘记以前便许下心愿

 

乘着驶向未来的风

要看到自己最真实的笑颜

找到真正的

永远幸福的约定的人

 

 

虽然总是被忽略,站在人群中永远不起眼的颖萱,是有如隐形人般稀薄的存在,但至少,太阳出来的时候,是属于她的时间,而我则是相反,像是太远太远的恒星,即使那是超越太阳无数倍的一等星,也只会在夜空中发光;月夜,是属于我的时间……

 

黑色的跑车在豪华的大门口停下,门自动打开,车的主人将跑车开了进去。

雷森将车开至车库停好,下了车。

现在已是凌晨,男人失意的时候便总是喜欢将意识出卖给酒精,却没想到从酒吧出来时便已经是这个时辰了——

时间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雷森下车没走几步,却又定住了,他面前站着一个人影,黑色的风衣将那人包裹得很严实,却在同是黑色的帽檐露出对比强烈的白色。

"怎么样呢?”对方的声音是有如风中的吊铃般清灵透彻的女声,她向雷森走来,同时揭下了头戴着的有点儿过大的黑帽,雪色的发丝散落下来,"你们还是错过了吧?”

雷森站在原地,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女。

见雷森没有任何反应,少女反倒觉得有点儿奇怪,"干么?想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这种事现在怎样也好吧……”

也对,每次像颖萱的人的人出现都好像只是我在做梦——或是处于非现实的某处……

"重要的是,颖萱现在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关于你的事,都过去了,时间总会令过去完全消失,这便是命运……”

命运……

雷森慢慢走近白发少女,在她面前,他忽然伸展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

"是的,我们又错过了……”

雷森紧紧拥抱着少女,似乎想要将她拥入自己的体内,少女只是感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浓烈的酒气,却也一时头脑发晕。

"不过,这却不表示我们会永远错过;我相信,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我们……再见面……

这个人在说什么——少女觉得雷森的话不知所谓。

雷森放开少女,继而解下自己脖子上的项链,为少女戴上,"这个,请代我交给她,替我跟她说,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会亲口告诉她这项坠的含义。”

既然他说是转交给颖萱,却又为什么给我戴上?

少女没有拒绝,因为,她来的另一个目的,却也正是这条项链上的吊坠。

雷森为少女戴好了项坠后,他的右手还停留在少女颈部,而左手突然移到了少女的脸上。几秒钟的抚摸之后,少女感到雷森的手上突然用功,之后便是一阵压迫感,刺鼻的酒精扑面而来——

雷森几乎整个身体压了上来,他炙热的唇牢牢擒住女孩的唇——

深深的一个吻,少女也没有,或是忘记了反抗。

雷森最终放开少女,从她身边走过去,肩部轻微的碰触摩擦,成了两人终结的交集。

"后会有期,林颖萱。”雷森最后清晰而有力地留下了这句话,离开了……

少女还怔怔地站在那里——

他发现了吗?我和颖萱的秘密,还是只是喝醉了,把我错当成颖萱了?可恶!跑来这里一趟居然被强吻……不过算了,反正颖萱也已经被这个男人吻过了(她居然不知道要反抗吗);而且,我也得到想要的东西了——

少女手捧着垂至胸前的蓝色心形吊坠——

"艾里尔·卡侬·泰珐尔,欢迎回来,我的封印……”

此时,少女的脸上,却是天真无邪的笑容……

 

 

从了解了一些自己的事情开始,我的生活,就渐渐脱离了正常人的轨道……

知道了自己是两个人的时候,我退了学,像是一切又要重新开始那样……

虽然拿到了毕业证,但是我所获得的专业学位,在这个社会却不是很讨好,想找一份工作,因此到处应征的我,却才开始发现自己以前真的脱离社会太远了……

想要一份安静的工作,不会与太多的人接触,不是很合我的学历专业也没关系,薪水足够生活食宿就好,而且,毕竟,还有另一个我,似乎比我能干千百倍……

到底是怎样的状态呢?是一个身体拥有两个灵魂,亦或是别的什么,我却不想深究,不过另一个我似乎真的非同一般,有如是舞台上的魔术师,众人瞩目的中心人物,拥有无尽的华彩,只是太阳升起时,便好像表演终结幕布落下一般,早晨醒来,便会变成现在的我,既平凡,又不起眼,在茫茫人海中,永远会被忽略的无名角色……

 

颖萱的新家亦是一个寂静安宁的居民区,她找到的新的工作的地方,也是如此,但在她家和工作的地方之间,却要经过一条相对繁华的街区,每天傍晚下班高峰的人流往往使公交车人满为患,所以颖萱总会选择步行回去,虽然她不喜欢喧闹,却也不排斥,独自一人走在这样的街上,看着忙碌的人群来去匆匆……

想不起是谁,在何处,也曾叫她看着这样的人群——"这些都是,注定要死的人类”……

所以,在死之前他们会一直忙碌着自己的事,没有人会在意她,没有人会为她停留;而她,也不会在意任何人,不会与任何人产生交集……

因为,她与他们,不是同类……

 

经过一家音像店的时候,颖萱听见里面传来的夹杂着干扰声的旋律,陌生却又熟悉,她走了进去……

"那个,请问现在放的这首歌是……”

"哎,你也喜欢吗……”这家私人小店的店主似乎很热心地接待了颖萱,"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夜总会录了放在这儿试卖,是那家夜总会的歌手唱的,虽然音响效果不好不过唱得却不错。我非常喜欢!现在店里便有几份拷贝,你要不要拿一份,说不定以后那个歌手被星探发现,那你手中的第一份‘出道前的原声拷贝’也会成为绝版收藏被人追捧呢!”

……颖萱离开了那家音像店,出来的时候手中拿了一盘刻录CD,自己本不会花钱买这类东西的,不过这次……

这个声音,似曾相识,像谁呢?好像是……我自己的声音——颖萱的思索似乎有了头绪:另一个我,还在晚上到夜总会唱歌吗……

 

 

一年后,大洋彼岸。

机场门口等待的几人迎来了一辆黑色加长房车。

车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了一位高大的男子,有着黑色干练的短发和古铜的肤色。

"执行长,您的行李都已经运到机场了。”

"嗯。”男子脸上戴着黑色墨镜,有一种不可一世的威严。

他大步稳健地走在前面,身后一班人则跟在他后面,由于短了一截的下肢,这帮人不得不加快步频,却因此显得有些狼狈。

"执行长,据说总部那边的那项工程,第一期已经完工了,你这次回国,是着手进行第二期计划吧?”跟在男子身边的一个人这样问道,问话的时候是仰视的姿态。

"嗯。另外……我还想找一个人……”男子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看身边的人,他的视线只是无心向着对方这边掠了一下,却在这时,男子忽然停下脚步。

——后面的众人也赶紧跟着站定。

男子视线的方向,是机场架空桥的一段,那里站着一个人,雪色的长发在风中流逸……

她……

男子摘下墨镜,那张硬朗的脸——正是雷森,却因时间的缘故而更显成熟。

——可是就在这摘去墨镜的动作瞬间,雷森的视线再回到刚才的原点时,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执行长,怎么?有什么问题吗?”雷森身边的人问道。

"……不,没什么。走吧……”

颖萱,还记得我们再见的约定吗,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在我面前的是你还是……不过,一定会再见面的……

这次,你再也逃不掉了……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611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