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Past - Eternal Dance
2012-07-14

荒之记忆

再次与你,在同样的街相遇

昨天的"再见”不再有遗憾

这个地方来来往往的人

却无论如何能找到你的存在

 

啊,时间一刻不停

似乎跟不上命运的步伐

但是,不要在此停滞

将瞬间凝结成永恒

幻化成梦境

编织记忆

 

只有保有感受灵魂的真心

梦与现实的距离也想要穿越

呵护下成长的爱之羽翼

终会成为连接你我心灵之桥

因为,想要握紧彼此的手

 

 

在永寂之土点亮

夜空中孤单之月

即使迷失,也能感觉

我向你伸展开的羽翼

 

啊,人类总是

期待黎明之光

在融化新生来临之前

看见未来的路

继续下去

 

与你相遇的生命的奇迹

教会我爱的真谛

在你创造的守护我的世界

怎样的未来也能携手到达

因为我们,是一起的

 

 

穿越时空

也要传达

在我思恋你的那一刻

那暴雪中绽放的永恒的魔法

化为穿越时空的彩虹

在灵魂反复的轮回之刻

再次回到你身边

即使时空永恒不再

却也不想与你分离

在消失以前,握紧彼此的手

 

无论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谁或是诞生了谁,时间都不会停止自己的步伐,我们不想探究它所走过的每个细节,却只是在转眼之间,又是一个四季的轮回……

 

 

已经两年没有颖萱的消息了,身边没有人提到她的事,好像她便这样消失在时空的记忆里一般,却只有我,和雷森,没有忘记……

 

"下课!”

——终于,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堂课也结束了,之后便是漫长的暑假,因为一年前雷森曾告诉伊凡颖萱去环游世界了,所以伊凡也早已将自己暑假特别安排计划好了……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多了双鞋。

 "伊凡,你下班了吗?”——母亲出来迎接下班归来的自己,真的很少见。

"你猜谁回来了?”

"!”伊凡怔了一下。

她回来了?

顾不上自己还穿着鞋便飞奔向客厅,当伊凡从客厅门边探出头来的时候,她看见了那个人——

金色的短发,穿着休闲的T恤,那个和自己的父亲一起坐在沙发上交谈的男子,便是自己的未婚夫——雷辰。

雷辰!他回来了?

父亲已经招呼伊凡在雷辰的身边坐下。

在伊凡看来,雷辰好像变高了,而且多了健美的肌肉,其实他变化不大,除了他那与众不同的显眼的金发,不再染了……

伊凡有点儿小失望。

事实上,伊凡刚才想到的人,是颖萱——

也对呢,在外面看见的明明是男人的鞋……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颖萱……

难道比起雷辰,我更想见到的人其实是颖萱吗……

呃,不对,我的性向是正常的,我是爱雷辰的!我对颖萱绝对没有那种想法!

伊凡内心的纠结使她脸上变换着奇怪的表情。

伊凡的父母看着眼里:呃,这孩子今天倒是怎么了,是因为看到雷辰回来太高兴了吗……

雷辰却只是笑着……

……

 

 

在伊凡家吃完饭,两人便被伊凡的父母催促着出去散步了——二人时光。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去机场接你……”

"你不是有课吗,而且,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恭喜你,你做到了!”

"看得出来……”

"嗯……”

"看到我的时候你好像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会高兴地抱住我呢!”

"爸爸妈妈还在旁边,我怎么会……”

"那现在呢?”

"雷辰,你还真是……”

伊凡的话只说了一半,雷辰却已伸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

"好想你……”

"雷辰……”

"没关系,这个公园也到处都是情侣……那么,你想我吗……”

伊凡沉默了一阵,"想的。”

"有多想……”

有多想?因为知道雷辰在国外受训,而且时间到了自然便会回来,加上自己对雷辰的信任,所以其实在雷辰离开的这段时间,没有刻意地去想他;而颖萱,此时却不知身在何处,她还好吗?没遇上坏人吗?感觉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

"一直,都在想着呢……”

两人彼此相拥,倾听着对方的呼吸,感受着对方心灵的悸动,许久……

 

"雷辰?”

"嗯?”

"你上次离开时说等你受训结束回国后,我们就结婚,对吗?”

"嗯。”

"虽然说出来可能会使你不太高兴,不过,我想,结婚的事,还是再往后延迟一阵吧……”

"?!”雷辰放开伊凡,将双手搭在她的肩上,看着她,"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有一个人能参加我们的婚礼……”

"?”

"颖萱,她现在去旅游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想等她回来,或者,我自己去找她,顺便旅游……”

"颖萱?你以前也经常提起这个名字,她真的是你那么重要的朋友吗?”

"我不知道你,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会忘记她(虽然她以前便经常被忽略),不过,她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

——在王子出现以前,我们便是对方的骑士……

雷辰想了一会儿,"……明白了。”

"嗯!”

"延迟一下便是了。”

"雷辰你不反对。”

"你那么重视的朋友,我有什么理由反对?”

"太好了!”伊凡高兴地搂住雷辰的脖子,"谢谢你这么为我考虑!”

"那是当然的,因为,在我眼里,你便是最重要的,回国后,我也是第一时间来看你……”

"哎,你还没回家吗?”

雷辰摇摇头,"不知为什么,坐计程车,第一时间便叫司机开到你家了,可能是因为想要快点见到你吧……”

"雷辰……”

此时,伊凡便像一只温柔的小羊一般,依着雷辰温暖的胸膛……

雷辰用手轻轻抚摸未婚妻柔顺的带着香气的头发。

"伊凡,其实……如果你不提出要出国旅游找颖萱,可能我也会决定将我们的婚期延后……”

伊凡怔了一下,却听雷辰继续说道——

"我爸爸,在我受训结业的前一天,去世了……”

……

 

 

"嗯,有消息再联络我。”

个人办公室,雷森刚挂了电话。

前几天听说雷辰受训结束要回来,雷辰却没有告诉他具体的返回时间,所以他叫助理去查询一下机场近期航班的旅客名单。

——这小子想玩神秘吗……

雷森打开自己写字台带锁的抽屉,里面有一份律师鉴定过的遗嘱。他伯父去世后,便将包括公司的股份在内的所以遗产平分给了伯母、他,还有雷辰,但雷森却把自己的那一份遗产也过户给了雷辰——因为自己是在另一家公司呢……

在抽屉的另一角,有一个精致的水晶盒子,雷森拿出那个盒子,打开来,里面收藏着自己和颖萱的结婚戒指——

"没有主人的戒指呢……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我,我都快没有自信了……”雷森苦笑一下,将戒指放回抽屉收好。

这一刻,他又看见了左手上的彩绳——那是她新编的,也是她唯一留给他的东西,虽然和西装搭在一起很古怪,他却一直戴着。

到底要我追上你多少次,你才会不再从我身边逃走呢……

 

 

今天下午,雷森有个重要的会议,他要和他们公司最大的合作伙伴——也即是他伯父的公司的代表,讨论最新的开发预案,但雷森颖萱不会想到,对方派来与会的代表,却是——

"好久不见了,我的兄长,雷森。”

双方见面的那一刻,雷森怔了一下,却又很快伸出手和对方握手。

——没想到会是雷辰。

不过,这次最新预案的交涉,似乎也不如想象中那么顺利……

"雷辰,你这样做是……”

"挑起战争,这是当代获取暴利的最佳手段……”

挑起战争——这不符合雷辰以前的为人……

"雷辰,你怎么了?为什么会支持这种方案?你仔细想过吗……”

"哥哥你才是!”

"!”

"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我不想再听了,当时你们公司买下我们学校的地,还有附近的居民区,不也是要规划秘密军事基地,为国家卖力,赚战争的钱吗……”

雷森怔住了,"……那个完全不一样!”

"有什么不同?”

"那个,只是帮助国家构筑防御体系。”

"有区别吗——那么大的浮空要塞,只是防御性质的吗……”

雷森沉住气,"我现在不需要和你讨论我们过去的项目……”

雷辰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反驳。

"雷辰,你变了呢。”

雷辰显出不置可否的表情看着雷森。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凭什么,说我变了呢……”

"!”

"我呢,只是知道了真相而已……”

"真相!”雷森似乎明白了……

"是的。”雷辰淡淡地笑着,"现在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的事,还有,他们杀死我亲生父母的事……”

雷森愕然:他知道了……

"为什么会知道……”

"我在国外受训的地方,他们在选择学员去受训之前,都会做好每位学员的详细档案记录,那些是,绝对真实的档案。我看到了,我不是现在父母所生的……”

原来……可是……

"那个档案上也不可能会有那次事故的……”

"没错!”雷辰打断雷森的话,"本来也便到此为止了,不过,巧合的是,我从罗恒那里听说你们公司在科研领域需要有人接手情报方面的任务,所以我找到了那个人……”

间谍吗……

"你请那个人为你查了……”

"对。其实我本来只是要她调查我父母的事,可是,我却知道了我们亲生父母的死因,还有,那次事故的真相,这都是超出我预想的情报,多亏了那个特工——雪飞瑞。”

雪飞瑞!

那一刻,雷森脑中闪过了无数记忆的片段,却最终定格在一个人的身上——

"我的名字是——雪飞瑞”

为什么,她会接手这种任务……

可是,现在雷森也没时间在这上面纠结,当务之急是先向雷辰解释——

"雷辰,那次的事故是意外,伯父伯母不是有心想……”

"但他们也不是无心的!”像是压抑了太久,雷辰终于不再克制了,"老哥,你这么能干,我不相信你没招惹调查过这件事,其实你心里也很清楚吧……为什么你可以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难道你不恨他们吗?

"……”雷森沉默了一阵,"一开始也恨的……可是,那又怎样,难道要我们为父母报仇吗,而且当时你还那么小,我的理性告诉自己,如果只有仇恨的话,最终是无法守护任何人的,当时我只想保护你……雷辰,也请你理智地看待这件事,振作一点……”

雷森的手拍在了雷辰肩上,而雷辰,却推开了他的手……

"因为这样便可以要我寄人篱下,而且还是被杀死父母的凶手抚养长大……抱歉,我办不到……”

"雷辰……”

"我无法理智。因为我从小一直敬爱着的将我抚养长大的‘父母’其实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而我一直信赖的哥哥,明明知道真相却一直没有告诉我,从小被隐瞒着,什么也不知道,自以为幸福的孩子……”

"那又怎样!雷辰,你不要忘记,虽然他们不慎害死了我们的父母,但是,他们对你的爱却是真真实实的,现在,伯父不是也在他去世后,将他最重要的事业交给你了吗!而且,他们是在这个世上,我们唯一的亲人……”

"哼,哥哥你太自以为是了,虽然从小到大我总是被你影响,但是你真以为能影响每一个人吗?现在的我的确已经不同了。你所说的是你的看法,你自己记在心里便好了,我不是你,我无法理解;同样,我的感受,你也无法体会……有些东西,是无法在此之后弥补的……”

"即便如此,可是……这和战争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一定要执行这样的方案呢!”

雷辰扬起头,没有被打动也没有悲怆,"这个方案,如果你不能认同,很遗憾,我们只有自己执行了。至于战争,当然会死人,不过,人类都是伪善的动物,人的生命便是用来死的,人从出生那一天起便注定要死,又或者,有一种技术可以使人类像机械一样更换组件——那生命便更不值得珍惜了,反正会有新的替代品……这便是现实,哥哥,在这一点上,也请你理性地看待吧。”

雷辰走过去,在雷森身边,两人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在雷森耳边低语:"也许,联合国需要给我颁发一个,‘抑制世界人口膨胀杰出贡献最高荣誉奖’也说不定……”

雷辰在猖狂的笑声中离开了,只留下呆立着的雷森……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2048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