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Future - Eternal Dance
2012-09-14

伊凡,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一起放风筝吗?

我的风筝断了线,你却是笑着告诉我——"你的风筝自由了噢!”

那时我便希望,像你这样乐观的女孩,能永远不受到伤害,直到现在,我亦是这么希望的……

 

 

伊凡醒来的时候,正躺在自己的房间——这本是理所当然的,只是昨晚好像遇见了颖萱,之后的事却又记不得了……

习惯性地打开TV看news,却看到了即将爆发战争的消息,自己现在所在的城市,也是战争可能波及的地区,所有游客和其他外来人员都必须24小时内遣送回国。

 

打战?回国?

正在伊凡消化这些信息的时候,却从外面传来了急促的叩门声。

打开门一看,站在外面的人是Isanc——

"伊凡,收拾好行李了吗?现在旅游团正在召集游客紧急返程,所有人都要马上到楼下集合……”

收拾行李?对了,要打战了,所有人都必须在此之前回国,可是……

"Isanc不是本地人吗,为什么……”

"呃……”Isanc怔了一下,"几时说过我是本地人了?我只不过是法国军人而已,普罗旺斯可不是我的故乡……”

哎……对呢,话说自己一直在环游世界,亦不是从自己的国家来到这里的,而在这里便和Isanc被分到了同一个旅游团负责……可……昨天狂欢时——本以为只有本地人才会这么开放……

咦,为什么这个时候我还在想这些……

伊凡终于开始收拾行李了,好在是出来旅游,带的东西也不多……

很快搞定了之后便要到楼下集合了。

Isanc主动要帮伊凡拿行李——

"不用,我自己可以应付……”

Isanc还是"夺”过伊凡手中的中型旅行箱,"放心,我没有别的企图,只是作为男人比较有力气罢了……”

伊凡这才发现Isanc自己几乎没有行李——只背了一只斜肩包。

"你只带这些行李吗?”

"只是在国内旅游罢了,而且来普罗旺斯,内衣裤也省了……”

"哎……"

看见伊凡吃惊的表情,Isanc又露出坏笑,"我真的没有穿,特别待遇你可以证实一下……”

"这个……不,不要证实了,我相信你……”

——完全没有想看,其实昨天那个狂欢上也已经全部看过了……呃,为什么我会回想起那些画面……

"那么我们走吧……”

"嗯。”

便在这时,Isanc感到手上伊凡的行李被人夺走了——

"!”

"雷辰!”

此时,站在两人面前的正是雷辰——

"抱歉。我的未婚妻给您添麻烦了,之后的事交给我便可以了。”雷辰宣誓了主权。

"雷辰……”Isanc的声音中却不只是震惊。

"雷辰,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不知道吗,要打战了,我来接你回去。”雷辰这样说着,却是不冷不热的。

"哎,你特地来接我吗?”

"嗯,特地乘专机来的,赶快走吧……”

"噢……”

伊凡回应的时候,雷辰已经拉上她的手。

"哎,”伊凡却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等等!”她居然甩开雷辰的手。

——应该叫颖萱和我们一起回去。

伊凡隔壁的房门紧闭着,伊凡正想叩门,却发现门的外侧夹了张字条,上面是颖萱,或者是雪飞瑞的字迹:

小凡:

如果你是想叫我一起回去,那么我们已经先行一步了,不必担心我们,也希望你能好好保重自己。

——小萱萱

小萱萱?!这表示她承认自己便是颖萱了吗……

"怎么了?”看到伊凡犹豫的表情,站在她身边的雷辰提醒道,"现在不是担心别人的时候吧……”

伊凡看着雷辰——好像哪里不对,从国外回来后,雷辰似乎有点儿变了,虽然他已不记得颖萱的事了,可为什么他会说出这种冷漠的话……

顾不上和Isanc道别……

伊凡已经被雷辰拉走了……

不过……

颖萱……

——我会守护另一个我,不再需要任何人……

是呢,已经……不再需要了……

 

 

地球的另一端,雷森所在公司总部的浮空建筑,它有一个很宗教意义的名字——"诺亚方舟”。

"方舟”内部的底层实验室——

"可是,为什么是在总部呢?以前都是在北美分部的……小罗你升职了?”

"升职?当然没有!”

"?”

"呃,那个……只是迁职,迁职而已……(雪飞瑞不要那么敏感嘛!)” 

"唔……”雪发的女孩应着的时候,仍俯身专注于她眼前的那些军用机械模型,"这是什么?”

"噢,那些都是我们公司最新研发的呢!比如这个是……”罗恒似乎来了兴致。

——说到这些冷兵器你倒是兴致高涨啊……

"约我过来不会只是要向我介绍你们研制的最新武器吧……”

"哎……”罗恒把到嘴边的话又吞回肚子。

"不是说有与即将爆发的战争相关的任务吗?还是说你们的高层首脑要亲自跟我谈呢……”

便在这时,雪飞瑞的视野,那些模型的背景变成了深色条纹的西装——

"我的确想要亲自和你好好谈谈。”

——这声音不会是……

雪飞瑞抬起头,看那位身着高档西服站在她面前说要和她好好谈谈的男人,却是雷森。

"你——”雪飞瑞条件反射地向后跳了一步。

——干吗看见我像见了鬼似的。

"见到我很吃惊吗?其实我也很吃惊——你真的在接手这种任务……”

——这个男人,的确是"阴魂不散”呢……

"先别说这个,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雷森耸耸肩,不紧不慢地回答道:"这里是我的公司,我是这里的首席执行,我在这里出现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噢,雷森是在这个公司……罗恒!

雪飞瑞用阴森的目光盯着后面的罗恒。

"抱歉!雷森学长要见你,叫我你约来的……他是这里的首席执行,所以……原谅我……”

"没错,是我命令罗恒这么做的。罗恒,你现在已经完成使命了……”

罗恒立即领会了——"那不打扰你们,我先走了!”他说罢便闪人。

呃,叛徒……

雪飞瑞再次将视线转向雷森,在地下室昏暗的灯光下,雷森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雪飞瑞觉得雷森——

好高哦,似乎比以前看见的还高,我会被吃掉吗……

"不是说要放开我吗,可为什么……”

雷森显出无奈的表情,"之所以说那样的话只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留不住你,但却不表示我想真的放手……”

呃,首席执行能这样出尔反尔吗……

却听雷森继续说道:"不过,你却出去环游世界了,之后伊凡也为了找你漫无目的的跟着你一起去环游世界,那种没有把握只靠碰运气却可能徒劳无功的事我不喜欢做,对我而言这太不现实了,所以,我一直在等待,直到我逮到这个机会(我也算好了你上次任务的酬劳应该也在旅游中花费的差不多了,如果说有新任务的话你肯定会出现的)……”

"咦,这么说……”

"前两次在墓地也是——因为我知道你那天一定会去墓地……”

"如果没有这些百分之一百的机会……”

如果没有这个机会,颖萱就这样离开了你也不会去找她吗……这个人是真的爱颖萱吗……

"是真的啊……” 雷森仿佛看穿了雪飞瑞的心,"我只是不想把你套的太紧……还不明白吗?机会总会有的,而且是百分之百的机会,即使没有我也可以创造,而我,却只是在命运要你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才抓住你……”

呃,你说这样的话太自负了吧……完全不可信……

"那个,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找机会逃吧。

"我也一起去。”——以为能轻易逃掉吗?

"哎?!”

"你知道洗手间的位置?”

"我常来实验室的。”

"那是北美分部,可现在这里是总部。”——是我的地盘。

"呃……”

……

之后两人一起离开了实验室,在升降机中,雪飞瑞作了决定……

当升降机到达地面,舱门开启的那一刻,雪飞瑞便夺门而出——

雷森虽一时不备,却也反应敏捷地追了出去……

便在雪飞瑞已奔至"方舟”外围的匝道的时候,飞驶而来一辆银色的车。

"小心!”雷森一把拉住雪飞瑞将她转到自己身前,自己则挡在了她和车的中间——

那辆车最终在雷森身后不到几公分的距离安全停止。

此时,雷森的双臂抱着雪飞瑞——

像是被保护一般……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受伤的话,还是他比较麻烦吧……

不过之后——

"搞什么!怎么开车的!”雷森已经转身朝后面的车吼起来。

——原来这个人火气这么大吗?好可怕……

不过当雷森看清这辆车外形的时候却是怔了一下,吼声也因此停止了。

车门开了,从上面下来的是一位中年贵夫人,却一脸憔悴——

"雷森——”她带着哭腔唤着雷森的名字。

"伯,伯母……”

那位被雷森称为伯母的人拉着雷森的手便抽泣起来,"雷辰,他已经知道了……他还交给我这份项目企划要我签,是关于……雷森,我,我真的不知到要怎么做了……”伯母开始伏在雷森的胸前哭起来。

雷森吃了一惊:雷辰居然向伯母摊牌了……

"好了好了,没事的,伯母……”雷森安慰着他的伯母,"发生什么事还有我在呢,我会想办法的……”

而此时,站在一边的雪飞瑞——

"你好像还有家事要处理,那我先走了……”

雪飞瑞转身要走,却不想雷森却又伸出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肩——

"我们的事还没搞清楚你想去哪儿……”

"……”

……

 

"嗯,我明白了。伯母你别担心,雷辰那边我会应付的,至于这份企划,你不用签,先放在我这儿吧……”

雷森伯母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雷森……想不到,这个时候却是你在帮我,想起以前我们对你的父母做了那样的事……我真的感到很愧疚……”

"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这一切,被雪飞瑞看在眼里,她突然觉得,这位看起来很凶的男人,其实还蛮体贴的……

"对了,这位是……”——从刚才在车上看见雷森奋不顾身地护住那个女孩,雷森的伯母实际上也已经差不多猜到了两人的关系……

"噢,”雷森将雪飞瑞拉到自己身边,"正式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的妻子——雪飞瑞!”

雪飞瑞?为什么不是颖萱……

"哎,你结婚了?”

"嗯,”雷森抬起自己的左手——那无名指上的戒指一直戴着,"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一年前……伯母不觉有点儿吃惊,不过……

"很合你的眼光呢!”伯母忽然拉起雪飞瑞的手——戴着手套的手, "不但漂亮,而且使人觉得与众不同……"

其实我也不是只有外表呢……

她又转向雪飞瑞,"雷森呢,从小便是很独立的孩子,所以我们也很少在意他的个人生活,这不,结婚这么大的事也这么低调,我这个作伯母的却也后知后觉,不过,虽然是这样,但这个孩子,他却是非常可靠,真正值得信赖的人,我相信,他一定能使你幸福的……"

"哎……”

给我幸福吗……

好像不对呢,能使自己幸福的人,只有自己而已呢……

 

 

莫名便来到了雷森的公寓……

"刚才为什么是雪飞瑞,为什么不是颖萱……”

"嗯,这不是你现在的新名字吗?”

你不是要结束过去的自己重新开始吗,而我,也会接受新的你……

——新名字!不是,我以前也叫这个名字……

"所以说,你不觉得我和以前不同了吗……”

"的确是有所不同了,你的个性变了……”

看来是明白了……

"不过只是表面上,你不再像以前一样,对别人刻意冷漠,和其他人保持距离……”

刻意冷漠,那是我叫颖萱那么做的……

"不过……”雷森指着雪飞瑞的心,"这里面的东西没有变呢……对于想要接近你的人,你会表露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一面,没有任何多余的掩饰,却还和以前一样……你还是很在意我的吧……那个时候,有人跟我说,每一颗感受真爱的心,最初都是一粒深埋于灵魂土壤中的沉睡的种子,只要当有人去浇灌它,便能结出果实……这里,我不相信,什么也没有,一定,还有留下重要的东西,比如,爱的果实……”

为什么……索拉,伊凡,还有这个男人,大家都觉得我和颖萱,是同一个人……

放弃了心,才能拯救灵魂……

而没有心,是无法体会爱的……

雷森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脸颊……

"够了!”

——雷森的手因此定在空中。

这一次,却是雪飞瑞,她自己将脸靠在了雷森厚实的胸膛——

"我累了……”

雪飞瑞静静地枕着雷森,像是归巢的倦鸟一般。

累了?你……终于,想要回到我身边了吗……

"雪飞瑞……”——雷森拍了拍雪飞瑞的肩——她却没有反应。

——原来……居然是枕着我睡着了……

她说的累也是指……

雷森刚才的欣喜瞬间消散。

说起来,可能是欧洲和这里的时差的关系……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大很大的床上……

那个人的身高需要特别的长度,而且这不只是一个人的床。枕边,有他的气味,那种与众不同的,男性的气味。

以前从未睡过这样舒服温暖的床,再躺下去,也许我会沉溺于此了——像是落入"邪恶"国王的陷阱一般……

雪飞瑞从床上坐起来——

是谁把我抱到床上的……

床边有一双粉红色拖鞋,却正合她脚的尺寸。

好,好阴险的男人……

雪飞瑞有点儿口渴,在饮水机取水的时候却发现两个特制的杯子,杯口分别是圆形的太阳和半月形的月亮,两个杯子正好能完美地契合到一起。

"他不像是这么有情调的人啊,而且,这个月形的杯子使用起来不方便吧……”事实上,雪飞瑞真正在意的是:那个太阳杯可以看到早已多次使用留下的磨损和水迹,而那个月亮杯,却是全新的……

雪飞瑞来到洗手间想要梳理一下,却又发现水池边的牙杯放着两把牙刷,同样,一把牙刷的刷毛已经到了要更换的程度,而另一把,却是新取出来的,没沾过水迹……

因为我才取出来的吗……

那个人,我有点儿感动了……

不过,也许……

莫非这一切都是他早计划好的:叫罗恒约我出来,之后差点被他伯母的车撞到,之后借机向他伯母宣布我的身份,之后名正言顺地把我带回家,之后又使出这种手段……这一切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他有十足的把握今天能"抓”到我……

我讨厌这样的男人,好像被他控制了(为什么颖萱会喜欢他)……

——因为,雪飞瑞可能一生都在迷路,所以需要有人给她指路,需要有人拉住她的手……

像是心灵深处传来的回响——

咦,刚才的声音?

对了,与其费时间胡思乱想,不如趁此机会赶快逃走吧……

雪飞瑞打开房门,轻声走了出去——没看见雷森。

他不在吗,是去工作了?也好……

便在雪飞瑞想要逃脱的时候——

"你醒了?”——后面传来雷森的声音,他正好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

"哎!你不是去工作了吗?”

"我是在工作啊——在书房利用INTERNET开远程网络会议,因为都是内部人员所以不需要非在现场不可……”

偶尔,觉得高科技是令人讨厌的东西……

"你要出去……”——雷森当然已经看出这个不安分的爱人可能又要逃走,却明知故问。

而这回却是雪飞瑞的肚子先回应了——从普罗旺斯回来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吃过东西。

"对了,你也睡到这个时候了……”雷森这么说着,不过他手上已没有腕表了,而只有她那时送他的彩绳。

咦,我到底睡了多久……

"我们出去吃晚餐……或者,吃宵夜吧……”

雷森伸过手来拉住雪飞瑞。

"哎,其实我还不……”

"可是我饿了!”

……

 

 

从雷森家里出来,才发现已是能看见星星的时候了,以前白天沉睡的总是我,可是现在,却只有颖萱一直在享受——梦的世界……

和雷森以前吃饭,才发现这个男人原来对美食也很有研究——虽然是只吃不做的类型,只是他那完全不顾忌"优雅”,即使再怎样高档的餐厅也能因为"饿了”而狼吞虎咽的特立独行,却和我所知的上流社会的有钱人的形象完全不同——他不是说他已经吃过晚餐了吗……

"你干吗一直看我?”发觉雪飞瑞在看他,雷森便从"专注的进食”中抬起头,"不必这么吃惊,这只是我这样体格的必须消耗,或许是你担心我健美的体形……我平时也经常健身,而且,现在你回来了……”雷森原本低沉的的声音忽然变得更低,"据说,床上运动是最好的锻炼……”

床上运动?其实雪飞瑞没有完全理解,她想到的是雷森跳蹦床的奇怪画面……

雪飞瑞盘子里的东西几乎没动。

"怎么?你不饿吗?只吃这么一点……”。

雪飞瑞猛地回过神来,"哎,每种食物只要尝一口便可以了。”

——对了,我为什么会看着这种人的吃相发怔……

雷森却也怔了一下,"你是这么浪费的吗?这一点好像和以前不大一样……”他端过雪飞瑞的盘子将食物扫到自己盘里——他真的很大胃。

以前吗,其实颖萱倒不是不浪费,只是觉得没有奢侈的必要,却又完全不节俭。

——太过奢华的生活可能会使自己变得引人注目……

 

用餐完毕,雷森还吩咐服务生打包了外带——

"你只吃这么点儿,如果晚上饿了……”

别对我这么体贴……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2113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