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Day Midnight - Eternal Dance
2012-10-14

暗红色的跑车在夜色中驰骋。

"雪飞瑞,如果我不停车的话,你是不是便不会下车了呢……”

"……不可能不停下来的吧,即使你一直开,也总有要加油的时候……”

"……嗯,不可能不停的……” 雷森突然变得很深沉,"因为,只要你叫我停车,我便会停下……”

——我不想,用爱来绑住你……

"我们要去哪儿?”

"现在吗?当然是回家。”

"哎……”

回家?是指雷森家吗?

"那回去以后呢……”

"唔……深更半夜夫妻量回家……能做什么……”

哎!

"那个,我和你……”

"家里只有一张床的(当时为了过两人世界,客房便没有买床),而且,夫妻睡一张床很奇怪吗……”

"哎,外国人即使结了婚也有分床睡的,你没听说吗?一个房间有两张床那种……”

"半夜丈夫爬上了妻子的床(原来你喜欢这么玩吗)?” 

"呃……”——其实我也不是很有研究……

雷森邪邪笑了起来,"那种分床呢,大多是为了在性冷淡期培养性刺激吧……我们需要吗?”

这——完全不想深入研究……

"你不好意思吗?”

"哈?”

"没必要这么在意的,”雷森忽然止住笑,"我们已不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了……”

哎,他这么说……颖萱不会背着我已经和这个人……而且是在我完全没有感觉的时候……呃,说起来我们也是同一个身体,这么说怎么好像显得我很失望似的,没有感觉我应该感到欣慰才对吧……

"你在想什么呢?”

"哎!”

"对了,你已经不记得了吧……”

"!”

"我们的新婚之夜,那时你可是……如果想重温新婚之夜的感觉……我的情绪和兴致都已经到位,而且绝对不会缺能源……”

人类终究是欲望的动物……

看到雪飞瑞的表情,雷森终于不忍心再吓唬她——

"干,干么那么紧张——怕我吃了你呀!”

"……”

"安拉……”

——他干么突然那么失落……

"我是你丈夫呃……怎么会舍得伤害你……以前你睡着的时候,不也是我守在你身边——我那时又对你怎样吗……我不喜欢强迫人,也不喜欢趁人之危,而且,我晚上还有工作,所以,你可以安心睡的……”

只想要你,留在我身边……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雷森家。雷森要雪飞瑞先洗澡,他居然也准备了雪飞瑞用的浴服和睡衣!

"卧房浴室的锁坏了,不过没关系,我不会……"雷森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却完全不能说服雪飞瑞……

最后说服雪飞瑞的还她自己——我还是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

 

雪飞瑞洗好后,雷森自己也去洗了澡——

"想来偷看也无妨,或者我浴室的门也不用关了?”

"我困了,睡了……”雪飞瑞打着哈欠。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雪飞瑞已经上床睡了,雷森只穿了浴服,走到床边……

最终,你还是回到我身边了……

"雪飞瑞……”

——没有回应。

雷森又叫了一声——可雪飞瑞似乎真的睡了。

真的睡着了呢……趁这个机会或许可以……

我忍很久了……

雷森做出来饿虎扑食状,却在他想扑上床的那一刻——

"你干什么?”雪飞瑞睁开眼看着他。

"哎?!你,不是睡着了吗……”

本来是睡着了……不过感觉到某人的热气,醒了……

——我有这么大能量吗……

"这里面……”雪飞瑞指着雷森坦露的胸口,想叫他穿上睡衣……

"那个,其实……我习惯裸睡……”

哎——

雷森现在对着雪飞瑞的角度可是使雪飞瑞明显得看到他那两块隆起的胸肌——好像两块巧克力……

"怎么样,看见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有想做什么的冲动?(其实我对自己的身材一直都很有自信……)”

雪飞瑞汗了一下——

"完全没有。”说完,雪飞瑞又便倒到枕头上,背过身睡了……

"!”——雷森对自己健美身材的自信有点儿受打击:不愧是自称最喜欢睡觉的女孩……

无奈——"那么,你安心睡吧,我出去了……”

哎!

雪飞瑞回过头。

雷森对着她笑了笑,"我说过我还有工作的,所以你安心睡吧……”

……

 

雷森来到书房,拿出伯母交给他的雷辰的新企划案,粗略浏览了一下,"雷辰,真的要利用战争吗……”

……

 

 

深夜醒来,却不知已经几点了,很大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

 

雪飞瑞走出卧室,看见雷森书房门的底部溢着光——雷森还在工作吗……

雪飞瑞打开那扇门——

雷森的笔记本电脑还亮着,而他却伏在桌上睡了,在他手下,压着雷辰的新企划案……

关于雷辰的事,要不要告诉雷森呢……

原本应该告诉他的,今天上午听到他和他伯母谈论雷辰的时候,便想要告诉他的……可……为什么我会犹豫……

雷辰,是这个世界,雷森很重要的亲人吧……

如果有一天,最重要的人也消失了,又会怎样……

爸爸妈妈死后,颖萱也常常感到寂寞呢……

明明有我一直陪在她身边……

本以为早已习惯的寂寞……

还是很怕一个人,睡在很大的房间……

也许,我和她真的是同一个灵魂……

所以才会这么孤单……

"雷森,也会感到寂寞吗?”

"会的。”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雪飞瑞吃了一惊,"你……”

"我没有睡,只是伏着休息一下,因为……”雷森顿了一下,"太寂寞了,睡不着……”

雷森……

雷森站了起来,举起左手,显出她送他的那条彩绳,"过去的一年,我都是一个人住这里,寂寞的时候,便会看一看你送给我的这条彩绳,把她当作是你的替代品……以前,有人和我说过,只有经历过的事,便不会忘记,只是,会想不起来而已,可是,”雷森用手指着自己心的位置,"即使你想不起来,或者真的忘记了,我也会把和你一起的回忆,加上你的那一份,永远记在这里……只是,越是记得,越是寂寞……”

雷森向雪飞瑞走近,"只是替代的东西,已经不够了……”

 

那伸张开的双臂,好像从无尽黑暗中延伸而来的带着体温和脉动的庇护的羽翼,环绕着我的身体……

 

雷森深切地拥抱着雪飞瑞,"不想,再寂寞……”

雷森的怀抱,还像以前那样温暖——我记得的,不会忘记……

这真的是一个陷阱呢,一个国王契约魔术师的陷阱……

 

 

而此时,城市的另一角,索拉,却还是一个人在家里。

雪飞瑞,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感觉你,不过……

你真的,住在那个人那里……

 

夜,变得更暗;银河,也消失了星光……

在无光的阴暗处,传来一个人声——

"索拉,跟我回去吧?”

"……”

"不要忘记,你也是雪飞瑞的封印。”

"那只是以前,现在不是了,我只是想要守护她……”

"真的可以吗?如果真的有能够守护她的人,她会希望那个人是你吗?”

"……也许,不会……”

"……所以,我们,回去吧……”

回去……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1974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