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rd - First Dance
2010-12-08

昨天在游泳馆的时候,他是在看我吗……怎么可能,像我这样不起眼的女孩,他应该不会刻意去关注我吧……

为什么……我会在意他是否在看我……

 

课间时分——

"会长,这里有份报告,需要你批示一下;还有,这个是下个月学园祭的日程计划……”

每学期刚开学的那段时期,学生会的工作都比较多,所以伊凡和雷辰也常常利用下课时间讨论工作。

"噢,好的。”

不过此时,雷辰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个人——

不过她已经叫我不要主动和她讲话了……话虽如此,但是……昨天她把吊坠还给我了,她怎么会找到那个吊坠的?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想要弄清楚……对了,就因为这样,所以才要找她问清楚……

伊凡在向雷辰讲述下月学园祭的日程安排,雷辰也没在意,却下意识地朝颖萱的位置看了一眼——

她今天没有睡觉,却只是看着窗外,那视线,似乎没有焦点……

好吧,等和伊凡讨论完工作就去找她——雷辰这么决定了。

虽然有心事,但是雷辰对工作还是很负责的……

……

"那么,就暂定为这样吧,我把资料拿去影印一下。”

"嗯。”雷辰点了点头。

伊凡便整理好桌上的资料,去影印室了。

我也得去问颖萱关于吊坠的事了……

雷辰这么想着,刚站起来,却瞥见颖萱的座位空无一人——

她不见了……

 

 

颖萱是去买面包了,这是她每天的午餐,因为早去的话人很多,会很挤,所以她总是会迟一些去买,虽然都只剩下一些没人喜欢的口味的面包,不过颖萱却不介意——

既然被做出来了却没有人想要吃,好可怜……

她喜欢把自己的同情心放到这些事儿上……

而且,对她而言,所谓午餐,也只是习惯而已……

 

今天依然只剩下了最乏味的干土司片,颖萱拎了一小袋,便回教室了。

在校园园林中的一条小路上,一个高大的男子同颖萱擦肩而过,颖萱似乎看见男子的颈部有个闪耀的东西。

颖萱没在意继续走了几步,却听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抱歉,请问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

是在叫我吗?不是吧,一般人不可能注意到我的。

可是,那男子却已走了上来,而且毫无顾忌地把手搭在了颖萱的肩上。

"其实我只是想问一下路。”

问路?不是应该找漂亮的女生问吗,为什么会是我……是了,因为这周围没什么人,只有找我问了吧,一定是的……

颖萱转过身,她面前的男子大约有七英尺的海拔,高高的个头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他的头发是深褐色的,面部棱角分明,高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

颖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后退,却感到肩膀被男子按住。

"干么后退,我很可怕吗?”男子摘下墨镜。

颖萱看清了男子的脸,却使他更深吃了一惊——

雷辰!

"怎么了?我到底有什么问题?”

他好像不认识我……

颖萱仔细看了看面前的男子,他的长相的确和雷辰有十分的相似,但却又有所不同,更深的发色和肤色,面部轮廓比雷辰更清晰,脸的两侧有粗犷的鬓角,气质比雷辰老成,给人的感觉像是大一号的雷辰,而且他穿着衬衫西裤,似乎不是这里的学生……

颖萱确定是自己认错人了,却又在这时发现那男子的脖子上——居然戴着心形吊坠的项链,再次怔住了。

在颖萱心理活动的过程中,她一会儿低头皱眉,一会儿咬着嘴唇,一会儿又摸着下巴——男子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很好看!

这时,男子觉察到了颖萱正注视着自己的吊坠。

"怎么,这个吊坠……你见过……难道你……”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他却又不说了,转而问道:"对了,你知道新办公大楼是哪个方向吗?”

颖萱回过神来,其实她也没有想要追究这位陌生男子身份,以及他的吊坠的事——也许只是碰巧买了同一款式的吊坠——颖萱这样想。

说起新办公大楼,颖萱自己虽然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但由于她的个性对学校的很多地理场所还是完全不熟的,好在因为那段时间申请勤工俭学的事,颖萱正好知道新办公大楼的所在……

"嗯,就是往前面……”

"如果不麻烦的话,你可以带我去吗?”

这个人有点儿霸道的感觉……

不过颖萱却没有拒绝,"好吧,我带你去……”

"嗯。”男子的手终于离开了颖萱的肩膀,可这次却抓住了颖萱的手,"我的车在前面。”

颖萱就这样被男子拉着走了——她越发觉得这个人很霸道……

此时,经过教学楼走廊的伊凡无意中看到了这一切……

 

 

男子的车穿行在校园里的小道上。

"其实,我以前也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呢!”

原来他是前辈——颖萱心想。

却听男子继续说道,"不过毕业后便几乎没有再来过,这次回来,发现变化真的很大,以前有好多回忆的地方,都不见了……”虽然说着这样的话,男子脸上却没有什么情感的表现。

回忆吗……等到人死去的时候,连回忆也会消失吧……

男子见颖萱似乎没有和自己交谈的意思,也闭口不再说什么了。

可男子却不知道,颖萱的个性,虽然不说话,思维却是非常活跃……

颖萱无意中瞥见男子,他看起来很严肃,是一种不可侵犯的样子……这就是所谓的酷吗……

男子又趁这段时间打了个电话。

颖萱无意中听出好像是打给校内快餐连锁店的——果然是前辈,还知道学校快餐店的电话;他似乎是在订餐,要在学校吃午饭吗,不过,吃快餐好像和他的身份不符呢……

 

两人到了办公大楼。

"就是这里?”

"嗯。”颖萱把男子带到了目的地,自己便准备下车。

"等等!”那男子却又突然拉住车门。

颖萱不解,"你不是要找办公楼吗?就是这里。”

"既然知道在这里了,我可以待会儿再过来,现在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哎?!”

男子的表现依然很强势,还没等颖萱弄清楚状况,车又开了。

 

这次车子在学校快餐连锁店的外面停了。

"这里好像没有改建,我还记得它的位置。”

男子下了车,径直走到快餐店的外卖便当窗口。

对了,他刚才订了便当的——颖萱下意识地捏了一下自己那一小袋干瘪的土司片。

不一会儿,男子拿了一份便当回到车里,而后他竟然将便当递给了颖萱——

"咸土司片完全没有营养的;这个牛扒蛋包饭,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依旧是冷酷的支配者的面孔。

颖萱一时怔住了。

"或者你可以用你的土司片交换,拿去!”便当已经递到了颖萱的面前。

看到男子那不可违抗的"可怕”眼神,颖萱怔怔地接下来便当,又将手中那一小袋土司片交给男子。

男子接过土司后又随意放到了一边,他看了看表,"看来快上课了,要我送你回教学楼吗?”

"啊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可以的。”

也对,突然有位社会人士开车送自己会教学楼,会不会给她造成困扰呢……现在的学生啊(其实自己也不过刚大学毕业而已)——男子心想着,他这次没再阻止颖萱下车。

"那么,蓝眼睛的美女,再见咯。下次可别随便上陌生男人的车。”令颖萱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刚才一直都摆着扑克牌脸的男子现在居然对她笑了,是那种目的达成的笑容——颖萱惊异于对方的变脸速度。

男子向颖萱挥了挥手,又戴上自己的墨镜,开车向办公大楼的方向去了……

美女?和我开玩笑吗?为什么他会看见我眼睛的颜色……

 

告别了颖萱,男子独自坐在车上,他随手扯开了装土司的包装,拿起一片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味道自然不太好。

"她平时就吃这个……”

……

 

 

颖萱赶回教室的时候,比上课时间迟到了一点,虽然有人好心送给她便当,不过似乎也只好留到放学回家吃了。

没关系,反正午餐也只是个习惯……

颖萱悄悄地从教室后面进去,坐回她自己的座位上,而后将便当包好,在放进抽屉前,她又看了看便当盒——牛扒蛋包饭——是巧合吗……

颖萱几乎不吃猪肉,牛肉和鸡蛋倒是蛮喜欢的……

 

颖萱自觉得自己是很不起眼的,所以这种状况一般老师和同学也不会察觉。她却没发现,不远处的雷辰朝她这里看了一眼……

上课时还不见颖萱的身影,雷辰不禁有些担忧,可现在又看到她回来了,雷辰也安心了许多,他回过头,居然发现伊凡也在朝这个方向看,不过好像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颖萱。

 

放学后,颖萱像往常一样,正准备独自回家时,听见有人叫她,回过头来——却是雷辰。

"有事吗?”

"唔,这个……想问问你昨天吊坠的事……那个吊坠,是你帮我找到的?”雷辰从后面追上来,和颖萱并肩走着。

"算是吧。”

"你在哪里找到的?”雷辰的确很想清楚事情的原委。

"昨天早上起来时看见的。”

"哈?”

"早上起来的时候便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也不知道,也许它根本就没掉进水里,也许,是好心的妖精帮我找回来的……”

"好心的妖精……那是童话里才有的东西吧……”虽然这么说,但雷辰看出,颖萱自己似乎也真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相信吗……”

"哈?”雷辰怔了一下。

"妖精的事……”

"难道你真的相信……”

颖萱摇了摇头,"那些其实只是我想象出来的……”

雷辰舒了口气,可是——

"不过我真的相信,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样的,但是我知道他们是真的存在,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守护着善良的人们……”

不知为何,雷辰似乎也有点儿受颖萱的感染……

守护着善良人们的神仙,真的存在吗……

 

——但是,雷辰你是不可能理解的吧……

我相信不可思议的东西,因为我身边总是有奇怪的事发生,或者说,我本身的存在也很奇怪……

 

 

夕阳西沉,夜幕即将降临。

颖萱回家的小路,平时也没有多少行人,即使在这种上下班的高峰期,也显得十分冷清。

颖萱喜欢在这条街居住,因为她喜欢这种宁静,她总是很享受独自一人的回家时间,即使到了晚上,这里也不会见到喧嚣都会的霓虹,却又一个穹宇的浩瀚星空……

 

快到家的时候,颖萱突然被后面的人叫住,颖萱转过身,那人也走上来,两人正处于一盏孤单的街灯下,温和的光使颖萱看清那个人——伊凡。

"颖萱,今天下午……你没事吧?”善良的伊凡脸上是关切的神情。

"嗯?”

"我看到你被一个男人拉上车,我追到楼下的时候你们却已经不见了……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原来是伊凡误会了。

"没什么,他只是和我问路而已……”

"只是问路吗?”伊凡看了看颖萱,又注意到颖萱手中的那个外卖便当。

颖萱从不买便当的……

伊凡似乎一下子完全知晓了事情的大概。

"没事就好了。”伊凡显出安心的样子,"那么我回去了,明天学校见。”

"嗯,再见。”

伊凡转身离去,几秒钟后,忽然又听见身后传来颖萱的声音。

"小凡。”

"嗯?”伊凡回过头。

"谢谢。”颖萱为自己的道谢诧异,却又是在不经意间脱口而出。

而伊凡,则报以了微笑……

 

 

城市的另一端,雷氏财阀的公馆,在夜幕下却如宫殿般闪耀。

吃过晚饭,雷辰独自坐在自己的房间,手里拿着颖萱还给他的吊坠发呆……

好心的妖精呢……

这时,忽然有人开门进来,却把沉思中的雷辰吓了一跳——

"老哥,你进来前不能先敲门吗?”

进来的人身材魁梧,甚至比雷辰还大一号,长相却和雷辰极其神似,竟是上午颖萱遇见的那个男人。原来这个男人便是雷辰的哥哥,也是当前另一家跨国企业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雷森。

"我敲了,不过你好像没听见;而且,现在好像不是你的‘特别独处时间’吧……”

"胡说什么!”雷辰似乎不太喜欢他这位哥哥老是开自己玩笑。

然而——

"哎?这个——”雷森锐利的目光却一眼看到了雷辰手中的吊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吊坠的?”

"咦?”雷辰愣住了,"这个是你的吊坠?”

"当然。你在训练的时候找到的?你什么时候改练潜水了?”雷森说着就伸手来拿。

雷森的动作很快,雷辰还没来得及作反应便被雷森抢走了吊坠。

"你怎么看出是你的,我们俩的吊坠明明一模一样嘛!”

"说什么呢!”雷森把吊坠在自己眼前晃了晃,"完全不一样,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奇怪,分明是一样的吊坠,自己和父母都不能分析,但偏偏只有奶奶和自己的这个哥哥能准确地看出两个吊坠区别……

"是宝石啊……”见雷辰还有所疑惑,雷森解释道,"宝石是神奇的东西,戴在不同人的身上,和不同的人在一起长大,即使原本是两块一样的宝石,也会变得完全不同……”

"又在唬弄我了……”

"哈哈……”雷森笑了起来,"明明一直是在哥哥的谎言中长大的弟弟,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不吃这套了……”

果然——不过刚才还真是差点儿就信了……

"对了。”雷森突然严肃起来,"差点儿忘了说正事,我今天去了一趟你们学校……”

"哎?!你去学校了?”

"嗯,就是为了那件事……”

雷森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雷辰似乎却已经差不多清楚了哥哥所说的"那件事”……

"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雷森离开了雷辰的房间,当然也带走了那个吊坠。

 

"那件事”呢……

雷辰沉思了一阵,忽然又想起了吊坠的事……

他知道,老哥雷森也曾在那所学校读过书,雷森的吊坠也曾遗失在游泳馆的泳池中,而且之后一直没有找回,雷森现在脖子上的吊坠,只是个仿制品(完全是为了隐瞒奶奶,哥哥明显比弟弟机灵)。

但是,那个吊坠真的是老哥的,而不是他的吗……

他的吊坠,那时是连链子一起掉入池中的,而雷森。他记得他只是丢了项坠,颖萱将项坠还给自己的时候,也没有链子,这么说……

 

雷辰想起奶奶的话:这个项坠,能为你们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这样的话……

 

Poursnow POURSNOW 619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