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6th - First Dance
2011-01-08

即便是孤儿,也能够住在这样的单间公寓,我不知道父母给我留下了多少遗产,而磁卡上面每周都会增长的数字,我也只能认为是一种分期补偿的巨额保险,到底会补偿到什么时候,爸爸妈妈走得太匆忙,还没来得及对我交待吧……觉得自己欠他们的越来越多了……

人们说,上一代欠下的债,要在下一代偿还,可是,这样的我,会结婚,会有孩子吗——感觉自己越来越对不起爸爸妈妈了……

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死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个孤独的老人,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等待着寂寞的终结……

也许,我不会老去,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开直到麻木,也无法死去……

 

 

今天,也是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只是颖萱在去学校的路上遇到了伊凡。为了避免碰见认识的人,颖萱一般都会提早去学校(而且今天是颖萱负责开楼门)——没想到今天伊凡也这么早。

"已经好了吗?”

"嗯?”

"你昨天不是请病假吗?”

"……”颖萱这才想起来,"其实昨天就已经没事了……”

"……我知道……”听颖萱这么说,伊凡却轻声笑了,"不过听颖萱亲口告诉我没去上课却不是因为生病的事,我真的好高兴……”

颖萱怔了一下。

"也许你不愿承认,不过我在你潜意识中,应该是值得信任的人吧!”伊凡一直都很关照颖萱,但她却不知道颖萱为什么总是和自己保持距离,"昨天是去看伯父伯母了吧?”

"……”

"颖萱每年的这一天都会请假呢!”

为什么她……

颖萱想不到有人会在意自己。

"下次,也请叫我一起去吧?”

"嗯?”

"以前,伯父伯母也曾给我很多照顾啊……”伊凡的笑容,仿佛春天般温暖的阳光。

——伊凡真的很好呢……

颖萱忽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要是伊凡能够永远不会死去就好了……

与此同时,却从心底传来另一个声音——

本身无法永恒的东西,是无法永远守护她的……

 

 

和伊凡一起来到学校,颖萱开了楼门。

来到教室颖萱便伏在桌上睡觉,她对伊凡还是一样的冷淡。

或许她真的很困呢!伊凡看着静静沉睡的颖萱,心里这样想:真好呢!颖萱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常常被大家无视,却也无视着其他人,只是默默地我行我素,完全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我就完全不行了……虽然从小就是优等生,享受着别人羡慕的眼光,却因为习惯了这种目光,而不断努力地约束着自己,负责学生会的工作,参加社团,再加上越来越繁重的学习,每天都是刻苦到零点以后,早晨起来还要作出一副光鲜亮丽的样子,这样的我,亦要和别人保持距离;为什么我就不能活得像颖萱那么洒脱自在呢,难怪雷辰他会……

 

"伊凡!”

伊凡猛然从沉思中醒来,想不到雷辰正站在自己面前。

"啊!什么!”

"你没事吧!叫了你好几遍你才……”

"啊,没事!我很好!”伊凡说着猛地站了起来——很有活力的。

"唔,学生会有事情要开临时会议,我来叫你……”雷辰脸上还有些担忧。

"啊,噢!”

"那个……如果因为昨天的事……我,其实……对不起……”

昨天的事——伊凡想起昨天雷辰把脸凑上来时,自己条件反射地就给了他一巴掌——想到这里,伊凡的脸瞬间红了——"那个……刚才不是说有会要开吗,我们走吧!”

"哎,伊凡!”

伊凡轻快地跑出教室,雷辰也立刻追了出去——

"不是那边!你搞错方向了……”

——两人的声音逐渐消失在走廊的远方。

 

颖萱从沉睡中睁开眼——也许是被刚才两人的谈话吵醒了。

刚才……好像听见伊凡的心声了……

伊凡,其实,没有人是可以绝对自由洒脱的。

自从爸爸妈妈离开后,一直都是独自一人,若不是人格缺失的我,是无法活下去的……

 

雷辰和伊凡因为临时会议,第一节课就这样缺席了,直到下课才回来。

雷辰无意中瞥了一眼教室靠窗的角落,那是颖萱的位置所在,她正静静地看着窗外——昨天请了一天病假,今天看来似乎已经好了吧……

正在这时,教室里响起了手机铃声。

本来以前这是和颖萱完全无关的事,可今天颖萱却僵了一下,因为她分辨得出铃声是从自己书桌里传来的。

大家都回过头来看她——这是她第一次被人这么"关注”。

"那个女孩是谁啊?”

"我们班有那个人吗?”

"是那个美女啊!”

"美女?”

"嗯,我看过她摘掉眼镜的样子,虽然是美女不过个性方面有点……”

"想不到她有手机啊!”

众人小声议论。

虽然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关注”,颖萱却还是十分平静。

她打开自己的书包,发现里面多出了一个小礼盒,把盒子拆开,显现出的是一个精致的单个挂式耳机。

这个……手机……

是第一次见到的款式,但颖萱似乎已经知道了它的使用方法。

只见颖萱将耳机戴上左耳,很自然地触动了耳机上的一个按钮,耳机延伸出一个麦克赛。

耳机那边传来声音——

"唷!蓝眼睛的美女,这么久才接电话,你不会现在才发现这个吧,还是说不知道怎么用摆弄了半天啊……”

"刚才发现的……”

颖萱就这样在众人的关注中接了电话。

此时,雷辰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

那个手机,我有印象……

雷森曾经给雷辰看过一款耳式手机,那是雷森所在的公司旗下移动产业部最新研制的机型,雷森作为公司首席执行而拿到了样机。

——那是还没上市的新款手机,只有他们公司里的高层才能提前预购得到,而从耳机中隐约听到的对方传来的语音,雷辰也认出那便是自己的兄长,雷森的声音,这么说……

雷辰想起颖萱还给自己的那个项坠,那是雷森的项坠,可是,像颖萱这样低调的女孩,为什么雷森会认识,难道,这真是命运……

雷辰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却又不是悲伤……

 

而伊凡的脸上则是显出一丝担忧,不知为何她想到了现在流行的女大学生傍大款:颖萱,不会吧……

 

颖萱挂断了"耳机”,她想不到雷森会给自己买手机,想不到雷森会在昨天悄悄将手机塞进自己书包——

"昨天送你回家的时候,你居然睡着了,看不出你还挺能睡,也看不出……你还挺信得过我嘛……”——刚才雷森在电话里如是说。

睡着了?那么是谁扶我上床的……

颖萱忽然感觉,自己被人"抓住”了……

 

当然,这场意外的"关注”到这里也告一段落了。

"雷辰!”

身边的伊凡提醒了还在恍惚中的雷辰。

"不是有事要通知吗?”

"噢!”雷辰这才猛地想起来——

"大家注意一下!”

众人的目光又聚焦到雷辰这边——王子殿下总是很显眼的。

"经过我校领导和外部企业的商定,已经签订了要将现校园区域改建的协议,一月后工程正式动工,而我们也将迁至新的临时校址,考虑到大家可能都曾在这里有许多美好的回忆,我们学生会临时会议决定,后天晚上,在活动中心,举办最后的一次化装舞会,希望大家都能够出席。”

——再次是议论纷纷:一些人抱怨那些企业家的"惟利是图”;一些人感怀自己曾经的"青涩”往事;一些人化装舞会这种形式饶有兴致;另一些人则是反应冷淡……

伊凡这时则是走到颖萱身边,"颖萱,你会去吗?这里,有我们这几年大学生活的许多美好的记忆;这次,你也会去吧?”

颖萱看着伊凡,几秒钟后,颖萱没有点头,也没有任何别的动作,只是,轻声"嗯”了一下。

如果我拒绝的话,伊凡是不是会很尴尬呢,也许她会很失望吧,可是,"美好的回忆”什么的,也只不过是无法习惯的冠冕堂皇……

记忆这种东西,会随着人的生命的死亡,而逐渐全部抹去……

 

今天放学后就要商议策划化装舞会的事情,雷辰这个会长总是很忙的。

一放学,雷辰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去会议室了。

离开座位时不经意瞥了颖萱的位置,已经没人了——这家伙放学倒是离开得挺快!

就在雷辰将要走出教室门的时候,却差点和另一个人撞个满怀。

"哎——”

伊凡正站在那里,雷辰虽然紧急刹车成功,但此时和伊凡的距离却非常之近,近到高大的雷辰可以"俯视”看着伊凡。

身材很好呢——雷辰呆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猛地向后退了一步。

"那个,”伊凡先开口说,"我有话想和你说……”

"嗯!”雷辰反应过来,"是关于化装舞会的事吧,我们可以先到会议室再讨论……”雷辰绕过伊凡走出教室,又回头招呼伊凡跟上。

"可以在此之前说吗?”伊凡和雷辰并肩走着。

"哎?”

"是个人的私事……”

两人走在教学大楼的走廊上,原本合拍的步调现在却因为伊凡说的"私事”变得有些散乱。

"噢,哦……”个人的私事——雷辰心里莫名紧张起来。

却听见耳边一阵清脆的金属声,伊凡从包里拿出了一串东西放到雷辰眼前——

"这个……”

雷辰仔细看清了眼前的东西,那个闪烁着蓝白辉光的小玩意儿,正是自己遗失的那个吊坠,不,伊凡手中的,是还连在金属链上的整串项链。

"这是……我的……”

"这个是我昨天在游泳池底找到的,本来当时就应该还给你的,不过……”伊凡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所以,那时我脑子里有点混乱了……”

原来是这样,原来昨天伊凡潜下水里是因为看见了这个——他的项坠,雷辰接下项链,下意识地说了声,"谢谢!”

"嗯,改天要请我Dinner哦!”伊凡展露了阳光般的笑容,"还有,对不起,昨天打了你——我知道你只是想给我做人工呼吸的,不过一时条件反射就……”

雷辰带好了项链,"啊,那个……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还没搞清楚状况就……”

"雷辰很担心我吗……”

"哎!”雷辰怔了一下: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当时,还穿着上学的衣服就下水来救我……”

"哎,哎,当然担心了!”

"要是换了别的人呢……”

别的人……雷辰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但是……大概不会这样莽撞地跳下水吧,自己对于伊凡,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情呢……

见雷辰沉默不语,伊凡却自作主张地给了自己的答案——"一定会更担心吧……”

"!”

"要是换了别人,雷同学会更担心吧,毕竟我还算是游泳队的主力呢!雷同学这是个好人……”

"啊……哈哈,这个……”

——是这样吗……那个时候,自己只知道伊凡可能有危险,什么也没想就……

雷辰下意识中用手握住了脖子上项链的心形项坠:上次颖萱捡到的,真的是他兄长雷森的项坠吧;而这次,伊凡则找回了他的项链……雷辰又想起奶奶的话:这个项链,能为你们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这么说……

"太好了!”

伊凡的话再次将雷辰从深思中拉回来。

太好了?伊凡的意思难道是……

"这个项链对雷同学而言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哎……”

"我看你一直都有戴着的……所以,能够找回来真是太好了!”

"哎,哎,是啊……”——原来她是这个意思。

"咦,雷同学,你的表情怎么好像有点儿失望的感觉。”

"啊,不不,没什么……”——的确是有点失望的感觉。

"唔……”

两人沉默了一阵。

雷辰趁这时偷瞄了一眼身边的伊凡。

一直以来,伊凡在所以同学的眼中,都是一个优质女孩的形象:外形方面,个儿高,漂亮,而且好身材;性格方面,温柔,善解人意,而且乐于助人,完全没有优等生的架子;能力方面,学习成绩优异,学生会的工作有条理,而且还是校游泳队主力——这样的女孩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完美。

雷辰觉得自己偶尔会羡慕这样的人,虽然他自己也很优秀,但由于家庭背景,学校里多少会因为一个赞助过学校好几百万的富豪的关系,而对富豪的公子有所优待,虽然他不喜欢这样的"优势”,却也不抗拒,不过他却是向往,那种平凡和平等,如果自己只是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如果自己没有很优越的条件接受这样的教育,如果他必须为了生计而在课余时间到处打工,那么他还会像现在这样"优秀”吗……

雷辰忽然想起一句话,"谈恋爱是有钱人的事”——颖萱曾这样对自己说过……

而伊凡,她家也只是工薪阶层,但伊凡却使自己变得如此耀眼,她就像是个平民公主,或是,说成"女骑士”更贴切……

雷辰就这样边走边想,边怔怔地看着伊凡。

伊凡转过脸,她的目光正撞上了雷辰的目光。

两人都是呆了一下,随即又都将视线转向别处。

"雷同学,和颖萱正在交往吗……”

"!”伊凡突然的问话反倒使雷辰又怔了一下:我,和颖萱……

见雷辰又呆住了,伊凡只是继续解释道:"我没有想要打探隐私的意思,只是……其实,我和颖萱从小便认识,我……”伊凡顿了一下,"就算被你笑话也无所谓,我一直很想成为她的朋友——那种可以相互诉说心事的朋友,不过,颖萱从未向任何人敞开心扉——除了她的父母……”

原来伊凡和颖萱从小就认识的……雷辰这样想。

却听伊凡继续说道:"所以,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够出现一位王子,打开颖萱的心扉……”

女生总会有这么浪漫却不切实际的想法吗——雷辰困惑。

"如果,是雷辰同学的话……也许可以呢……”

哎!雷辰猛然反应过来——她刚才好像问我是不是在跟颖萱交往呢……

"雷同学,后天晚上的舞会,会和颖萱跳舞吧?”伊凡等待着雷辰的回答,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却又似乎隐藏了一点点的失落和感伤……

和颖萱,本来是有一点儿想法的,不过,自己的兄长雷森现在已经……而且,当得知伊凡捡到了那条真正属于我的项链之后……

可是,为什么伊凡问我"是否会和颖萱跳舞”时会是这种期待的眼神。

"伊凡,其实,我和颖萱没有在交往啊……”

伊凡僵住了。

而雷辰却又在这时作了一个决定——

"还有,我想好了。”雷辰突然把双手按在伊凡肩上,"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我想要你作我的舞伴……”

伊凡的脸上是震惊的表情。

时间仿佛就在此刻定格,却精致不了扰乱的呼吸和悸动的心跳……

……

 

校门口外面的林荫道上,伊凡喘着气,调整着自己呼吸的频率,刚才,她从雷辰那里逃开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不过雷辰居然说没有在和颖萱交往——可是自己看到的……难道自己的直觉错了?

……

 

因为回家途中又出了点儿小状况,伊凡到家时天已经黑了。

吃过晚饭,伊凡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自己的书桌前,一直都是勤奋好学的优等生的她,今天却没有第一时间翻开教科书,而是打开了自己那本带锁的日记——

 

对我而言,今天是不可思议的一天:从遇到那个人开始,也以告别那个人结束……

……

回家时,走到一半才发现,因为本来是要去开会的,所以还把自己的包落在教室的书桌里。

赶回教学大楼,却又在楼下遇到了颖萱,原来颖萱还没有走,今天是她锁楼门呢!

颖萱竟然为上次把我锁在楼里的事向我道歉了,好高兴。

而且这次没有被她再锁在楼里,我是和她一起回家的。

也许是因为颖萱总是默默不语的缘故,每次和她在一起,我都会说很多事,我居然告诉她自己对她的羡慕,羡慕她一直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

"伊凡太受注目了。因为有人看着,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吗?”

——她这样对我说。

也许正如颖萱所说的,但这便是每个人不同的存在方式,颖萱总是隐没在被人遗忘的角落,既是孤单也是自由,而我,只活在他人的影响中,虽然被人注目,却在喧嚣中失去了自我……

所以我会羡慕她;那么她,是不是也暗暗羡慕我呢……

人类就是这样的存在,总是相互羡慕相互向往,却不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

说起来,我为什么要在日记里写这些说教的东西啊……

 

其实,今天最使我高兴的事,一直以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有是在我唱独角戏,这次她能和我搭话,虽然只是不多的几句,却使我高兴万分。

忽然想起了小时候,两个女孩一起上幼儿园,那时的颖萱就已经是这么"酷”了,直到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变,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很冷静的样子——其实她反倒是我心目中崇拜的人呢。

虽然,也许,她只是不擅长表达,但总是平静的脸,在我看来,却是非常得有型。

 

不过,后天的舞会……

伊凡想到自己还满心期待地邀请颖萱来参加,而她,也从颖萱的眼神中看出了对方对自己的"妥协”,因为这样,在后天的而舞会上,颖萱又要孤单一人了吧……虽然雷辰跟自己说想要自己作他的舞伴,可是……不希望颖萱再受到伤害,所以……

伊凡如此决定了……

 

另一方面,此时的雷辰来到兄长雷森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

雷辰开门进去。

"迁校的事学校已经通知我们了。”

"是吗?效率不错……”转椅转了过来,雷森面对着雷辰,"抱歉,那件事其实也是爸爸妈妈的意思,工程竣工日程正好也是你毕业的时候,到时候……”

"我明白的……”雷辰打断雷森的话,"从小到大,我的人生就已经被安排好了……”

看着自己的弟弟,雷森却又无法再说什么,"嗯,你能理解最好了……没事的话先出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做……”

"后天学生会要举行一场舞会。有人要我带颖萱去……”

颖萱!雷森回过头,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在意了……

 

Poursnow POURSNOW 661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