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12 hours - First Dance
2011-02-15

另一方面,雷森虽然回到了公司,但他内心的焦虑感却始终没有消失,这种挥之不去的不安还使他在开会时分心了……

会议结束后,雷森正好因为公务要去雷辰,也即是颖萱的学校一趟……

 

颖萱的学校。

"这样就可以了吗?”

"嗯。规矩上是要先办理休学手续的,不过……”

"好了!”白色长发的少女打断这位学生处工作人员的话,"如果不需要再填写别的表格,那我可以去收拾东西了吗?”

"当,当然。”

 

"真是的,办个离校手续也这么麻烦!”走廊上,白发女孩无顾忌地这样抱怨。

清亮而有穿透力的声音却被楼上刚办完公务从校长室走出来的雷森听见了。

这个声音——颖萱!

雷森飞奔到办公大楼螺旋形的楼梯口向下张望,似乎看见一个白发的女孩隐现在下方的阶梯。

那个身影——会是颖萱吗?

雷森又疾奔至电梯门口。Shit!等待下一趟电梯还需要一段时间。雷森索性从落下形楼梯追下去。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当雷森追到楼下的时候,却不见了白发少女的人影。

去教学楼!

雷森这样想着上了自己的跑车,正要启动,却听见有人从外面叩着车窗。

站在车外的,便是那位有着白色长发的少女。

"颖萱!”

雷森放下车窗,对方没戴眼镜,——事实上,自从上次为了化装舞会的事带颖萱去了一次造型沙龙,颖萱就把眼镜落在那儿了,之后好像也一直没时间买新的,所以也就一直没有戴,但是对方的头发却放了下来,轻柔地披在肩上……

"是颖萱吗?”雷森还是低声又问了一次,想再确认一下。

"我?”对方指着自己的鼻尖,"我是……我是颖萱的亲戚!”

亲戚,那长得像也不稀奇了……

"是颖萱的姐姐吗?”

"姐姐?为什么?什么地方看出来我长得比她老了!”

不是吗……

记忆中,雷森曾见过这个人——他至今不知道那到底是现实还是梦。不过当时那个女孩自称是颖萱的姐姐——可是现在这位却又好像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雷森又想起了更早以前见过的那位歌手……

他关于颖萱的印象,似乎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便是他所认识的颖萱;另一个是长得很像颖萱的有着白色飘散长发的少女,但她却总是变换着身份:歌手、姐姐,现在又变成不是姐姐的亲戚了,不知为何,自己和这个像颖萱的女孩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身处于非现实的地方……

——完全没有真实的感觉……

 

"喂,你想什么呢!你是不是要去教学楼啊?”

"对!”

"你要找颖萱?”

"当然!你知道她在哪里?”

少女似笑非笑地抿了一下嘴,"不用找了哦!”

"为什么?!”

"因为颖萱已经退学了……”

"退学!”雷森打开车门下了车。

"对,刚才我便是替她去办离校手续的……”

"她为什么要退学!”雷森用了质问的语气。

"因为她要离开这里了……”少女却轻描淡写地回应。

"她从来没跟我提起过……”

"还不明白吗……”又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已经不想要再见到你了。”

雷森心里震撼了一下——不要,见我……

"不可能的!”雷森回复自己的理智,"她退学为什么要你来给她办离校手续!她不能自己来吗!是你们强迫她吗——以前你也说过‘要我不要再骚扰她’的话,你居然因此强迫她在临近毕业时退学……”

"没有人强迫她!”白发女孩打断雷森的话,"颖萱现在去联系搬家公司,所以学校的事交给我处理了……而学业方面也不用你担心,颖萱本专业的学分早已提前修完,而且领到了学位证,亦可以提前拿到毕业证,我只是中止她选修的另一个学位罢了……”

搬家,提前毕业,为什么……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掉吗……

"哼!”少女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你还想为什么吗?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原因?你今天来这里是为了那项工程吧——活动中心的新型多功能连锁改造计划……”

"你知道……”

"这个只是表面啦,事实上是要在几个名校成立军事学院,对不对?之后,学校附近的居民区也要拆迁改造,也包括颖萱的住所——那又是更大的工程了……”

雷森又是怔住,"你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谁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吧,重要的是,曾经有着颖萱和她过世的父母珍贵回忆的‘家’,现在却马上便要被夷为平地了……说起来,你接近颖萱,是不是也有别的企图呢……”

"!”难道,颖萱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所以才对我……

是,这件事颖萱迟早会知道,不过雷森希望能自己亲自告诉颖萱,而且就是今天,却没想到……

"不,我和颖萱在一起,完全和这件事没有关系;没错,我们是计划要将那里重建为……”话说到这里,雷森忽然转变了内容,而且换了副更强势的语气,"你去告诉颖萱,说我要她跟我结婚,只要她和我结婚,我可以保证——完全取消那里的重建计划!”

结,结婚……白发少女呆了一下:这个男的为什么突然讲到结婚了,现在年轻人的结婚离婚果然很容易吗……

"……很抱歉,这样的威胁没有效果哦……”

"!”

"你以为颖萱会为了保住那个地方而做些什么吗……”少女的眼睛变得混沌,"‘虽然可能再也看不到,听不到,触及不到,但是很多东西,其实都还在……我一直以为,记忆,会比在现实中留存下来的更重要’,只要记下了,便足够了……”

虽然可能再也看不到,听不到,触及不到,但是很多东西,其实都还在……我一直以为,记忆,会比在现实中留存下来的更重要……

——这是我对颖萱说过的话……

 

那一刻,雷森呆立在原地,附近,掠过一群白色的鸟儿,传来羽翼拍打的声音,雷森回过神来,四周,已不见任何人影……

耳边隐约记得那白发少女最后的声音——

"颖萱,是荒记忆的少女,等她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便会忘了你的,所以,我们来作个约定吧——颖萱现在快要回家了吧,你去找她,如果你们错过了七次,那么,颖萱便会完全忘记你的事,也请你相信这样的命运,离开她吧……”

 

离开,忘记……怎可以,就这么放开你……

 

 

冷清的小路上,一辆装箱车孤单地行驶着。

"索拉,谢谢你事先联络了搬家公司!”白发少女坐在后排。

而前排坐在司机旁边的,则是那位双色瞳孔的男子。

"举手之劳。”男子回应着,他还是面无表情。

 

就在装箱车前方的不远处,有另一辆黑色的跑车正在飞驰——雷森怎可能这样轻易就放弃……

他的车在颖萱家门口停住,他想当面和颖萱说清楚,他要留住颖萱。雷森跨过外面的围栏直接冲进公寓打门,可惜,颖萱似乎还是没有回来……

 

黑色的跑车在前几秒钟刚离开不久,后面的装箱车却又抵达了颖萱的家门口,男子和少女及几个搬家公司的人从车上下来。

"索拉,这边交给你了。”

"是!”

颖萱家里的东西很少,而且之前已被那位叫索拉的男子整理打包了,所以对于这样的搬家而言也不是很麻烦的事,几个男人已经从客厅开始搬了。

白发少女则独自走进内室,窗外夕阳沉入远山,已是黄昏时分——

时间差不多了呢……

 

从内室出来的是颖萱。头上还围着因为昨晚的车祸在医院所做的包扎——类似治疗脑震荡的东西,头发也因为受伤治疗而剪短了。

颖萱出来看到有人在搬自己的东西,却也没有什么反应。

似乎以前便经历过这种醒来时发现莫名其妙的事,颖萱却表现得习以为常。

倒是索拉看见颖萱出来了,先是怔了一下,立刻又上前去和她解释:"我们,要搬家了。”

"又搬家呢……”颖萱记得爸爸妈妈还在的时候也搬过一次家——那是她年纪还很小。

"你要去哪?”见颖萱要走,索拉问道,却是非常关切的样子。

颖萱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洗手间,把头上的这个东西拿掉。”

 

洗手间内,颖萱揭去了缠绕在自己头部的"白色的环”,没有伤口——已经愈合了吧。

……对了,哈士奇帕呢……

 

东西渐渐都搬到了车上,索拉却不见颖萱,不禁有些焦急。

颖萱去寻找哈士奇帕,在这一带网格交错的居民区小路上,她拐入一个小巷;而此时,便在不到十步距离的另一个道口,黑色跑车从相反的方向驶过——雷森也在寻找颖萱,在这一瞬间,雷森颈部的心形吊坠,闪现出轻灵的幻蓝色星光……

只是在这一带,两人五次擦肩而过,每一次,那个吊坠都变幻着不同的颜色,而他们却错过了彼此……

 

颖萱最终没找到哈士奇帕,只好返回。家门口,索拉正在等她。

"对不起,我家的狗不见了,所以我……”

"没事的。”索拉伸手拍了拍颖萱的肩,"你家的狗很聪明,他一定会自己找回来的。”

"新家也可以?”

"可以的。”

颖萱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双眼却是和哈士奇帕一样的金色和蓝宝石色……他脸上没有表情,说话的语调和自己一样平静而冷漠,可是,却不知为何,她能够感受到他的温柔……

这个人,有很熟悉的感受,可是,为什么我却又想不起来他是谁……

"谢谢你,今天帮我搬家。”颖萱只是这样说着,同样是面无表情。

"你……”男子欲言又止。

你还是不记得我吗……到底,你们分享了怎样的记忆呢……

 

东西都搬完了,众人也上了车。也就在颖萱和索拉离开后不久,雷森驾着黑色跑车又来到了颖萱曾经住的地方,在这里,他捡到了颖萱唯一遗留下来的东西——自己送给她的耳式Mobile Phone,而颖萱家的那扇门,紧闭着,似乎不再会打开了……

再也,无法……绑住你了……

 

路上,颖萱向索拉索要了新家的地址,便在中途下了车——

"还有些事,这之后我会自己乘车到那里的。”

——颖萱下车的地点,是伊凡家的公寓。

她取出随身携带的便贴册,将索拉给的写着自己新家地址的字条拷贝了一份。

现在这个时候,伊凡放学快回来了吧,或许她学生会还有事,我是在这里等她,还是……

颖萱想着,下意识地推了一下伊凡家庭院的铁门——居然没锁!

是为了方便邮递员先生吗——伊凡家的邮箱是在院子里面的。那么,我也把新住址放在那儿吧……

颖萱走进伊凡家的庭院,却没想在这时,雷森开着跑车从外面经过,而沉入失意的他,却也没留意到旁边公寓庭院中,剪了短发的颖萱——吊坠发出了最后一次的星光,就像七色的彩虹从缥缈的空中消失一般——这是最后一次错过了……

雷森驾着跑车离开了,不经意间,他的手握住了自己的那个项坠——

这便是,所谓的命运吗……

 

颖萱将拷贝的地址从便贴册撕下来贴到伊凡家的邮筒上,回过身正想要离开,却在此时——

"伊凡!”

伊凡刚好回来了,她便站在颖萱面前。

"颖萱,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来找我的吗?”见到颖萱,伊凡总会显出比平时更多的活力。

"我……”

"对了!你也已经听说了吧——这次要拆迁的事,颖萱也要和我们一起去抗议游行吧?”——今天雷森去学校与校长签订了协议,之后校长也很"仁义”地公告了学校附近居民区要拆迁这件事。

"……对不起,伊凡……”颖萱摘下刚贴上邮筒的便利贴,走到伊凡面前,亲自交到伊凡手中,"我要搬走了,这是新的地址。”

"搬走?”伊凡看了一下手中的便利贴,那是离这儿蛮远的地方,"为什么?不会因为他们说要拆掉这里你就屈服了吧,这可是伯父伯母和你一起住了十年的地方啊,当时我们俩一起搬到这里……你,不想要守护这里吗?”

伊凡说着,握着便利贴的手也颤抖起来,而颖萱的脸上,却只是无奈和冷寂,"……对不起,伊凡……我没有感觉……”

"……”伊凡像是被泼了一身冷水。

"这个地址,请不要告诉别人……”颖萱淡淡地笑了笑,"应该也没有人会问起吧……”

是呢……颖萱一直都是这样冷漠的,没有感觉啊……

"那么……”伊凡的语调也沉寂了许多,"雷森知道吗,这个地方?”

"雷森……”此时的颖萱,只觉得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却又记不起来了……

"算了……”伊凡打断颖萱的思绪,她已经从雷辰那里知道这次的拆迁工程便是由雷森负责的,可是,上次舞会结束时,雷森却也是信誓旦旦地要追回颖萱——虽然不知道雷森和颖萱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颖萱茫然的表情,也许是雷森一直在利用颖萱也说不定……"马上要走吗?”

"嗯。东西已经搬过去了……”

"这样啊……”伊凡露出了依依不舍的复杂的笑容,"颖萱能把新地址给我,真的很高兴……”

"小凡……”

"还会再见面吧……呐,一路顺风……”

"嗯。”

颖萱离开了,身后的伊凡,却没有动,只是静静看着颖萱远去的背影——

颖萱,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约定吗——以前,我被男孩子欺负的时候,你说过的……

"伊凡将来会遇到保护自己的王子吧;可是,在那个王子出现以前,我们还是只能自己保护自己;那么,就由我们来互相守护对方,作对方的骑士吧”……

我的王子,出现了吗……

那么颖萱的王子呢……

无论颖萱心里怎么想,我一直都希望,能作你的朋友,永远的朋友呢;所以,在颖萱的那位王子出现以前,我也会继续作你的骑士的……

颖萱,在伯父伯母离开以前,你和现在的你,是不一样的……

请你,快点儿回来啊……

 

 

来到新家,这里和以前住的公寓差不多,而且还更高档一点,哈士奇帕居然已经回到……"新”家了——真是只不可思议的神奇狗狗……

颖萱的书包被扔在床上,她下意识地打开书包,却在里面发现了一封文件袋——原来自己的退学手续都办了,双学士学位没有了,不过因为自己的专业学分修满而提前拿到了毕业证书和一个学位证书——可是,退学,这一切是谁做的?

还有,为什么我会有钱搬家,住在这里……

颖萱想起昨天晚上的梦,那个在镜中看到的另一个自己……

——那不是梦吗?那都是真的吗……

颖萱又从书包小口袋的钱夹中拿出自己日常消费的磁卡——

看来,这也不是什么爸爸妈妈的保险金吧,一直以来,维持着这个我的,都不是……

另一个我,她一直在赚钱维持着这个我……

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的……

刚才的那个索拉先生,他好像认识另一个我,他知道有两个我的事吗……有机会再见面的话,也许我要向他问清楚……

 

 

梦中的女孩,有着雪色的长发,她便躺在那里,静静的,只是沉睡过去一般,我走近她,在她身边俯下身,抱起她,她睁开眼睛,看着我,我看到深深宁静的海底中映现出的我自己的影像,她伸出手抚摸我的脸,冰冷却真实的触感,而后,这种触感便消失了……

这是最后一次,她看着我,抚摸我,对我笑,之后,我的手中只剩下花瓣,向着虚无的空中纷飞散去,无法挽回……

 

- First Dance END -

 

Poursnow POURSNOW 613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