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9th - First Dance
2011-01-30

关于摩天轮的故事,妈妈是这样告诉我的。

"颖萱,这个便是幸福的摩天轮哦!以后,颖萱要和爱自己与自己所爱的人来坐,这样的话,你们便能永远幸福地在一起了……”

可是,妈妈,在我看来,只要能和你和爸爸永远在一起,这便是幸福,如果人的一生只能有一个心愿的话,那么我希望,你们能永远幸福快乐地活着……

当时和爸爸妈妈一起坐过了那个"幸福的摩天轮”,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吧……

——因为妈妈说过那是"幸福”的,所以才相信……

 

那时记忆中宛若通往天国的阶梯的唯美光轮,在现在看来,却也只是一个超重的金属巨轮——一切也不过是,夜空中降临的唯美梦幻……

 

 

雷森从朦胧中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旁边出现一个人——那个人的一只手已伸到了自己胸前——

"嗯!天亮了呢!”

"对啊!我顺道来叫醒你!” 见雷森醒来,那人缩回自己的手。

"颖萱!”雷森说着便要下车,却被那人拦住,"哎,你想干什么?现在才刚六点而已……”

"嗯!你是谁!在这里想干嘛!”雷森终于意识到了身边的那人。

"呃……哎,那个,不过是看你脖子上那玩意儿闪闪发亮,挺好看的,想……”

"是吗……”雷森看清了坐在左边座位上的那个人的容貌,居然是那时那位唱歌的白发女孩。

她怎么会坐上我的车,我明明记得有锁车门啊?原来她是想看自己脖子上的吊坠啊——雷森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颈部。

"放心,还在呢?我只是看看,又没想要偷……”

听到对方这一挖苦,雷森也不甘心,"哼,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鬼鬼祟祟上了人家的车还想随便乱碰人家的东西……”

"不看就不看,我也不稀罕!”

"就算是这样……”雷森不慌不忙地整理了一下自己,"那你为什么擅自上我的车?”

"这个……”少女怔了一秒后又很快反应过来,"我是——来告诫你关于颖萱的事的!”

少女用食指指着雷森,雷森注意到偷也戴着手套。

"颖萱?你……是她什么人?你们认识?”

"我……我是她姐姐!”

姐姐……怪不得总是觉得他们俩像呢,原来……这位"姐姐”的头发是雪白色的,那么颖萱——应该也是白色的吧……

见雷森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少女显得有些不满,"喂!你在考量什么啊!我告诉你哦,不许你再来骚扰我们家颖萱!”

"哎?为什么?”

"因为……”少女的思维似乎有短暂跳跃了一次,"其实我告诉你哦,我们家颖萱有一种奇怪的病,差不多就是健忘症类似的东西啦;很有可能——你们今天还在热恋中,明天她一觉醒来,却已经记不起你们之间所发生过的所有的事了……总之,就是你不要再来纠缠她了!”

——又知道了一个秘密。不过,怎可能有这种病,这……和健忘什么的完全不同嘛!

"姐姐你在开玩笑吧!哪有人用这种方法阻止自己的妹妹与人交往的……”

"我是说真的呢……”

恍惚之中,白发少女蓝色的眼睛变得缥缈而空灵——

"颖萱,她是荒记忆的少女呢,你们是无法在一起的,为了能够继续她的生活,在她今天醒来的时候,她就会把你忘记;所以,请你不要再来找她,这样,才能不再伤害她……”

可是,我是不会伤害她的,也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

 

再醒来的时候,白发少女已不见了——

难道是在做梦……

话说雷森昨晚驱车来到了颖萱家门口,却又因为太晚而没有打扰颖萱。

"只要空闲的时候我都会睡觉”——颖萱也许已经睡了吧……

雷森便在此守了一夜,他忽然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儿疯狂——感觉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其实现在也不老)……

雷森简单整理了一下使自己看起来会更精神些,之后他下了车,来到颖萱的家门口按下了门铃——

"叮咚——”

——屋里没有动静。

雷森又按了几次,还是没有人回应。

——难道已经出去了……不可能啊,我一直都守在这里,也没有看到……算了,即使是出去了,也总还是会回来的吧……

雷森决定继续"蹲点”下去,他先回到车上。

就在他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身后的一阵轻微的晨风,夹杂着绿色植物的气息,和另一种清冷的凝香,雷森下意识地转身——

"颖萱!”

他拉住她的手臂,而她,便是他要找的那个人没错。她手中拿着今天的晨报和几份广告传单——原来她是邮件箱那里了。

只是——

"我刚才撞到你了?抱歉。”面对雷森,颖萱却只是这样道歉。

——她为什么这么冷淡——虽然她以前也一直很冷漠,不过刚才的话……总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像是两个完全陌生的人。

颖萱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他正站在自己家门口,还有刚才听见的敲门声——"刚才是你按我家门铃吗?问路的话……虽然我住这儿,其实我对这里不是很熟悉……”

颖萱为什么说这些……

"颖萱,”雷森拉着颖萱的手没有松开,"关于昨天的事……”

而颖萱却在这时推掉了雷森抓在自己左臂上的手,"先生,你觉得,我们认识吗?”

震撼!颖萱的这句话,对雷森而言不仅仅是震撼!

颖萱是——荒记忆的少女……

 

第三次睁开眼睛,周围却还是空无一人。

——又是梦?这也太邪门了——看来在车里睡确实会影响睡眠……

雷森看了看颖萱的家,又看了看表——刚六点半:今天是周休日,颖萱应该不会这么早便走掉吧。

"喵——”车窗外传来轻声的猫叫,雷森从车窗探出头,是一只有着米黄色条纹的瘦弱小猫蹲在那里,正用乞求的眼神望着自己。

流浪猫吗?雷森下意识地伸手抱起猫:是饿了吗——可惜现在车里没有食物,我也还没吃早饭呢。

正在这时,空气中飘散来淡淡的刚烘烤出炉的面包和热豆奶的味道,还隐约有种清冷的幽香,雷森回过头,冒着热气的早点一递到了他面前,而拿着早点的那只戴手套的手的主人,却是——林颖萱!

……

 

 

雷森的印象中,这是第一次进颖萱的家,——上次只是在门口匆匆瞥过一眼,似乎很简单,现在看起来,的确是如此,至少比其他女孩的房间要简单许多,连全身镜都没有看见……

此时的颖萱,正拿出一个很浅的不锈钢小食盆,在里面盛了一些麦圈,又浇上了牛奶——这是给雷森刚才抱着的那只小猫咪准备的,"早餐当是还你那时的午餐可以吗?”

她还是和自己算得那么清楚——这使雷森不高兴,他现在可不想谈这个。

"你倒是蛮有爱心的,对这些小动物……”

"很早就遇见的……”

"?”

"这只流浪猫,我一直在喂她……因为家里有了哈士奇帕,所以,没办法带回家里来养……”

哈士奇帕?雷森瞥了一眼此时正靠在窗边晒太阳的那只狗——上次来的时候已经"交手”过了,现在的它,却只是懒洋洋的伏在那里——似乎它对这只猫也没太大的兴趣——比较反常的狗。

在看颖萱这边,不知为何颖萱喂猫的样子,使雷森又想起昨晚来这里的路上,看到那个白发女孩时她也在喂猫……

那真的是颖萱的姐姐?姐妹俩轮流喂猫?说起来,她不住这里吗?

雷森环顾四周,真的非常的简陋,倒不像有第二个人住的样子。

"家里多一个人,哈士奇帕好像不介意吧?”雷森一语双关。

"养猫吗……”颖萱看了一眼哈士奇帕——还是懒洋洋的样子,"现在没什么,不代表以后……没有什么是能够永远保证的……”

没有什么是能够永远保证的——雷森猛地感到颖萱也似乎在说自己呢。

"总之妈妈说过不能同时养猫和狗。”

"这样啊……”其实雷森也只是想找个轻松点的话题,"对了,这只猫,有名字吗?”

"嗯。”颖萱点点头。

"什么?”

"颖萱。”

"!”

"因为她和我一样,都被抛弃了……”

"……”

雷森无言以对,颖萱却又似乎对此不是很在意——

"那个……昨天的舞会……”

——她这么主动要切入主题吗……

"关于伊凡的事……”

伊凡?原来她是想说伊凡的事吗……

"伊凡没什么吧……明明和她约好了却没有去,真的很对不起伊凡……”

"哎,你不记得了……”

昨天伊凡不是说"颖萱有来过”吗……

她是荒记忆的少女……

又或者……也许……昨天去舞会的是她姐姐——因为两人很像所以伊凡没认出来……

——雷森自己更愿意相信最后一个答案。

"记得什么?”

"啊,没什么。”——也许姐姐担心妹妹所以瞒着她代她去了舞会——这个姐姐似乎还不算坏!

——噢!我还在闲扯什么啊,这样子真不像个男人,还是直切主题吧!

"颖萱,关于昨天的事……”

"好了,”颖萱打断雷森想要继续下去的话,"我和雷森,只是见过了几次面,我欠了他一些东西,所以留下了联系方式,因此互通了姓名,这样就可以了……”

"不,我的意思是……”

"怎样也好!”颖萱转过身看着窗外,"怎样都可以,总之我的意思就是这样……”

"颖萱……”

"早餐吃完了吗?我等会要出去理发,所以……”

"颖萱!你听我说!”雷森猛地按住了颖萱的肩膀,将颖萱转过来面对自己。

大概是因为早上洗过头的原因,颖萱的头发已经完全显出了白色,雪白的,带着淡淡忧伤的蓝色,而她买的染发剂还在雷森的车里。

"……好吧,我陪你去理发。”

颖萱怔了一下,"为什么……”

"你不是说要去理发吗?我陪你去!”

"可是……”

"既然你决定现在出门,那就是说,你已经准备好去面对了吧,那么我和你一起……”

"但是……”颖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她知道,颜色已经在她早晨洗发时全部褪掉了。

"你还在逃避吗?”

"我……没有……”

"那你昨天为什么要从医院逃掉!”

"我,只是不想给别人,给自己造成困扰,我只是,不想引人注目……”

"可是你昨天哭了……”

"……”

"……已经造成困扰了!”雷森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在这里……”

"……”颖萱低下头。

"如果你真的不想逃避,那么你昨天就不应该逃走,你应该站在这个家伙面前,告诉这个曾经许下承诺要作你的‘护花使者’的男人,告诉他:‘这就是真实的我,你可以不认同,但这却不能成为你违背约定的理由’!!!”

"……那样一定会被拒绝的事,我怎可能说得出口……”

"你怎么知道一定会被拒绝!当时那个傻子只是一时没想通而已!”

"……那现在呢……”

"他想通了!”雷森加重了语气,"颖萱,我知道你一直默默承受了很多,不过,有些东西,是需要两个人一起面对的,也许,我可以……”

"谢谢你,雷森。”颖萱抬起头,却是雷森从未见过的凄美笑容,"不过可以了,总有些东西,还是无法和其他人一起面对的吧;所以,我一个人面对,就足够了……我会忘了你的,请你也,很快忘记我吧……”颖萱笑着,就像在享受那沉浸于幸福的最后一刻……

忘记……

"不可以——”雷森再也抑制不住那种渴望,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了眼前的少女,"绝——对——不——可——以——忘——记!也许你对自己还没有自信,但是,在你足够相信自己以前,也请多相信我一些吧!我会,永远守护你的……”

我们,去游乐场吧……

这是,我们的约定……

再也,不要你独自一人了……

 

Poursnow POURSNOW 860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