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Day Dusk - Eternal Dance
2012-12-14

我走错方向了呢,走了相反的方向。

我走错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叫我,可能是忘记了我的存在,或者有人看见了,却不想叫我……

我走了好久,回头的时候,其他人已经不见了……

我只有继续走下去,那只属于我的——

异质路……

 

清冷的街,只有一位白发女孩,独自走在路上,突然,从街角的阴影处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女孩因此吓了一跳。

"抱歉,没想到要吓你。”那只手的主人走出阴影,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下,这条街到底是……”

"你迷路吗?”女孩似乎早已猜到了对方的困扰。

"差不多是这样的……”

女孩笑着,男子从未见过那样像风一样轻灵,像雪一样纯洁的笑容——令人印象深刻,只要看一眼便无法忘记一般,"这里是消逝之街,没有人会来到这里,也没有人能够从这里离开,这条街只有两个方向,却是要从开始,一直到终结的,无尽之路……”

哪有人这样指路的……

男子还是完全不明白,女孩却要走了——

"喂,等等!”

女孩回过头看叫住他的男人。

"听你那样解释,似乎你也迷路了哦,不过没关系。”男人向女孩伸出了手,"把你的手交给我,我们一起找到出去的路吧……”

"……”

"相信我吧!”

……

为什么,会在那里遇见他……

为什么,我会将手交给他……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们能回到约定的梦伸展羽翼的地方,一切回到最初,重新开始……

 

 

早晨,在雷辰开车去上班之前,伊凡无意中听到了雷辰和另一个人的通话,事情似乎跟雷辰的兄长雷森有关,凭借女人的直觉,伊凡觉得有必要去探明真相,她跟踪雷辰,却因为刚搬到新的环境而迷失了方向,正在这时,雪飞瑞突然出现,阻止了伊凡继续跟踪雷辰——

"侦探的工作可不合你的风格呢!”

……

在雷辰和伊凡住处附近的自由公园,有着绿地和石头铺成的小路,空气中,弥散着浓浓的清冷的晨的气息……

两人在向着公园湖心的桥边倚着——

"原来你已经回家了呢……”伊凡听了雪飞瑞的近况,舒了口气,"我忽然觉得好安心……”

——你这样子好像母亲对女儿的语气……

"不过现在不是谈论我的事的时候吧……”

"对了,我还要去找雷辰……”

伊凡正想再次出发,雪飞瑞却在这时伸手拦住她。

"你有事找雷辰?”

"嗯,刚才无意中……总之我现在忽然想把这件事搞明白,而且,好像也和雷森有关……”

"你别去了……”

"哎?!”

"会被雷辰发现的!”

"……”伊凡低下头,他自然知道自己不擅长这种"侦探工作”,"即便如此……”

"总之你别去了,太危险了……”

"!”

"雷辰,已经不是以前的雷辰了……”

"哎……”

 

 

此时,首席执行办公室。

雷森已经结束了今天的董事会议,接下来要应付的便是下午和雷辰的见面了。

雷森又一次取出雷辰的企划案,却因此,发现了夹在这份企划之中,多出来的一份文件,和一张纸,那张纸上,是雪飞瑞的字迹:

雷森,虽然我不知道当你听了这件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而我也无法体会你内心的感受,不过我还是觉得,真相便是真相,我只是想要你知道真相:现在的雷辰,是你弟弟的克隆体。

克隆!

震惊!不知所措!

在雷森还在犹豫是否相信雷辰是克隆人的真相的时候,雪飞瑞附上的文件却给了最好的解释。

那是雷辰所受训的地方关于备份或是组织器官的计划方案,为方便在将来可能的战争中更换负伤成员的肢体和器官,在那里受训的每一位成员都会有一个克隆体计划。文件中还有另外两样东西,一份是雷辰同意自身克隆的协议书,另一份,则是雷辰意外身亡的证明书,因不能及时更换组织器官而宣告死亡……

所以,真相便是……

 

 

"雷辰曾找我查过他的身世,之后不久便在一次任务中意外死亡,不过之后却又听说他回国了,所以我也顺便调查了这件事……”——另一方面,雪飞瑞也把真相告诉了伊凡。

——为什么雪飞瑞会做这种工作,为什么雷辰会是……

伊凡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凡,雷辰回来以后,你不觉得,他和原来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

"为以防万一,他们会给克隆人备份被克隆者的记忆,但是,不是全部的记忆……”

伊凡回忆着过去,和雷辰在一起的那一幕幕,也回想着现在,雷辰回国后的点点滴滴……

雷辰,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雷辰了……

他,只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克隆体……

她与他曾经共有的回忆,对现在的他而言,只是备份,而不是曾经经历过的真实……

"……不过,他还记得我的事……”

"嗯?”

"至少,他还有我们相爱的记忆,所以,即使他只是他的克隆体,也没关系……”

也许,他是代替上一个他来陪伴自己——伊凡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虽然看见了伊凡眼中的闪光,伊凡却还是忍住没有哭出来。伊凡的理性和坚毅,却也是雪飞瑞小小吃了一惊。

也许,灵魂是可以直接传承的……

"看来,雷辰似乎还像以前一样对你很好呢……”

"嗯,只是,有时,会感觉有点儿陌生……”

陌生……

"对了……”

"嗯!”

"你刚才告诉我会有危险,你指的是……”

"哎,那个吗?听了你的描述我现在觉得也许他也不会对你怎样,不过他做的事,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

"嗯?为什么……”

"伊凡,我没有刻意想要隐瞒的,虽然告诉你这件事,可能使你刚刚想要接受新的雷辰的希望也完全破灭……你不觉得现在的雷辰,有点儿冷血吗(比我还冷酷噢)……”

"!”

"雷辰的父母,其实不是他的亲生父母,而是他的伯父伯母。在他伯父死后,雷辰继承了那家公司,加上雷森转给的股份,雷辰已经完全掌握了他伯父的公司,而那家公司和雷森的公司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两家公司最新的合作开发案中,雷辰希望以某种手段引发战争,利用战争获取暴利,不过这个提案,却一直被他的伯母和雷森压制……”

"雷辰他想……怎么会……”

"无论怎样,雷森雷森都是这次雷辰的开发案执行的最大阻力,雷辰早已估计到了这一点,所以预先在雷森身边安排好了人员,作为雷森位置的下一位接班人,只要雷森不在了,那个人便可以替代雷森行驶权力,促成双方的合作,执行雷辰的方案……”

"所以……”

"所以,只要制造一场‘意外’令雷森死掉便可以了……”

雷辰要杀雷森!

"雪飞瑞,你为什么……”

"嗯,我本来不想打击你对雷辰的信任,是你自己……”

你已经打击了,而且……

"可是这件事你告诉雷森了吗?”

"还没……”

伊凡还真是震惊了,"为什么!你不担心他!”

"担心他,为什么……”

"他不是你丈夫吗,你深爱的人……”

深爱的人……

"不担心……”

"!”

"虽然有点喜欢雷森,但是,这样便有必要担心吗……”

"颖萱,为什么……你变成雪飞瑞以后,却也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如果你喜欢雷森,担心他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不怕雷森离开你,不怕以后再也见不到雷森了吗……”

再也见不到雷森……和爸爸妈妈一样……

"可是……”雪飞瑞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即便担心他……恐怕也来不及了吧……”

"!”

"正如刚才你听到的,雷辰颖萱今天便会行动,已经来不及了……”

"今天……那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你不去救他!”

雪飞瑞轻轻摇了摇头,"我救不了他的……自从他想要接受颖萱那一刻起,未来便早已注定会是这样,这便是命运……”

"……”

"小凡,在我出生的地方,他们叫我‘不可能的存在’,即是——‘不被允许的存在’,即使来到这里,我也是被注视着的,和我一起的人,会很不幸,而我即使倾尽全力,也无法挽救他们……我能做的,只有保护我自己……

接受那样的任务,也只是为了自己好好地活下去,这个世界很现实,如果无法依靠其他人,便只能依靠自己,和他人的交往,真挚的友谊或是相互利用,甚至你们所谓的爱,其实都是和我无关的,我只是在做一些事,使我自己能好好活下去,即使没有朋友,没有恋人又怎样,至少我还可以享受这里的生活,不会有一天因为挥霍而一贫如洗,流落街头等待别人的施舍,你们人类追逐忙碌的一生,不也是为了追寻这样的事吗……

即使无意中知道了真相,也不能改变什么……小凡,有一种东西,你也想不知道,也许,你也永远体会不到,那便是,悲运,那是只属于我的悲运……”

"……是,这样吗?”伊凡却淡淡地笑了,"真的,什么也改变不了吗?我承认,这是个很现实的世界,但却不是所以人都这样现实,也有人明白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明白自己的真心……因为和你一起的人会很不幸,所以你一直逃避我,逃避雷森,逃避那些想要接近你,保护你的人;你真的只想要像这样‘好好地活下去’吗?你有试过,去挽回一个爱你的人的生命吗,你有体会过,你体内沉睡的颖萱,她真正想要的东西,颖萱的真心吗……”

颖萱……

有什么东西坠落下来……

坠落到深深的心底……

宁静的心,在那一刻泛起环形的水轮……

颖萱,和我是不同的……

但是,她又存在于何处……

——我一直在这里,

——和你在一起。

为何我们会成为同一个人——

作为人类的我,非天;

作为非人类的我,非人:

非人非天……

却又都是我……

分享彼此的时空,把封尘的记忆遗失在角落……

只会想不起,却不会忘记……

曾经,过去的每一刻……

能够共存的却只有一个我……

所以……

好好地活下去——

这不是颖萱想要的……

宛若心灵深处交错着的手,

非人和非天融合成独一无二的自我的存在,

真实的我只有一个,

便是此时此刻的我,

那么,我的真心是……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消逝之街……

为什么我会回应你伸来的手……

"雷森,谢谢你!还有……”

"请你和我在一起,永远守护我吧……”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2346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