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th - First Dance
2011-01-11

因为负责锁楼门的缘故,放学后,趁着他们学生会开会的时间,我去了那个"活动中心”。

活动中心那里是什么样的,我原先一直没有印象(也许以后也不会有吧);有花有草有树木和建筑,学校的其他地方一样吧?其他学校,还有城市里的很多其他的地方,也都是一样,所谓回忆之类的东西,也只是因人而异;而回忆,即使看不见,摸不着,只要记下来,不也足够了吗……

 

 

离舞会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而舞会的"序曲”却已经开始了……

伊凡和其他几位学生会里长相不错的女生正穿着新式的旗袍在校园里发送舞会宣传册。

之所以来做这个工作,一方面是奉献原则,另一方面,则是不想与雷辰见面。

——我干嘛要躲着雷辰啊,是怕见面后他会跟我说他不想和颖萱去舞会吗……嗯,应该是这样吧——绝对不能给他拒绝颖萱的机会!

伊凡正信誓旦旦,却听到耳边传来了学生会"同事”的抱怨——

"好过分哦,那人!”

"你们怎么了啊?”

"小凡你看,那边那个女孩。”

伊凡顺着学生会另一个女生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她们所说的那个女孩,却是总架着大副眼镜的颖萱,手里正拿着张纸记着什么。

是颖萱!

"颖萱!”伊凡向颖萱挥手招呼。

颖萱的视线转了过来。

"哎,伊凡你认识她啊?”

"嗯,她怎么了啊?”

"你自己看——”

两人谈话间颖萱已经走到了伊凡面前。

"哎,颖萱!”伊凡怔了一下,"已经拿到宣传单了吧。”

"这个?”

颖萱这么说着,伊凡这才发现她手里正拿着张纸,那种特殊的形状应该就是她们所发的舞会宣传单没错,只不过宣传单被反了过来,上面还写了些东西:

1、皇家狗粮

2、洗发水

3、沐浴液

4、卫生……

——这是——Shopping List吗……

"小凡。”颖萱平静的语调却叫"醒”了凡,"你怎么,好像在生气?”

"啊,啊……哪有!颖萱既然已经拿到宣传单了,记得明晚一定要来哦!”

"嗯,我去上课了。”

"嗯,Bye-bye!”

颖萱走后——

"小凡,干吗对那个人那么客气啊?她把我们的宣传单当便利贴用呃!”

"你欠她钱了,或者她欠了你钱了?”

"不是啦!那是……宣传单这种东西,只要看完了上面的内容,再利用一下也没有不对啊……”

"哎……是,是吗?有点儿可疑哦……哎!难,难道——伊凡你不会是喜欢那个女生吧!百合之爱呀,而且很独特的喜好类型……”

"你们胡猜什么呀——”

正在伊凡和几个女生嬉闹的时候——

"伊凡!”

——这个低沉的男声的主人,却是学校里的王子殿下,雷辰。

"王子殿下来找你了!”说着,其他几个女生很识相地回避。

"哎,你们……”伊凡也想跟着她们跑开,却已被雷辰从后面拉住手臂。

"我有话要和你说!”

伊凡还在挣扎着想逃脱,可是被雷辰按住肩膀,任她脚下尘土飞扬却没移动半步。

"哎,什么……”伊凡战战兢兢地应道。

"你到底怎么回事!会场布置那么重要的工作放着不顾,跑来这里发传单;还有,上次开会也是,你居然一声不吭就跑掉了,这个学生会秘书的工作态度吗?”

雷辰说得没错,自己这两天是有点儿失常了,不过,那也是因为……

"干么一直躲着我!”

"我没有!”

雷辰的手用力一扳,将伊凡转了过来,看到的却是伊凡眼中满是泪光……

……

"干,干么突然哭啊……”好不容易安抚好伊凡,雷辰的态度也温和了许多。

"谁叫你刚才那么凶,而且,我哪里有哭!”

还说没有——虽然刚才伊凡很想忍住,但还是有泪珠从眼眶溢了出来……

"那么——”伊凡突然说道,"你会和颖萱一起参加舞会吧……”

又是那件事——不知为何雷辰又有点儿恼火,"关于这个,我想我已经说清楚了……”

"可是,你和颖萱……”

"你到底从什么地方看出我们在交往了!”

干,干么又发脾气……

"就,就算没有交往,你难道从来没有在意过颖萱吗?我第一次看见一个男生主动和颖萱搭话,而且,还会时不时地朝她的位置看……”

"你怎么好像说得像在吃醋?”

"谁,谁在吃醋了!”伊凡极力否认,"我,只是在意颖萱罢了,我希望能有个好男生在她身边……”

"就算是这样……就算是这样,也不能算交往吧……”

真的,不是交往吗?那么,颖萱……

"可是……”伊凡对着雷辰,那是一双恳求的眼神,"只作颖萱一天的王子,真的有这么难吗……”

我,不是她的王子……如果是别人叫我这么做也许还可以接受,可却是你……

"你到底明不明白!”雷辰显得有些急躁。

"哎?!明白什么?”伊凡在这方面也是比较迟钝的人。

雷辰绷紧了拳头,"……抱歉,我想我应该再声明一次,我希望明天你能当我的舞伴,希望能和你一起参加舞会,如果你不愿意,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至于颖萱,我已经找到了另一个人……”

"颖萱又不是物品,为什么你们男生可以把她推来推去!”

"我现在是在说我们的事,而不是颖萱的事!”雷辰的突然好大声的呵斥又使伊凡吓了一跳——又冲动了,雷辰压低自己的嗓门,继续说道,"颖萱不是物品,那么我就是吗!我想和你一起参加舞会,为什么你要把我推给颖萱!”

虽然雷辰又冲伊凡大吼,但这次却是伊凡明白了雷辰话里的重点——

我们的事……想和我一起参加舞会……

伊凡一时无语了。

"……好吧,如果这是你所希望的话,OK,我邀请颖萱明天和我一起参加舞会……”

"这怎么可以!”还没等伊凡回答,却传来了另一个男子的声音。

一辆全黑的跑车在两人身边停下来——伊凡认得这车。

前座的车窗被摇了下来,露出车主人的脸——却是雷森。

伊凡也认得雷森,或者说,除了比较封闭的颖萱,几乎这所学校所有认识王子雷辰的人,都认识这位雷辰的兄长,同时也曾经是学校的前任王子,而现在,已经成长为国王了吧。

雷森,雷辰所说的另一个人就是雷森吗……

伊凡还在发怔的时候,雷森却已先向她打招呼了——

"唷!你就是学生会的秘书伊凡吧,雷辰总是说起你呢!”

说我……什么啊……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争执什么,不过明天的舞会,颖萱,会和我一起参加,我是不会交给任何人的;至于雷辰,他平时在学校里承蒙你照顾我很感激,明天的舞会,我也想将他拜托给你,没问题吧?”

虽然像是在征求意见,却又显出一副完全不容反驳的气势。

"哎,哎。”伊凡下意识地应了两声。

"那好,我现在要去找我的舞伴,明晚见。”

黑色的跑车开走了……

 

"这下,你明白了吧?”雷辰舒了口气,不过,刚才雷森的那些话,"照顾”,"拜托”什么的,说得雷辰有点儿脸红。

"原来,雷森是……”伊凡想起那时从教学大楼走廊俯视下来的情形,那个黑色的跑车是没错的,但那个拉颖萱上车的男人,因为比较远而且只看到了背面……现在想起来,那个男人的轮廓——原来就是雷森啊……"雷森,颖萱,怎么会……”

"就是这样,虽然我也不清楚他们是怎么开始的,可是……好像已经关系很好了,颖萱的那个手机,——就是那个像耳机的手机,那就是我哥送的……”

手机?耳机?伊凡想起颖萱那个像耳机的手机,——那种新型的款式的确令人印象深刻;这么说……

伊凡转念又想:雷森似乎也是个有钱有势的青年精英呢,这样的话,女大学生傍大款啊……

想到这儿,伊凡突然紧张起来,"雷森他会真心对待颖萱,保证不会做伤害颖萱的事吧!”

"哎,这个……”雷辰心想:别人的事,叫我怎么保证……

雷辰没有作出明确的回答,难道……也许,兄弟俩也是同一种类型的恶劣男人……

"伊凡,你那是什么眼神……”

……

 

雷森这边,他想在上课之前找到颖萱,在教学大楼雷辰年级的那一层打听得到的答案却是"我们这里有人叫这个名字吗?”

什么啊——明明是这么有明星气质的名字。早知道,刚才就应该问问雷辰才是。

雷森本想再回去找雷辰,却又想可能会打扰到那两个人,他不得不在雷辰年级所在的那层一间教室一间教室地找,却仍没看见颖萱的影子——去哪里了,还没回来吗?

跑了一趟教学大楼又下来,一路上雷森没少遇到女生"花痴”的眼光,而且也有几个男生……

这些小女孩……雷森心想。

因为自己家庭背景的缘故,那些青睐的目光总是使雷森感觉有些不真实,他一直希望自己会遇见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

颖萱就不会这样,她是那种决不主动的女孩——虽然也没有拒绝过他,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冷淡,这样的女生,如果能使她向自己敞开心扉,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如果是美女的话,这种神秘感的美女对男人而言更具致命吸引力——事实上,颖萱的确是大美女,不过很少人发现罢了……

雷森时常猜测自己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毕竟自己和颖萱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也不过一周时间,不过就现在的状况看来,虽然自己送了颖萱一部手机算是将她"锁”定了,但如果自己不打给颖萱,她是绝对不会主动打来的——即便手机里目前仍之保存了他一个人的号码而已……还是被无视了……

 

而此时,学校的便利店里——

"没有哈士奇帕喜欢的牌子。”颖萱将手中的那罐不知名品牌的狗粮放回货架,"看来要到大卖场去买了。”

颖萱去柜台结账的时候,正好有一个男子走了进来,"请给我拿一包‘BLACKSTONE’(一种品牌的香烟)。”

这个声音——颖萱认出声音的主人正是雷森,那个前天送自己手机昨天还打电话来的男人。

颖萱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走到柜台将自己要买的东西放上去。

也许这就是心电感应什么的奇妙维系,一直找不到颖萱,雷森先去了趟便利店,却想不到……

雷森只在这时不经意侧过头,那个女孩却就站在自己身边……

……

 

两人离开便利店。

"为什么看到我不打招呼?”

"因为没有特别要说的……”

"别对我说那么冷漠的话……”颖萱的话真的使雷森觉得很郁闷。

"对不起。”其实颖萱自己,也不清楚什么叫做"冷漠”,因为,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说话方式。大多数人都因此而在第一次与她交谈之后就不再和她讲话了,可是现在,雷森却因此向自己抱怨,颖萱还是道了歉,之后——

"你抽烟?”

颖萱忽然的问话使雷森精神为之一振,"我不抽的,学会这个只是工作需要而已……”

"嗯……为什么今天到学校里?”颖萱问了第二个问题。

这次雷森的心情已经完全转晴了,"我来接自己的舞伴。”

"舞伴?”

"就是明天晚上那个化装舞会。”

"那个舞会,为什么你也要出席?”颖萱问了第三个问题。

"毕竟我也曾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虽然这个改建工程是我负责的……”

雷森在这里也有回忆吗……但现在他却说是自己负责这个拆掉回忆的工程……

"上车!”

在颖萱的印象里,这是第几次了——被雷森以蛮横的方式拉上他的车。

"我要回去上课了。”

"翘课不行吗?我也请了半天假。”这样说着,雷森却已经锁住车门防止颖萱下车落跑。

"去哪里?”

"去买你明晚的礼服。因为明天白天有记者会,所在我只有今天有空!”

雷森开动了车子。

颖萱只是静静地坐着看着前方,雷森心里明白,面对从不主动也很少回应的类型的女孩,是很难碰撞出火花的,不过,他喜欢有挑战性的事物。

却在这时,听见身边颖萱的声音。

"真的,决定和我参加舞会……”

雷森侧过头,颖萱的脸很平静,但他却似乎感觉到了她灵魂的悸动,雷森握住了颖萱的手,还是戴着纯白干净的手套——

"不是说好要作你的护花使者的吗?我可不想一个人参加舞会,所以,你一定要和我在一起……”

颖萱的心,触动了一下……

……

 

 

这里是市内最高档的贵族消费中心,雷森将颖萱带到了一家知名的造型设计连锁旗舰店,他在这里预约了专业人士为颖萱设计造型。

"就交给你们了,我下午3点还有会议,希望不要耽误太久。”

"雷先生请放心,今天只是试妆,而且您特别预订的礼服也已经送过来了,很快就可以搞定!”

"嗯,那最好了。”

 

颖萱被人带到了化妆间,虽然化妆是大多数女孩每天的必修课,但像颖萱这种除了刷牙洗脸就不再有别的程序的女孩而言,化妆间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

 

还记得小时候听过的灰姑娘的童话吗?为了参加那次命运的舞会,善良的魔术师将灰姑娘变成了公主……

可是,那也是因为灰姑娘本来就长得很好看,本来就是曾经的公主啊……

那么我呢,我是公主吗?

不是,也许我应该是……魔术师。

 

颖萱被化妆师推到化妆台前,"按”着坐下了。

身边,几位"专业人士”熟练地忙碌着,这是颖萱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照顾”着,虽然不适应,却还是可以"忍受”,只是,为什么能够为了外表的美貌而将自己完全托付给这些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人类”真的很奇怪……

 

化妆师摘去了她的眼镜,之后,她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包括镜子里的自己。

已经,太久没有看过自己摘掉眼镜的样子了,颖萱不禁在心里勾画着自己视野中朦胧的镜像:会是怎样的模样呢……不知为何,颖萱的心中像是出现了一张清晰的脸——

"不要卷发,直的就好;可以将这边的部分挑染一下吗……”

——她居然指挥着那些"专业人士”……

……

 

至于外面等待的雷森,从颖萱被送进化妆间的那一刻起,雷森便开始期待,岂料手机来电声却在这时响起……

 

"改造”终于即将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就是为颖萱戴上隐形眼镜——虽然度数可能不够,但至少能够使颖萱在照镜子的距离看清自己。

 

"已经好了。”众人将换上华服的"公主”牵了出来。

刚接完电话的雷森转过身——

颖萱的头发柔顺地放了下来,额前微卷的留海飘逸成漂亮的线条,她有着与生俱来的唯美清晰的脸轮和精雕细琢的五官,修长上扬的纤眉,晶莹剔透的海蓝宝般的双瞳,天生白皙的皮肤,染上宁静而冷艳的秘色的双唇,以及两腮中点缀着的浅浅的酒窝……

这一切都使雷森痴痴地看了好一会儿……

"雷森先生……雷森先生!”——

雷森猛然被身边的人叫醒。

"您很有眼光。”身边的那位高级造型师小声说道。

当然,当自己第一眼见到颖萱时,便有点命运邂逅的感觉,不过……

雷森不知为何想起了上次在发布会后续酒会上唱歌的歌手。他在脑海中将眼前的颖萱和那个记忆中的歌手对比了一下:真的很像,不会吧……

他的视线回到眼前的颖萱身上,颖萱的头发是浅灰褐色的,而那位歌手却有着一头雪色的长发……看来只是巧合吧……

雷森走上前去,化妆师将颖萱的手交到雷森手中。

"想知道自己的惊艳程度吗?”

雷森缓缓地拉着颖萱来到一面全身镜前。

颖萱看着镜中的自己,就像是曾经的丑小鸭完成了羽化……

但是,没有惊艳,也没有感动,颖萱的脸上仍只是平静和冷漠,她默默地看着镜中的另一个自己——

我,见过这个人呢……

朦胧中,自己照镜子的时候,会看见不是自己的另一个人,是她……

原来,她也是我吗……

一个只活在梦中的我……

 

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梦便会醒来,公主会变回灰姑娘,而林颖萱,还是林颖萱……

 

短暂的公主时间结束了。颖萱换下礼服,工作人员将礼服拿去收好定型。

"因为之上了试妆的程度,所以回家后先用水洗再用洗面乳洗,而后再水洗就可以了……”临走时,化妆师们对颖萱这样说。

颖萱完全不懂,也没在意那些人的话,只是心想:这个嘴唇上的颜色能擦掉吗——莫名被人涂了奇怪的蓝色……

 

"不得不佩服我自己了,很有眼光!"

颖萱和雷森离开这个外观奇特的造型设计连锁店时,雷森这样说道——他既是在说自己选的礼服,也是在说自己选的人。

"嗯。”颖萱还是淡漠的样子。

第一次见到女孩对自己的外表这么不以为然——颖萱真是与众不同。

其实颖萱是有些心不在焉:明明是第一次装扮自己,为什么会感觉蜕变后的那个人似曾相识……

"明天记者会结束后我会提早去接你,”雷森的话打断了颖萱的思路,"来这里换好礼服后我们去参加舞会。另外我刚才接到公司的电话,下午的会议时间临时提前了,我现在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回公司……”

"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可以的。”颖萱还戴着隐形眼镜,因为度数不够,远处的视野有点儿模糊。

"骑士怎么可以丢下公主。”雷森又开始霸道了。

"不是。我现在还不想回家……”

"嗯?难道你还要回学校?”

"我还要买点东西。”

Shopping!——男性最头疼的事了……

"……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雷森独自上了车,他又看了一下表,话说雷森其实也很赶时间,"那你自己路上小心。”

雷森的车开走了……

 

告别了雷森,颖萱又回到了独自一人的状态,对于习惯了孤独的颖萱,这反而使她轻松下来……

颖萱没有去大卖场采购,而是到了她回家沿途的一家便利连锁店,虽然大卖场的东西会便宜一些,可是也要算上车费和多花费的时间,颖萱是个不喜欢麻烦的人,她给人的感觉也一直都是简简单单的,讨厌公交和卖场嘈杂的环境,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而且,她知道这家便利店里有皇冠狗粮——哈士奇帕喜欢的牌子,她曾在这里买过的。

颖萱走进便利店,她清楚地记着自己要买的商品的放置位置,动作简单利落,很快拿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准备去柜台结账。

颖萱经过冰饮柜的时候,她身边有一个高大的男子,正背对着她选购饮料。她没在意他。

其实,这个男子在颖萱刚进这家店时也跟着进了这里,他正是雷森。

话说他刚和颖萱告别,正疾速驾车赶回公司的途中,却又接到电话,说是因为其中三位董事有事缺席,故会议取消。

"搞什么啊!”虽然他们破坏自己和美女相处的Pleasure Time,但雷森知道现在为此而恼火也是无济于事,他立马驱车返回寻找颖萱,却在去颖萱家的路上遇见了颖萱——她不是要去大卖场吗……雷森忽然心生一念,他没有马上上前截住颖萱,而是缓慢地跟在她后面,实际上他讨厌Shopping,但跟踪美女Shopping的感觉就又不同了。而且颖萱不是一般的女孩,说不定购物也与众不同——虽然堂堂一位首席执行干"跟踪”这种勾当有欠体面,不过雷森向来我行我素的性格却也对此完全不在意……

雷森跟着颖萱走进这家便利店,没多久,却见颖萱已经去结账了,雷森不禁暗叹:好快!果然与众不同……

售货员依次扫描了颖萱拿来的商品的条形码,颖萱付了整钞,售货员正给她找钱,这时雷森也从后面跟上来。

就在售货员正要将找回的零钱交到颖萱手中时,突然有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别动!”那人手中拿了刀,刀刃的长度超过法定允许所有的长度,"快把钱拿出来!”

——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抢劫。

便利店里寥寥的几个人全都呆住了。

售货员吓得一时不知所措,手里还拿着找给颖萱的零钱,一副要递出去的样子。

颖萱也怔了一下,但她却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谢谢。”她伸手接下来售货员找回的零钱放进自己衣服的口袋,而完全无视歹徒的存在。

"你,你干什么!”

颖萱拎了自己买的东西就准备离开便利店。

歹徒却在这时持刀挡在了她面前,"你,你想出去报警吗!我说过了,‘都不许动’!你没听到吗……”

颖萱面无表情地看着歹徒:这个人手里拿着刀,是要抢劫吗……如果不给钱的话会怎样……

对自己的生命,颖萱没有过多的珍惜——那不算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但这种情况她也是第一次遇到,她设想着遇到歹徒正常人应有的反应,却又在看到那歹徒手中的匕首时,不经意脱口而出——

"只是刀而已……”

"什,什么!”歹徒感到受了莫大的耻辱,"你可知道,这刀的长度是超过法定标准的,你想试试吗!”

还懂得法规嘛——此时不远处的雷森只是祈求颖萱站在原地别动以免激怒暴徒,而自己,则悄悄地往歹徒身后移动。

可事违人愿,颖萱讨厌别人因为这样的事耽误她的时间,她又向前走了一步,而便利店的售货员也一直没有为歹徒打开钱柜,却想借这个机会按下警铃。

而眼尖的歹徒也在此时识破了售货员的意图,"不准报警!”歹徒把刀指向售货员。

售货员停止了动作。

颖萱却没停下。

眼见颖萱就要走出便利店,被逼急了的歹徒突然从后面冲上来扣住了颖萱纤弱的手臂,而另一只手拿着尖刀抵在了颖萱的脸上。

"快!把钱拿出来,不然我就结果了这女孩!”

此时雷森离歹徒还有一段距离,来不及赶上来,只好眼见着颖萱被挟持为人质。

见售货员还是不为所动,歹徒转而威胁颖萱,"喂,小姑娘,快叫他们把钱交出来,不然,你这张漂亮的脸蛋……”

颖萱想起自己刚试过妆,而且没带眼镜:这是……只会在梦中出现的脸……

警铃无情地想起了。

混蛋!雷森在心里暗骂那个不顾颖萱生命的售货员。

而此刻,颖萱的眼前,却浮现出一个画面。

像是失落的记忆的角落,

置身于无际的荒野中,

前方,

巨大的种子……

……

 

歹徒已经失控了,而此时,颖萱的身体却自然前倾……

我是,无法死去的……

不被需要的存在……

如果死掉的话,一切就能结束吗……

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好像有温热的液态流溢出来……

 

病房中,颖萱静静地躺在床上。

当时,雷森见情形不妙,却什么也顾不得了,便冲了上去……

老实说,店里的人一定都觉得雷森很有潜力,可以去当突击队了,或是在电影里扮演一位高手特工什么的,可惜这英雄救美的一幕,颖萱却没看见……

医生说,颖萱只是颈部受了皮外伤,未伤到静脉,没有大碍的,不过她却有晕血症,看到闻到或感觉到血就可能昏厥过去……

晕血症,倒是很可爱的病……雷森想着,不经意间却笑了,在制服歹徒后,是他将颖萱送到了医院,现在又守在她身边,等待她醒来——看来真的要做全职护花使者了。

无聊的时候,雷森翻看了一下颖萱买好的东西——再次帮她做了拾回落下的物品的工作,里面是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还有狗粮,以及一罐——黑色染发剂。

染发剂?颖萱需要这东西吗?仔细一看,颖萱的头发确实只有灰褐色,今天好像比上次见面还浅了一些——雷森没有深究下去……

他看着她,很漂亮的颈部,现在却多了一道伤口,看来也许不能参加明天的舞会了……

也好吧……

如果就这样……

如果,只有我们两人……

 

Poursnow POURSNOW 658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