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 - Last Dance
2012-06-13

出了公墓,雪飞瑞已经"劫”下了一辆计程车,转头对后面追来的雷森挥手告别,"抱歉,我还有事先走啰!”

雷森却没有停止追赶。

在雪飞瑞关车门的一刻,雷森的手伸了过来……

 

计程车开走了,雪菲尔却留下了。

刚才关车门的那一刻,雷森却伸手想要抓住雪飞瑞——他的手因此被车门夹了一下。

"没事吧?”

"没事。”雷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似乎只是皮外伤:其实是故意的,苦肉计,不过,真疼……你关车门有必要这么重吗……

"不过好可惜哦,”雪飞瑞手上拿着一个断了表带的腕表——是刚才雷森的手被车门夹到时弄断的:我是不是太大力了……

见到雪飞瑞这个样子,雷森又想起最初认识颖萱的时候,有一次也是这样,为了避开差点要被自己撞上的颖萱而把自己的爱车撞在了路边的街缘,而后颖萱也是先和自己的车道歉……

"没关系。弄坏了可以再卖……”

"有钱人的奢侈!”

雷森怔了一下,之后突然大笑起来。

"有钱人的爱好”——记得以前有人在某个图书馆和他这样说过。

"……你笑什么?”雪飞瑞愕然。

"还说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即使说话举止行为都一模一样……”

"呃……”

为什么,我会和颖萱一样,还是……

其实,我到底是谁呢……

颖萱,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

——"想给自己起一个能令人喜欢的好记的名字”……

那么,世界上无数个叫颖萱的女孩中,是否有一个,便是雪飞瑞呢……

雪飞瑞,是命运赋予的名字……

命运……

 

"你想什么?”

"嗯!没什么……”

雪飞瑞回过神来,她看见雷森的手腕,有点红红的,看来还是受伤了。

雪飞瑞忽然解下自己戴着的东西,取下上面的吊坠,"这是自己编的彩绳,柔韧性很好,也从来没有断过,戴着它,下次便不会轻易受伤了。而且,即使再受伤也没关系……”

"嗯!”

"因为,这上面有我治愈的魔法!”雪飞瑞将彩绳在雷森的手腕上绕了两圈,系上了,"当作是补偿吧……”

彩绳……

雷森顺势抓住雪飞瑞帮自己系彩绳的手,拉到胸前心脏的位置,"我需要治愈的是这里……”

"叔叔……”雪飞瑞刚才脸上温和的表情消失了——变得面无表情。

叔叔?我只比你大三四岁而已……

"不能正经一点吗?(看你是伤患我才……)”

雷森放开雪飞瑞。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那个精细的手工制品——第一次得到她送的东西。

"那你的……”雷森又指了指雪飞瑞手中的吊坠——那个他送给他的吊坠。

"噢!”雪飞瑞将吊坠放入外套口袋,"这个我回去会再编一条的,在此之前先收好她……”

"你……一直戴着这个……”

"嗯。”雪飞瑞轻灵地笑着,"因为这是我重要的人重要的东西……”

 

重要的人,重要的东西……

她不是还记得吗,为什么……

"你是不是又都想起来了,在刚才……”

"哈?”

"婚姻是很神圣的事,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便是约定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你的丈夫,你不拥抱他吗?”

"……”

那一刻,雷森突然伸开双臂,将雪飞瑞紧紧拥入怀中。

"还是要我主动……”

——发生什么事了!

"为什么,刚才要下车;为什么要留下来……” 

"因为……你受伤了……”

——为什么我被抱了……

"是吗……你担心我?如果你和我在乎你一样在乎我,告诉我……”

"……可以放开了吗?”

雷森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呼了出去,"我是答应过要放开你,不过,我不想就这样放手,至少,你要给我个理由……”

"理由?”

"对,我不能和你在一起的理由。”

耳边,好像听见雪飞瑞"哼”笑了一声。

"雷森,你还不明白吗?颖萱之所以要离开你,之所以不告而别,便是因为有不想告诉你的原因……”

——原谅我,不能告诉你更多关于我的事,因为我不想失去你……

——如果你看到了真实的我,你还会和以前一样对我吗……

那一刻,雷森和雪飞瑞似乎都感到,颖萱回来了……

 

"我已经订了出国旅行的机票(因为昨天遇见雷森,所以根据索拉的建议这么做了),今天下午的飞机,另一个我赚了钱,为我去环游世界,可是,雷森不会有时间去环游世界吧——只为了离开你……真是命运安排的话,会再见面的!”

此刻,雪飞瑞脸上那凄美的笑容,再次在雷森心中留下烙印。

"雷森,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在一起,却也不是这一次,和我告别吧,之后,再见……”

 

- Last Dance END -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2046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