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th - First Dance
2010-12-18

我和伊凡,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她的家就住在我住处的附近,从小学开始,便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而且还常常是同班同学,也许,这就是命运……

但是,我们是不同的……

相对于我的微不足道,伊凡却总是十分耀眼……

伊凡是个聪慧的女孩,她总是很在意我的事,那时我告诉她问路的事,她又看到了我手中拎的便当,应该已经完全清楚整件事了吧……

她是,少数不会忽略我存在的人之一……

但是,我们的关系却很奇妙……

我不能成为她亲密的同性朋友,甚至是普通朋友,我也刻意和她保持距离;不这样做的话,也许会给她造成困扰也说不定……而且,和我在一起的人,会很不幸……

 

 

早晨,餐桌上——

"雷辰,今天去学校要搭顺风车吗?”雷森面无表情地用平静的语调问道。

"哈?”

"因为那件事我今天也要先去学校一趟。”

又去——不知为何自从昨天把吊坠还给雷森后雷辰就有些心神不宁的。

"不必了。我自己有脚,可以走路。”

"嗯。”雷森依旧面无表情地在面包上抹上黄油,"早点考张驾照,你的年龄也到了,否则到时候你买辆车还得请司机……”

——毫无感情的教导。

雷辰在心里暗骂:冷血的哥哥……

雷森瞥了一眼雷辰,冷冷的,似乎弟弟的每一个心理活动都逃不出哥哥的眼睛,雷森心里叹道:真是不可爱的弟弟……

两人继续早餐……

 

 

耳边,能清楚地听到秒针流逝光阴的声音。

颖萱侧过头伏在桌上,看着自己放在旁边的腕表,今天的时间似乎走得比往常要慢呢……

颖萱觉得自己浑身无力,今天恐怕不只是没睡好吧,难道是因为那次的落水……

好在她总是被忽略,所以即使这样伏在桌上休息老师也没有察觉……

 

好容易盼来了下课。

颖萱觉得自己的头很沉,看来今天是无论如何要请假了。

她勉强支撑着自己,去办公室找班主任请假。

当颖萱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里面看见她的班主任明显便怔了一下——稀客。

颖萱向班主任说明缘由,之后要求了今天下午半天的病假。

班主任是个通情达理的老师,他也从颖萱的样子看出她今天似乎状态欠佳,听了颖萱的叙述,便允许了她的病假,不过和大多数老师一样,他还语重心长地叮嘱一下:"其实,你的成绩一直以来都很优秀,偶尔缺课的话,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是,你似乎缺少了点和他人的沟通,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平时也能和同学多交流……”

"嗯。”颖萱点点头,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学习水平,只是,即使成绩优异,老师们在年级排名表上居然也会忘了加上她的名字,什么师长、同学,对她而言也只是淡漠的人情,脆弱的交集……

被世界抛弃的孩子,也会抛弃这个世界……

颖萱不记得在哪里听谁说过这样的话,她也没有这么愤世嫉俗,只是,她现在的生活状态,好像就是这么做的。

很早以前就不在意了……

对于班主任的"循循教诲”,颖萱也只是敷衍地"嗯”了一声。

"好的,那么你回去休息吧,如果觉得严重的话记得要去看医生。”

"谢谢老师关心。”

其实,颖萱平时很少讲话,也几乎没有来问过问题,今天忽然在要求老师批准她的病假……班主任心里涌起莫名的喜悦……

看着颖萱离去的身影,班主任心想:虽然成绩很好,却是个问题学生……之后他便拿出考勤表,好不容易找出了那个其实很好听却总是被忽略的名字——林颖萱。

 

再上课的时候,雷辰发现颖萱的位置又没人了。

 

另一方面,雷辰的哥哥雷森今天又来到了学校,当然是延续昨天那件事的后续工作,现在,他刚好办完了事正准备离开。

雷森母校的所在地,算是这个城市的郊区了,学校有一个气势宏伟的正门,却少有往来通行的车辆……

雷森黑色的跑车行驶在校园的路上,经过昨天他驶过的那条道,不知为何他想起了那个大眼镜女生:也许会再见到呢……

在快到校门口的时候有段下坡,这里行人不多,雷森也不十分警戒,只将一只手悠闲地搭在方向盘上,谁知忽然,却有一个人影在前方横穿出来……

"冒失鬼!”

雷森准确的判断和迅速的反应,避免了一场交通惨剧,不过他的座驾却因为撞上了道路边的花坛,表面凹下去了一块,之后他忍不住这样骂道。

其实,在刚才的一瞬间,雷森已经认出了这个"冒失”的女孩——她那个使人印象深刻的侧面,以及她当时的状态——闭着眼睛走路。

"哪有人闭着眼睛走路的!”雷森下了车,走到那个女孩面前。

——幸免于难的人,不用说,就是唯一一个走路也在睡觉的很危险的颖萱。

"可是以前都没事的,只是想休息一下……”

以前——难不成这家伙一直都是……

却见颖萱在一旁自言自语,"难道今天他们都放假了吗……”

"你说谁放假了?”雷森忍不住好奇问道。

"守护我的神明。”

"……”对于颖萱的回答,雷森没说什么——虽然颖萱这样的回答很奇怪,但雷森反而因此觉得她有点儿可爱,一般女生如果说出这样的话,若不是太过"单纯”,便是在"装”,不过雷森却无法怀疑颖萱说话时那种认真的表情。

"对不起。”

颖萱的道歉使雷森回过神,但颖萱却不是对着他道歉,而是蹲下身,对着他那辆黑色跑车前面凹下去的地方。

之后颖萱又站起来,对着雷森,"多少钱?我现在身上没带很多现金。可以的话,你留给我一个联系的地址,我会把修理车的钱,还有昨天便当的钱还给你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颖萱没有对着自己道歉(虽然对自己的车道歉了),而且直接要求拿钱补偿解决问题——这种瞧不起他这个有为青年的事,雷森本来应该很生气;但刚才听颖萱提到便当的事——原来颖萱已经认出自己了,她还记得他,而且她向他要他的联系方式,这反而使雷森很高兴。

雷森走上去,"嗯,昨天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雷森。”雷森的一只手正从口袋里拿名片,另一只手便已蛮横地握住了颖萱的手。

被突如其来的大手抓住,颖萱却毫不介意,倒是"雷森”这个名字,使颖萱怔了一下——

雷森?雷……

在两人相对之时,颖萱又看见了雷森脖子上的吊坠。

这个,好像和昨天他戴的那个不大一样——其实雷森已经把仿制品拿掉,换上了自己奶奶给的,曾在校游泳馆遗失的,之后被颖萱捡到,却又阴错阳差回到自己手里的那个吊坠。

一瞬间,颖萱感到项坠表面的光晕流溢出来,将一切吞入光的幻境中,不知从何处伸来了一双白色的纤细的手,正抓着自己的手,紧紧不肯放开……

因为刚才的幻觉,颖萱眼前一眩……

"哎!你怎么了!”

雷森扶住昏过去的颖萱。颖萱的手很热,雷森又碰了碰她的额头,发烫。

——不会是遇到我花痴了吧……不过……好像是发烧了……

雷森把颖萱扶上车,而后自己也上了车,他看了一下表——

"还有时间。”

之后他发动了车子……

 

雷森的车在公路上高速而平稳地行进,车上,雷森会时不时侧过头看身边的女孩。

好像小时候听过的童话里的睡美人——如果摘掉眼镜的话。

为什么戴着这么夸张的大眼镜呢?也许你自己也没有感觉,虽然你的脸被隐藏在不真实的镜片下面,但这样的你却是更加引人注目,你的举止行为,你说话的方式,都和别人与众不同;在学校里有男生看见过你摘掉眼镜的样子吗?也许他们很多都成了暗恋你的人了——虽然我没见过你摘掉眼睛的脸,不过今天你却落到了我的手里……

……

 

 

雷森的车被停到了医院的临时停车处。

而此时,医院里某个白色的病房中——

颖萱静静地躺在床上熟睡,眼镜也被摘掉了。

医生说颖萱只是感冒了,另外也轻微的低血糖,休息一下很快就会好了。

雷森正坐在床边守护着她。

第一次看到你脱去眼镜的脸,果然惊艳了一下,不过,如果戴在眼镜却又比较有个性。

雷森又注意到了颖萱的手:还戴着手套——都已经是夏天了。

看来,这个女孩真的是有很多秘密啊……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雷森觉得自己只陪了颖萱没多久的时间,便接到了电话。

"时间差不多了!”

床上的颖萱没有醒来,雷森便俯下身,在颖萱耳边低声道:"医药费我已经帮你付了,你先在这里休息吧,我很快会来接你的……”

 

我很快会来接你的——朦胧中好像听到了这样的话……

 

 

距离医院不远处的一条人行道上,有着白色长发的女孩拉紧了自己的手套。

这时,雷森开着黑色的跑车经过了这个路段。

女孩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了,视线转向那个跑车——

"那个……在那里呢……”

女孩想跟上去,她身边却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拦住了她,"主人,现在天还没黑呢!”男子提醒道,"而且,我们还有任务要做。”

午后晴朗的天气使我们有幸看清了那位男子的相貌,那是一张令人印象深刻的脸,除了硬朗的外表,那男子还有着金色和蓝宝石色的双色的瞳……

"知道了。”

……

 

 

雷森要赶去参加的,是他们公司最近一起项目的新闻发布会,若不是他作为主要担当,必须出席,也许他会考虑陪在那个不可思议的女孩身边直到她醒来……

 

 

雷森在记者会的最后发言——

"……在这里,我想对大家说的是,所有世界最顶尖最一流的学校,请你们放心地把这个项目交给我们,我们,将会是您最好的托付!”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发布会之后还有个小型的酒会。

 

雷森虽然年轻有为,但因为平时都忙于工作,目前仍没有认真交往过的对象,每次这样的场合,雷森都会吩咐自己的下属给他准备临时人员,不过今天原订的女伴却因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这使雷森多少有些尴尬。

可惜公主还在床上睡觉……

算了,没有女伴,就当是猎艳的机会吧……

音乐响起,众人都开始邀请各自的舞伴共舞。

雷森虽然落单,却使他想起医院里的那个女孩——她一定没穿过正式的晚礼服……

这时,小型舞台揭开了水帘,旋转的圆形层显出了那个空灵嗓音的持有者——

 

每当我唱这首歌

却好像听见

你的声音

每次我倾述心声

只有你在回应

我看见你在镜中对我笑了

真的吗,或只是我的幻觉

……

 

那是怎样的歌唱妖精,只有单调的蓝色和白色却又是如此和谐,宛若冰山般凛冽而清澈透亮,满溢着唯美的幻境……

 

雷森看得入了神。酒会临近结束时,连忙叫人去打听今晚那位歌者的来历。

"不好意思,雷先生,那位歌手已经离开了。”

"这样啊。”雷森有些遗憾地看了看表,自言自语道,"差不多该去医院接那个女孩了。”

雷森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现在美女当前却会想起要去医院接那个女孩——这大概就是她的与众不同之处吧:总是想要别人忽略她的存在却总是使人无法忽略……

 

雷森离开发布会场。在建筑物外面的台阶上,他身后的石柱后面,有两个人走了出来:是那个白发的女孩和那个高大的男子,而那个女孩,正是今天酒会上的那个歌手。

"那个人要回医院呢!”

"看来我们也得行动了,主人。”

"那个东西……”

"以后随时也有机会拿回来吧……”

"是呢!”

两人忽然一跃而起,之后便神奇地消失在夜空中……

 

 

雷森到达医院的时候,却被告知颖萱已经自行离开了,雷森看了看颖萱曾经躺过的那个病床——

真是个粗心的家伙……

 

车上,雷森的侧座放了一只书包,他手中拿了一张别人的身份证,由于身份证上的照片不允许戴眼镜,上面的那个女孩的头像反而蛮好看的,雷森记下了身份证上女孩的地址。

 

 

颖萱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家里的床上,哈士奇帕正静静地躺在床边——及时睡着了也守护着主人呢……

颖萱只记得自己差点被昨天的那个男子撞到了,之后……头好痛……

这时门铃忽然响了。

哈士奇帕的耳朵也在瞬间立了起来。

那是太久没响起的铃声,颖萱因此吓了一跳:居然有人会来我家——是推销员或者按错门铃了吧。

颖萱去开门,哈士奇帕也迅速跟了过去……

 

门打开的时候,雷森先看见的是从门后跑出来的一只大型犬科动物,心里紧了一下:看不出来这女孩还养了这么个大狗——不过雷森当然没有把这些表现出来,他的脸还是冷酷的样子。

大狗冲着雷森叫了两声。

"哈士奇帕,没关系的。”在大狗的后面,那个女孩终于出现了。

颖萱看着门外站着的那个人,那个高大的,有着深褐色头发的男人,却是雷森。

哈士奇帕仍然警惕地盯着雷森,雷森也用自己冷峻的眼神极具威胁性地看了哈士奇帕一眼,而后才将视线转向颖萱。

"你……”

颖萱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雷森便拎了一个包在颖萱的面前晃了晃——

"哪有学生会忘记带回自己书包的啊!不要告诉我你离开医院后是走路回来的……”

医院……我去了医院吗……

"你……”

"想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的住处吗?”颖萱的话再次被雷森打断,只见雷森的另一只手拿出了一张身份证,"我看了这个,上面有你的住址。”

"……是啊……”颖萱接过书包和身份证,之后,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好像还不是很清醒嘛……

见颖萱这个样子,雷森也没有再打扰的意思,而且那狗还一直警戒地看着自己,他当然不会不识时务地说出"不请我进去坐坐吗"这样的话。

"那么,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晚安!”

雷森说完,便转身要走,却在这时——

"谢谢。”

颖萱自己也在无意识中,却这样脱口而出了。

雷森脚下的步伐停住了,却没有回头,"不谢。”他就这样结束了谈话,离开了颖萱的家。

其实刚才,很想看颖萱道谢时的表情。

 

颖萱关了门,回到自己的卧房。

今天下午的事,我又不记得了呢……

颖萱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她看到床边的小柜上,放有一些药,像是治感冒发烧之类的药。

药,医院,我真的去过呢……

既然,不会死;为什么,还要生病……

 

Poursnow POURSNOW 667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