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8th - First Dance
2011-01-20

不能永恒的事物,是无法永远守护它的;你的亲人,朋友,以及所有对你而言重要的存在,终有一天会从你身边消失;如果你无法将他们从记忆中抹去,那么你便只能永远地思恋他们,直到记忆荒芜……

不要接触太多的人,不要投入太多的感情,不要积累太多的记忆;否则,你会无法承受……

 

 

也许是工作太累的缘故,雷森不知何时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居然发现床上空无一人——不会吧!又一次逃离医院,这次又不是感冒,颖萱居然这么不爱惜自己吗!

慌忙中奔出病房的雷森,却无意中在经过有落地窗的部分走廊的时候,看到了站在窗外半露天阳台上的颖萱。

——原来跑来这儿了。

颖萱静静地站在那儿,双手用肘部倚在胸墙上,眺望着远方朦胧的夜色——听到警铃的时候,忽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感觉,而且,比这还强烈很多……

颖萱觉得自己在当时好像想起了什么,但现在却又记不得了……

后面的雷森则凝视颖萱的背影,就像精致而极易破碎的水晶妖精一般,他缓慢而无声地向她走近。

"在看什么?”他的语音很轻,确定不会给她带来太大的惊扰。

"那边……”颖萱已能分辨得出雷森的声音,她没有移动自己的视线去看身边的男人,而是伸出手指指向了远方。

颖萱所指的方向,闪耀着炫目而梦幻的流光溢彩,那里是游乐场的所在。

"你喜欢游乐场?”

"小时候,爸爸妈妈带我去过那里……”

——不开心的话,也许在那里能找到快乐的答案……

"他们很爱你吧,你的父母……”

颖萱浅浅地笑着,"其实,不知道啊,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只是,因为,他们是我的父母,无论我犯了什么错,无论我对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都能够原谅我,这算作‘爱’吗?也许,再也没有人会像这样爱我了……”

没有人了吗……上次去公墓,她只提到了她的母亲,难道,她的父亲也……雷森回想起来,与颖萱认识以来的确都没有见过她的家人,上次去她家时也只看见了一只狗而已——明明那是已经是晚上了……

原来如此,那是拥有颖萱和她父母回忆的地方。

"那里不久也要拆掉吧,我有听说,那里好像要建商务中心什么的……”颖萱说这话的语气很平静,却隐约夹着淡淡的忧伤……

是的,虽然看起来还是轰华绚烂的游乐场,却已少有人光顾,现在的小孩已不再像他们的上一代那样有着很长的"纯真年代”;与其每天花费大量的成本维持着这繁华的假象,开发商还是决定将这块地投向更具现实利益的新型商用购物广场——虽然这个项目不是由雷森所在的公司在运作,但雷森却也对此工程甚有研究……

"嗯。”雷森诚实地对颖萱作了肯定的回答。

没有什么反应,像是早已预知了答案,颖萱只是回到了沉静的状态,看着那片闪烁的霓虹,那个星空下的光轮——童话里承载幸福的摩天轮……

即使能够永恒又怎样,太多的东西,我都无法守护他们……

消逝的力量……

"虽然可能再也看不到,听不到,触及不到,但是很多东西,其实都还在……”

"!”雷森突然说了这样的话,使颖萱侧过头,怔怔地看着雷森。

"其实他们都在这里。”雷森手指的地方,是颖萱心的位置。

"我一直以为,记忆,会比在现实中留存下来的更重要;颖萱的爸爸、妈妈,还有那个游乐场,都已被你铭记在这里了,而这里,才是真正可以永恒的地方……”

我的心,是真正永恒的地方……

"是……这样吗……”

当然,我也希望有一天能住进你这里,而后,我便永远不会消失……

曾经总是想保有的许多东西,而此时,眼前的这个男人,却说只要被铭记,便可以永恒,而且他也这样希望自己被铭记……不知为何,也许颖萱自己也尚未察觉:在她躯壳深处沉睡的某个东西,却已被雷森唤醒了……

"我们,来一次正式的约会吧……”

"?”颖萱不可思议地看着雷森,却没有马上说拒绝的话。

"说起来,从我们相遇到现在,我们每次见面的地方,还真称不上浪漫呢——墓地,医院,便利店……嗯,虽然知道现在突然说这件事可能有点儿奇怪,不过,明晚的舞会结束,后天正好是周休日,而且,我也很喜欢那个游乐场,我小时候也常去那里呢,再过不久便不复存在的地方,想在拆掉之前去一次……”

"……雷森的话,随时都可以去吧……”

"那是,不一样的……”

"……”颖萱不解地看着雷森。

"有些东西,需要两个人一起去寻找,只有一个人,是无法找到的……所以,我们约会吧?”

雷森向颖萱伸出手,而颖萱,也在不经意间握住了那只手……

约会,又会成为怎样的记忆呢……

颖萱,希望你和我一起的每一刻,都能被铭记在你的心里——这便是我最真的渴望……

 

约定了游乐场的事后,雷森便要送颖萱回病房。

"那么,现在可以回房了吗,公主殿下?为了明天和后天的约会,你可千万不能再感冒了……”

"明天……可以去吗……”颖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颈部的纱布。

雷森这才想起颖萱的伤,可能不能参加明晚的晚会了,"……至少不能因此影响康复……”

"可是,跟伊凡约定好了的……”

这个……雷森还在想怎样回应颖萱。

"不过……”颖萱却马上自己想通了,"这个样子便没办法了吧……”

……

雷森和颖萱回到病房,扶着颖萱上了床。

"你要留在这里吗?”

"当然,不是说好了要作你的护花使者吗!而且我没问题的,我可以睡沙发……”

"可是……”颖萱这时却露出困扰的表情。

雷森猛地意识到,自己现在和颖萱两人,真的算是传说中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过这样也不错……

"我在这里你会睡不着吗……放心,我再怎么禽兽也不会对病人怎样的,我以我的人格保证……”

——在颖萱漠视的眼神中毫无说服力……

"我平时睡觉都是有哈士奇帕陪我……”

哈士奇帕?奇怪的名字……

"那人是谁!”雷森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认定哈士奇帕是个男人。

"我的狗,你见过的……”颖萱不知雷森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反被吓了一跳。

"哦。”雷森的脸瞬间回复常态,"可是医院不允许带狗近来……”

"知道了……”刚才被雷森吓了一下,现在颖萱倒是很乖地躺倒在床上,"那我睡了……”

"嗯。”雷森为颖萱关了灯,自己还是静静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不睡吗?”

"还不是很困,而且刚才打了个盹。”

"你总是很晚才睡吗?”

"嗯,因为有工作。”

"是吗……”颖萱闭上了眼睛,"我没有事的话,都会睡觉……”

"你很喜欢睡觉?”

"嗯,因为,睡着了,就可以去另一个世界……”

雷森握着颖萱纤细的手,也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也许是真的累了,也许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她是不是太信任我了……说到底还是完全没把他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放在眼里……

不过,这个女孩似乎已经习惯了在自己身边熟睡……

习惯了也好……

反正,以后早晚要习惯的……

 

 

清晨时分,雷森睁开眼睛,自己正睡在房间的沙发上,还盖了一条毯子——是颖萱拿来的……

"颖萱!”雷森突然发现颖萱床上的人又不见了,猛地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却又在这时发现颖萱出现在门口。

"颖萱……”

颖萱的手正捂着自己的伤口——纱布已经被撕去了。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

颖萱遮着伤口的手缓缓地移开,露出的,却是无暇的雪颈。

"哎,已经好了吗,你颈部的伤口!”雷森猛地反应过来:不对,怎么可能有人的伤口复原得这么快,颖萱到底……

"现在,还想作我的护花使者吗……”颖萱的语调依然平静,却似乎有些阻塞的气息。

雷森怔住了,头脑陷于混乱之中。

"最终,我们还是不一样……”颖萱的最后一句话,已经可以听出她的哽咽。

她转身逃走了,像是要逃离这个世界一般;而雷森却呆立在原地:为什么,我喜欢的人……

一路奔跑过走廊,颖萱抑制不住眼中涌出的泪水,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不过,这样的我,却是和人类一样愚蠢呢,什么护花使者,什么约会,居然会想要相信;明明是不一样的,却想要变得和他们一样:我是,无法被爱的……

谁也,不会爱上怪物……

谁也,不会想给怪物作护花使者……

颖萱,像是被放逐迷失的人一般奔跑着,却在这一刻,撞上了一个温暖厚实的胸怀——

"小飞,不是怪物;小飞,是魔术师……”

颖萱抬起头,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异常魁梧的男子,他的头发居然是蓝色的,而他的双瞳,更是不可思议的金色和蓝宝石色。

"觉醒吧。”男子宽大的黑色风衣包裹了颖萱,也阻隔了外人的视线。

颖萱只觉得一阵眩晕,在男子黑色风衣所制造的空间中,她的身体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还好有索拉在,否则,可能就赶不上今天的任务了!”白发的少女欢快地轻点着自己的步调,仿佛飞扬的乐律一般,而她身边双色瞳孔的男子,只是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对了,今天晚上好像还要参加舞会呢!”少女忽然捶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还要去吗?”

"当然,颖萱和伊凡说好了的。”

"……”

……

 

 

此时,化装舞会的现场。眼看舞会就要开始了,却还是不见雷森和颖萱出现,这使得伊凡焦急万分。

"喔,之后把这个拿到那边去放好,差不多就这样了……哎,小心!”还在忙着当"监工”的雷辰却在这时注意到了伊凡头顶上方,一个未完全固定的舞台灯坠落下来,而因焦急等待雷森和颖萱而心不在焉的伊凡却还搞不清状况,幸好运动万能的雷辰及时赶上接住了舞台灯——

在场众人都为雷辰的神勇表现鼓掌。

雷辰将舞台灯交给另一个同学——和雷辰同是校游泳队的罗斯,"拿去再安上,这次可要固定好哦!”

"遵命!”

雷辰转而对伊凡说道:"你怎么了啊!说是来帮忙你反而给我添麻烦!”

"是那个自己掉下来的……”

这时雷辰也看出了伊凡是在担心自己的老哥和颖萱,"没关系的。”雷辰安慰道,"也许路上堵车耽误了吧……”

其实雷森昨天就没回家,不,确切地说,是昨天见到雷森,听他说来学校找颖萱,之后就再没见过他人,颖萱昨天下午的课也翘掉了(老师直到下课仍未发现她的缺席),今天雷辰一早便来学校忙舞会的最后阶段的工作,所以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一天一夜,两人应该是在一起吧,不会是……雷辰想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

"怎么了?”见雷辰的表情有些奇怪,伊凡反问道。

"啊,不不,没什么!不过……”雷辰也不想隐瞒伊凡,"其实我哥昨晚没回家……”

哎——伊凡的脑海中开始幻想,旅馆,房间,翻云覆雨;之后早晨起来,雷森对还躺在床上没穿衣服的颖萱说了一句"以后我们便没有关系了”——这是电视上常出现的始乱终弃的桥段……

见伊凡的神情不对,雷辰立即想转移话题,"他们一定会来的,倒是你,别老是担心他们,有好好准备作我的舞伴吗?我给你的那套礼服还没试过吧?”

"可是……”伊凡还是放不下颖萱的事,而且越想越不对,难道……"雷森不会是把颖萱抛下了吧!”

"哎!”伊凡突然的推断使得雷辰也是一怔——老哥……虽然以前的确是有点儿花,这么短时间Say Bye的记录倒也不是没有(因为雷森每次应酬都会找属下预定女伴,不知情的雷辰便如此猜测)……不过,他昨天还特地来学校找颖萱的,可是……也有可能……难道……不会吧……

见雷辰怔住,伊凡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结论,"太过分了,兄弟俩也是一样的……”

——为什么我也受到牵连……

"不要胡乱猜测!镇定啊!”雷辰猛地按住伊凡的肩膀吼道。

——"王子”再次引来全场的关注。

这招很有效——伊凡立刻安静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也许,颖萱真的不想来呢……”

"可是……就算是不来,颖萱也会跟我事先说的……和我的约定,颖萱从来不会违背……”

雷辰没想到伊凡会对雷森和颖萱两人这么在意,——特别是颖萱,女孩之间的友谊吗,——伊凡和颖萱看起来明明不是很要好的,不过,话说颖萱和任何人也不要好……即使如此,雷辰却也不想因为别人的事而破坏自己和伊凡刚刚开始的关系,"总之你先去给我换礼服!现在!马上!”

——兄弟俩都是一样的霸道……

 

直到舞会开始,颖萱和雷森还是没有出现。

伊凡已经换上了雷辰为她买的礼服,也化了淡妆,清丽的面容,亲和的笑容,却掩饰不了那份失望,还有,一丝淡淡的失落感。

"伊凡,还好吧?”雷辰希望不要因为颖萱和自己老哥的事而影响伊凡的情绪,不过,好像是不太可能了。

"没关系的。其实我早就知道,是我自己,当时没有考虑到颖萱的心情;颖萱她,不喜欢这样的场面……”虽然这么说,但伊凡的心里还是……

"对不起,我迟到了……”

就在此刻,在所有人都瞩目的地方,出现了有着梦幻般唯美的安琪儿,以及她那银铃般的嗓音——

"好美的女孩!”

"那人谁啊?”

——众人小声议论。

只见那少女轻点步调,每一下就仿佛空灵乐章的一个音符,令人心驰神往。她向伊凡这边走来,众人的视角也跟着转角,直到她走到伊凡面前——

"你是——”

"是——我——呢!”天使甜甜地笑着,仿佛在实现着一个承诺,达成着一个愿望……

……

就在众人都沉浸在舞会的欢乐气氛中的时候,雷森却将自己独自一人锁在房中,痛苦地煎熬着……

"我可能,不是‘人类’”——雷森耳边又响起颖萱的话。

怎么会,这不是真的……

正在这时——

"雷森,我可以进去吗?”

——是奶奶。

"奶奶,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

"唔,可是奶奶现在很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噢……”

"……”无奈之下雷森只好为奶奶开了门。

"怎么了啊?昨天一晚上都没回来,今天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里……”

"奶奶,我……”雷森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呃,奶奶也不是非要你讲出理由不可啦……我只是想说,你昨天一夜没回来,是不是……唉,人生总有这么第一次嘛,也不是说不可以觉得困惑啦,不过,你又不是人家女孩子……”

"奶奶——”根本不是这么回事——雷森汗。

"哎,我说错什么了吗……那难道是——两个人吵架了……”

其实也算不上,只是……

"森啊,一直以来,奶奶对你都是很放心的,”雷森的奶奶突然变得语重心长,"因为你总是清楚自己的感觉,总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总是懂得自己应该怎么做;虽然如此,却不是说你就完全没有迷惑的时候,但是奶奶相信你,只要给你时间,你还是能自己想明白,自己做决定的……其实,很多东西呢,偶尔都会被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干扰,两个人相处呢,一些小争执也是不可避免的,可是,我希望你一定要清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不要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事而忘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

最重要的东西……

希望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能被你铭记在心里——这是自己最真的渴望……

而颖萱呢——

雷森忽然想起了颖萱的话,"无论我犯了什么错,无论我对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都能够原谅我;也许,再也没有人会像这样爱我了”……

渴望被颖萱铭记,而自己,却不能向颖萱所渴望的那样去爱她吗……

我真是失格!

"对不起,奶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雷森忽然起身离开。

"哎,你忽然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啊?”

"舞会!”——没错,雷森首先想到的便是舞会,这个自己给雷辰和伊凡的允诺,也是给颖萱的第一个承诺却没有去兑现,自己真是太逊了,现在赶去希望还来得及……

 

 

雷森的确及时赶到了,可是——

"颖萱刚才来过了,不过她说有事已经提早离开了……”伊凡和雷辰在会场外面教育着雷森,"而且她没有舞伴,一个人待在这里……”

——其实刚才那个白发的女孩在的时候,没少男生邀请她跳舞——虽然他们都不知道她是谁……

"真怀疑某人的眼光,明明是角色美女却……”

"我……”雷森想不到自己也有语塞的时候。

"老实说,”眼看一旁的雷辰似乎终于要说句公道话了,"这次真的是老哥你不对啦!”

雷辰你这个叛徒!

"就算再怎么花,你也不能……在今天爽约啊!”

我哪里花了……

"而且,你的那个吊坠,也是颖萱找回来的……”

吊坠?!曾有人说过,那个是能够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的不可思议的东西,原来……这么说……

见雷森怔怔发呆,伊凡似乎又猛地想起了什么——

"雷森,你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嗯!”伊凡的话引起了雷森的关注。

"比如说,颖萱的头发,她的手指,她受伤后……哎,我是不是说太多了,也许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一旁的雷辰原来莫名其妙。

雷森却完全会意了——正好说了我现在为止的发现:染发,没有指甲的手,还有伤口的回复……

"原来,伊凡你知道……”

"原来你真的发现了!”伊凡先是一惊,"怪不得……”却又马上回复冷静,"嗯,我从小便就颖萱认识,这些都是我无意中察觉的,不过,请不要告诉颖萱我知道这些,她对这个很在意的,而且……”伊凡不经意的笑了笑,"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啊,虽然有些奇怪,却完全不是什么可怕,或是无法接受的事。只是,颖萱自己好像不这么认为,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不会被接受的……对我也很疏远……但是,也因此,她总是孤身一人……”

最终,我们还是不一样……

那时,颖萱的那个眼神——雷森恐怕永远也不会忘记。

一旁的雷辰还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而雷森的体内,似乎又觉醒了什么,"我明白了——”

"哎,你……”

"我要去找颖萱。现在!马上!”

雷森飞奔着离开……

兄弟俩真的蛮像的,比如说话方式——伊凡。

 

 

黑色的跑车在夜色中疾驰,雷森坐在驾驶座,他恨不得现在马上飞到颖萱身边,不过他却先去了医院——颖萱又一次把东西落在那里了……

 

 

在去颖萱住处的途中,雷森看到路边好像有人在喂流浪猫。

是那个酒会上白发的女孩……不对,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颖萱——雷森踩着油门的脚没有放松。

他下意思看了一眼刚从医院拿回的她的东西——

颖萱的手,看起来很脆弱,令人想要保护她;但她那愈合伤势的能力,却又使人明白,其实她也可以坚强的,坚强到,一直独自一人地活着;还有,她的头发,原本,会是什么颜色呢……

 

Poursnow POURSNOW 663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