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th - First Dance
2011-02-07

颖萱的话,可能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却很难真的爱上一个人,也许,可能这一生也不会爱上某个人也说不定,不过这样也没关系,结婚的对象,找自己最喜欢的就可以啦,而且那个人一定要很爱你,而且一直都会很爱你;在那个人出现以前,就由老爸老妈陪伴在你身边吧——这样颖萱就不会寂寞了……

依稀记得妈妈对我说这话时脸上的笑容,还有这个未能履行的承诺——"永远不会使我寂寞”……其实那时的我却在想:如果有一天,颖萱不在的话,爸爸妈妈,也请你们快乐地活着啊……

 

 

黑暗中,那白色飘逸的精灵从空中降下,着陆时,脚尖所触的地方泛起环形涟漪,向周围散去,那是宛如镜面一般的被浅水平平覆盖着的地面,轻盈的水滴从地面升起,相互簇拥,闪现出点点蓝色星光,既而,泛起的水逐渐变幻成血红色的水烟,镜面般的水面在刹那间破碎,飞溅起纯净稀薄的透明碎片,碎片又拼凑成蝴蝶折裂的羽翼,纷飞散去……

 

雷森猛然睁开眼镜——

是梦!

梦里出现的那个白色幻影,是颖萱吗……

雷森看了一下自己的表——现在正是早晨6点。

刚才那个梦——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昨天的这个时候,他正在颖萱家门口等待颖萱,虽然也做了奇怪的梦,却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心神不宁……

雷森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洗漱更衣。

楼下的佣人也已经起来了,见大少爷这么早下楼便说马上到厨房要给大少爷做早餐,不过雷森却说有急事现在便要出去。

 

实际上,雷森的公司今天确实有重要的会议要开,但雷森还是把车开往了她家的方向。

雷森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以前一直是以公事为重的男人,即使对养父母,对自己的弟弟,有时也显得不近人情,不过这次却——

"爱情真是件麻烦事!”

雷森用力击打了一下方向盘,却还是没有转向。

他似乎觉得,如果现在不第一时间去见颖萱,好像就会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甚至一生都会失去……只是在上班前去见颖萱一面,时间上面应该没问题,还能赶上公司的会议吧——雷森这样想着,加足了油门。黑色的跑车飞驰在道路上。

 

雷森稳稳地飞着车,他摇下驾座边的车窗,虽然已是初夏,扑面而来的晨风还是有些清冷,雷森回忆着昨天……

 

 

昨天,见到颖萱的时候,颖萱给他买了早点。

颖萱自己没有吃早点,她只说这便是习惯,所以,早点是特地为他买的——为了还那次午餐的免费便当。

第一次进到颖萱家里,那里简陋得会令人产生这里住的人也许马上就要搬走的错觉,就连正经的写字台——这个学生必要设施也没有。

"那是不需要的,因为作业都能在学校做完。”

——雷森猜想颖萱在读书方面一定比当年的自己还厉害!

虽然简陋,却不凌乱;也许也正是因为东西少,一切都显得中规中矩。

 

 

之后两人去了游乐场——那是他们之间约定好了的,也即是期待已久的真正的约会……

不过毕竟算是刚刚开始交往的男女朋友,两人的步调很不一致,之后一直以来都很强势的雷森决定两人要牵手——

"想去那里便和我说!”

老实说,当时颖萱觉得这个样子有点麻烦,不过她却没有拒绝雷森。

——不过,与其说是牵手,不如说是雷森抓着,或是拉着颖萱……

对于雷森这边,这次约会也完全没有他想象中的浪漫场面——因为是和颖萱这样的女孩约会……

 

颖萱似乎喜欢吃冰激凌,两人找到流动冰激凌车,不过颖萱只买了一个甜筒。

只有一个呢……那我们就间接接吻吧……

后面跟上来的雷森俯下身,将颖萱只舔了一小口的甜筒一口就咬掉了威化筒上面的部分。

"男生也喜欢这个吗?”颖萱当即把手中的甜筒交给雷森,自己又买了一个,而且很快付了钱。

"喂,结账可是男士的专利!”雷森抗议道。

"可是,我还欠你吧……”

——她居然还记得这个。

接着,雷森又一口将颖萱给的剩下的半截甜筒塞入口中,又走到冰点车柜台前,"老板,有没有给情侣一起吃的那种产品?”

——"产品”是他常用的商业用语。

之后,他买到了一个由黑白两根雪糕融合在一起,而且有两根棍的雪糕。

这个……

"这个我吃过的,”一旁的颖萱这样说道,"吃起来不是很方便。”

好像是这样……

 

 

这之后,两人和来这里的其他情侣一样,两人也玩了游乐场内的几个招牌设施,虽然谈不上浪漫,但雷森却又有了新的发现,和颖萱在一起,会有许多与众不同的经历——因为颖萱是与众不同的……

她对鬼屋里的"游魂幽灵”很淡漠,却会怕"蝙蝠”和"蜘蛛”;而她在镜屋里会对着一面镜子凝视很久,而后,很理智地找到出路;在"激流勇进”的时候,她不会像其他女孩那样做作地装出对水的惧怕,飞溅的水花散落在她额前的留海,还有她宁静的面容,那水珠的亲近使她展露的浅浅的微笑,却是她最真实的美丽;在坐云霄飞车的时候,颖萱的脸上更是淡漠的冷静,但她握着雷森的手,却可以使雷森感到她内心的悸动——雷森更加结实地握住了这只手。

"你刚才不害怕吗?”

颖萱侧过头看着雷森,她摇摇头,"不是害怕,只是有点紧张而已。”

面对颖萱的回答,雷森笑了。

颖萱不善于表达感情,但此时,雷森却可以感受到她心灵的每一丝触动……

至少,她已经愿意将她的手,交给我了……

这一天,两人来得很巧,正赶上流动的马戏团到这里巡演——也许,这也是这个游乐场最后一次的马戏表演了。

雷森去买了汽水和大桶爆米花,颖萱说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个了。

"你平时不去看电影?”

"去电影院?”——颖萱觉得和别人一起看电影什么的是件奇怪的事情……

"为什么只买了一桶爆米花?”

"因为……”

两人同时伸向爆米花的手触到了一起,雷森很强势地抓住颖萱的手,将颖萱手中抓的爆米花送到自己口中——

"这样可以浪漫一点……”

"哎……”颖萱缩回自己的手,她看着自己的手,手套上略微沾湿的一角:这个就是浪漫吗……完全不知道。只觉得有点奇怪,有点不卫生……

马戏表演的最后,是魔术师花与飞鸟的演绎。精彩的演出将全场的气氛推向了最高点。

表演结束,观众们都纷纷站起来鼓掌。

"是魔术师呢……”

——雷森在热烈的掌声中隐约听到身边的颖萱在自言自语。

"纵使有无尽的华彩,一旦幕布落下,表演便要结束,一切的魔法都会消失……”

"你说什么?”

"……突然就想到了——以前好像听人说过这样的话……”

——一瞬间,颖萱的眼中,却是淡淡的忧伤……

 

游乐场内,还有一个植物园。

原本雷森对花草什么的完全没有爱的,却在颖萱的要求下去了一次。

南方的初夏已有百花绽放,亦是蝴蝶纷飞的季节。

颖萱似乎非常喜欢这种脆弱而短暂的小生命,与其说来这里赏花,倒不如说是到这里看蝴蝶来了。

"据说,蝴蝶中,雄蝶会比雌蝶更艳丽呢。”

"噢?为什么?”

"为了被吃掉,代替雌蝶被那些鸟儿吃掉。”颖萱的脸上很平静,雷森却能感觉到她内心深处的起伏。

"是为了,守护她吗?”

颖萱眼中掠过一丝惊异,老师以前只说过是为了雌蝶能够顺利地产卵什么的,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这样的答案。

"不过……”却听雷森继续说道,"我不会那么脆弱的……”

"?!”

雷森紧紧握着颖萱的手,"相信我,我会永远守护你的……”

"……其实……蝴蝶不是那么脆弱的……”

"?”

"一直相信,蝴蝶的翅膀,可以穿越时空……”

——偶尔,颖萱也会说出奇怪的话,之后她自己也会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过雷森总也不会深究,因为,他觉得以后会有更长的时间,和颖萱一起去了解……

 

终于,夜幕降临了,游乐场摩天轮的灯点亮了夜空。

从远处看就非常的梦幻。

"妈妈说,这是幸福的摩天轮……”

"那么我们就去坐!”

"!”

"如果是‘幸福’的摩天轮的话,那我们俩一起去坐怎么样?”

——我想,永远和你幸福的在一起……

是最后的节目了——幸福的摩天轮。

 

早已有人在此站队。

等待的时候,他的手仍握着她的手。

终于轮到他们了。

他牵着她的手登上了那小巧精致的空中楼阁,之后自己也弓着身子"钻”进里面。

——等你长大了,和爱着你及你所爱的那个人一起来坐吧……

他又感应到她内心的波动,却不知其中的深意。

会是他吗……这个世界上,真的还会有人,会再爱我吗……

没有人,能够永远在一起……

 

他坐在她身边,两人靠得很近,楼阁升上空中,摆脱了人群的喧嚣,真正变成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不知为何,雷森不想说话,像是害怕打破什么似的,他只是静静握着颖萱的手。

颖萱望向窗外,不是在俯视地面,而是在仰望更高的地方——

在看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的身边,有他低沉而平静的呼吸……

他的身边,有她淡淡的气息:清冷却令人陶醉……

 

"呐,雷森……谢谢你……”

此时,身边的雷森将身体贴了上来,他的上臂倚着颖萱的肩,而后,颖萱便觉得雷森的身体压了过来……

 

雷森睡着了,在他和颖萱一起乘坐"幸福的摩天轮”的时候,似乎被那一刻的幸福所沉醉一般,他睡着了。

颖萱不想惊扰他,就凭雷森这么靠着,舒服地枕着她的身体……

今天一大早自己出家门的时候看到了雷森,难道他在外面等了一夜吗;之后,又为了履行承诺陪自己玩了一天,他一定很累了……

 

 

雷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坐在自己的车上了——颖萱陪伴在自己身边。

"我睡着了吗?为什么不叫醒我?”

"你希望被叫醒吗?”

那倒不是——实际上刚才那一觉睡得还真舒服……

"你是,怎么……”雷森指了指颖萱,又指了指自己。

"因为摩天轮结束了,游乐场那里的工作人员帮我把你扶到车上的。”

"是这样。”

想想也是,自己毕竟有两米一的身高,颖萱怎么可能有力气……不知为何雷森却又有点儿失望。

雷森看了一下表,现在是午夜了——原来自己睡了这么久,而颖萱……

如果刚认识颖萱,她虽然也许也不会叫醒自己,但是一定会坐公车走掉吧……

"你一直在这里陪我?”

"是的。”

"不先回家吗?”

"……对不起,以前我不该不告而别……”

颖萱说的是在医院的时候,每次自己醒来,都会看到睡着的雷森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所以这次……

"以前,生病了,或是感到寂寞了,都希望自己醒来,睁开眼镜的那一瞬间,能看到自己想见的人守在自己身边,那样自己便会很安心;所以爸爸妈妈离开以后,我便想,要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了;可是,最近醒来的时候,却常常看到你在我身边……虽然不知道雷森希望自己醒来时想要看到的人,不过,我却想,等你醒来……”

精灵的嗓音还在继续,雷森却在这时忽然将身体靠过去,他的脸贴近颖萱,在还有三公分的时候又停住了。

他看着她,她也不再说话,看着他。

短暂而漫长的静止动作之后,他继续贴近那最后的领域——雷森吻了颖萱,热情而强烈,用他那宽容而有力的唇;她接受了他的吻,她的唇是那样的柔软,却又是异于常人的冰凉。他本不想第一次kiss就是深吻,但他却又克制不住,一时无法停止,仿佛忘却了时间的流逝——他突然想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去包容她内心散落的碎片——那长久以来无法愈合的忧伤……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的唇离开了。

雷森坐回座位……

"刚才……你……不拒绝……”

"拒绝比较好吗?”

那倒不是……

"不过你为什么睁着眼睛?”

"需要闭上吗?”

那倒不是——不过你睁着眼睛反而令我有点儿紧张……

"……我送你回家吧……”

"嗯。”

……

 

 

美好的回忆结束了,此时,雷森的车也已经到了颖萱家门口,雷森按了几次门铃,也没有人回应,就连那只叫哈士奇帕的狗,也没有听见它的叫声……

这么早就出去了?晨练吗——不像颖萱的风格……

雷森开着车在附近兜了几圈回到原位,又按了几次颖萱家的门铃,还是没有人。

雷森看了看表,已经快到开会的时间了,如果现在不赶去的话……

算了……也许只是我的错觉吧,太过杞人忧天了……

 

 

除了死,我什么都怕……

害怕与人接触,害怕爱上他们,害怕受到伤害……

只有死,才是最真的渴望……

 

颖萱醒来的时候,自己又一次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只记得昨天雷森送自己回家,他的车刚离开不久之后,自己看见了那只一直被自己喂养的流浪猫穿过家门前的那条小道,却在这时,远处投射来了车灯的亮光,而后……

 

为什么那只小猫会跑到那儿……

为什么那么晚了那里还会有车经过……

 

总是看着自己所爱的东西消失,很痛苦吧?

真希望也能够有一天,消失的是自己……

这样,就不会再痛了吧……

 

在洗手间水池旁,颖萱从镜中看到了那个有着雪白色长发的少女。

——她,真的便是自己吗?

"没错,我就是你;而你,也就是我哦!”

"……”

"颖萱,那个男人,至少在现在看来,好像真的爱上你了哦!而你,也好像有点儿喜欢上人家了吧……

绝对不可以哦!

因为害怕失去爱自己的人,所以不要被任何人爱上自己……

因为害怕别人厌倦对自己的爱而离开自己,所以不要爱上任何人……

我们,是无法为人所爱或是爱上别人的……

这样,才可以不受伤害……”

——相信我,我会永远守护你的……

人类的生命是有限的;

人类是容易厌倦的动物;

人类终究只是欲望的生灵……

"而且,这样下去,你也想没想过会伤害他吗……

和你一起的人,会很不幸……

你保护了伊凡,现在,需要你再保护另一个人了……

交给我吧,只有我能够做到。

只要给我十二小时的时间,醒来的时候,那个人便会完全忘记你的事了……

我们,一起结束这一切吧……

之后,又是新的开始……”

……

 

Poursnow POURSNOW 560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