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Day - Rainbow Dance
2012-01-20

时间延续着他的脚步,在不知是白天还是夜的地方,却失去了流逝的烙印,那宛若从深蓝之夜的平坦天际深渊流溢出的不可思议的弧光映射在颖萱和雷森的脸上,不禁使人以为在此刻仿佛抓住了不会消失的魔法一般……

极光,纵使只是一样的光弧,却能在每一次消失和再现中变换不同的轨迹……

 

身边雷森还在睡梦中,像是沉默了的雄狮一般,只是,即使睡着了,他却还握着颖萱的手,紧紧地不放松,用他最敏感的神经感受着颖萱的存在……

在上方夜空绚烂的极光一角,颖萱看到了那个人影,蓝色的瞳似乎已沉入夜色,而那只金色的瞳却永远如恒星般耀眼……

索拉,他只是静静地望着雷森和颖萱,却没有想要打扰的意思……

 

时常会想,索拉,对我而言,是怎样的存在;或者,对另一个我,是怎样的存在……

 

"这便是永恒的见证者。”

也许是感应到极光的缘故,不知何时,雷森却也睁开眼镜看着上空。

"你醒了吗?”此时颖萱的视线又匆匆向索拉所在的方位扫了一眼——索拉已经消失了。

"根本没有睡呢……”

颖萱怔了一下,"为什么?”

怎么可能睡得着,也许……"雷森顿了一下,”也许,一睡过去,醒来时,‘狡猾’的魔术师又不见了……"

——所以他才一直没睡,一直握着我的手……

"……可是,这里是在海上呢……”

雷森笑了笑,"也对!”忽然,雷森伸手搭上颖萱的肩,继而从她的颈部后面搂住她,"如果只有我可以依靠,你还会抗拒我吗……”

"……”

——其实,我从来没抗拒过你,雷森……

"干脆我们俩一直待在这个岛上度过余生怎样?”

"!”

颖萱的表情使雷森忽然又大笑起来,"开玩笑的,别那么紧张!”他抬起手看了看腕表,"快天亮了,那么,早安!”

天亮?"可是这里还是黑夜……”

"这个岛有一半在南极圈以内……”雷森一边向颖萱解释,一边坐起来休整了一下自己。

"对呢——所以能看到极光……如果没有雷森带我来这里,也许一生也不会看到……”

"喔……”雷森心生一念,"那么作为交换,你也要给我看见一样东西……”

"什么?”

"明天早晨醒来,第一眼便看到你的脸,能够和你说‘早安’,好像今天这样……”

"……”

好像还是很遥远的愿望……雷森点点头,"那这个以后再说,我们走吧!”

"哎!”颖萱又被雷森拉上了。

"去看下一个节目,”雷森回过头对颖萱笑了笑,"最后的节目了。”

"最后的节目……”

"对,之后我们便回去。你不是昨天便想回去了吗?还是说……”雷森又是坏笑的表情,"你忽然觉得还是和我一起老死在岛上比较好……”

"……唔,之后回去吧。”

"哈哈!”雷森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

 

这次两人走的是上坡,虽然是极夜,却因为白雪皑皑的山地反射极光的缘故,不需要打灯也看得见路。

雷森拉着颖萱的手,这样的上坡有些艰难。

"颖萱……”雷森没有回头,"老实说,刚才我闭目养神的时候,你是不是在看我……”

"哎?”

"我感觉你好像在看我……”

"在看的。”

——终于发现我的魅力了……

"颖萱,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真的是落难漂泊到这里,这个孤岛上……”

 "嗯?!”颖萱怔了一下。

"我是说,可能搭乘来这里的交通工具能源用完了,通讯设备又没有讯号……” 雷森心里暗自不爽:颖萱怎么好像很抗拒和我两人待在这里似的……一般女孩,如果是和另一个男生流落荒岛,那么,只要那个男人稍微表现一下,那个女孩不是便会觉得他很MAN和可靠吗?

雷森换了更低沉的嗓音,"虽然长得没雷辰那小子讨好,不过,还是我看起来比较男人味是不是……”

"雷森你长得比较粗犷,是很有男人味的。”

雷森怔住了。

"我一直都觉得雷森是很好的男人,不过……”颖萱淡淡一笑,"如果雷森喜欢的是正常的女孩便好了,而不是我……还有,即使真的一时回不去也没关系……”

"嗯!”雷森回过头。

"雷森,是被这个世界选中的人,如果你失踪了,会有很多人来找你,你公司里便有人知道你来这里不是吗?他们很快便能找到你的;而我……”

颖萱的眼中的蓝变得虚无缥缈,"我没有亲人,因为我什么也不是,即使现在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在意……”

即使死了也没人会在意……

说着自己死掉的话,她的眼中,只看见宁静的蓝色,那种告诉他人她自己也不在意的空灵眼神,但雷森却能看出那深深的沉淀的蓝色中,也许颖萱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早已凝结的忧伤,那种忧伤,仿佛能给任何心灵一次重击,令人想要拥抱这个归于虚无的女孩……

我,是不被世界所需要的……

"什么叫‘死了也没人在意’!”雷森忽然转过身,,"你是我选中的人!”

雷森严厉的目光使颖萱一时呆住了。

"你们女孩不是都相信命运吗?”雷森伸手捧起颖萱挂着的那个吊坠,"这便是命运!”

"这个……”

"这个,我从小戴着的吊坠,掉落之后,只有我注定要爱的女孩才会捡到,而你,却为我找回了它……”

"……”颖萱看着项坠,项坠正散发出秘色的光。

"即使你不记得了,这个是我在你那次离开我时送你的项链,你却一直戴在身上;这便是命运,它要我在遇见你,你可以不承认,但我还是想要相信这样的命运;所以,不要再说什么‘即使死了也没人会在意’的话了,对我而言,你便是整个世界……”

颖萱怔怔地看着情绪激动的雷森,却在这时——

花瓣,轻灵地,从雷森的面前飞落,从颖萱的眼中划落,从两人之间的空中飘摇落下,在这一刻,颖萱看见了雷森的身后——

漫天纷飞的如六角的结晶般的淡蓝色花瓣,在极地的寒冰中,雪色的五瓣花在风中散落……

颖萱,即使你不拥抱我,我也会拥抱你的……

 

"已经到了呢……”他们已经到了坡顶的平地,雷森拉着颖萱的手继续前行,四周的冰缘峭壁,开满了不可思议的雪百合。

"记得你问过我为什么要把游乐场搬到这个纬度的岛——完全不可能会有人来这里旅游,不过,这里却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花房……”

雷森说到这儿的时候,两人面前出现了一座水晶般的宫殿,雷森带颖萱走进去,与外面的风雪天相比,这里是温暖的宫殿,却依旧弥散着清冷的香气。只听雷森继续解释:"雪百合是奇异的花卉,不需要种子便能生长,能够在温度零下的极地绽放,却也也能盛开在温带温暖的季节……”

颖萱看见,这个水晶般的温室花房,盛开的亦都是这种不可思议的花卉,却又有所不同……

"因为是温室,所以这里和外面又有所不同……”

雷森话音未落,一只萤蓝的蝴蝶已悄然降在颖萱的肩上。

"为什么这里还会有蝴蝶?”

这便是最后的节目——没有终结的魔法……

"因为……”雷森回过身,自信而坚定地看着颖萱,"那个不可思议的女孩说过:蝴蝶的翅膀,能够穿越时空……”

在雷森挥手的那一刻,花翼中隐现的稀薄羽翼伸展开来,使唯美的冰之宫殿,瞬间成了花与蝶的世界……

雷森向颖萱伸出手,"不想和它们共舞吗,希望我有这个荣幸……”

颖萱还未从惊艳中回复过来,"可是,我不会跳……”

雷森再次拉过颖萱的手,将她的另一只手搭上自己的肩,自己则搂住颖萱,"相信我!”

在花与蝶的世界中,雷森和颖萱旋转出最不可思议的华尔兹,没有音乐,蝴蝶却扑扇出最美好的旋律;没有灯光,飞花却反映出最绚烂的色彩……

在无尽的旋转中,颖萱开始哼唱,伴着自己的歌声,颖萱踩着自己的舞步,像轻灵的妖精轻点在镜之水面一般,弥散开唯美的弧线……

 

为了和你相遇

实现心中的愿望

我来到

二人约定的地方

灵魂深处的月光

撒下最美的轨迹

指引心灵的方向

 

使来自两个世界的我们

相遇穿越天际的虹桥

这一刻,化作名为"爱”的领域

伸展开……

 

在我预见的梦中

有属于你我的奇迹

不可思议的爱的力量

唤醒归宿的灵魂

 

想要守护

你给我的坚强和温柔

如此轻盈,却能穿越风雪的羽翼

 

想要守护

纵使是曾经的忧伤

也会成为珍贵的回忆

铭记心间……

 

我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的降临

在我的时空

长眠着梦幻

来来往往的人们

逝去的你我他

你是如何留下烙印

 

最无与伦比的爱

我们还未曾明白

却如此不可思议地

希望两人一起去了解

 

天边闪现的奇迹的曙光

真的想和你以前看见

所以,只要心相守一起

一定,总会遇见

 

只要心中有爱

我们便会坚强

无论怎样的风雨都能度过……

 

只要心中有爱

我们便能一直前行

无论未来怎样也不退缩

一直下去……

 

(We save, we get through, 

We were falling in love thousands of years ago, before the time gone, before the love was burn)

 

想要守护

你给我的坚强和温柔

如此轻盈,却能穿越风雪的羽翼

 

想要守护

纵使是曾经的忧伤

也会成为珍贵的回忆

铭记心间……

 

不曾忘记

风中你的低语

像天际降临的,拯救我的声音

 

不曾忘记

最喜欢的那首歌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为你轻唱

 

想要守护

你给我的坚强和温柔

如此轻盈,却能穿越风雪的羽翼

 

想要守护

纵使是曾经的忧伤

也会成为珍贵的回忆

铭记心间……

 

不曾忘记

你用爱点亮的夜空

在我心中

永远记下了你的脸

 

不曾忘记

最喜欢的那首歌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为你轻唱

 

即使那已不是曾经的那条街

即使你也不在

那道彩虹

也会将我带到你身边

 

旋律结束,颖萱停止了脚步。

变成观众的雷森不禁鼓起掌来——

原来她唱歌这么好听(以前只觉得她说话那种纤细无机质的声音很勾引我),而且舞也……除了个性有点奇怪有点消极之外,真是再找不到这么完美的女孩了——我是被神眷顾的孩子……

"不是说自己不会跳舞吗?”

"这是虹之舞步,只能在刚才的旋律下才能跳的舞,代表七色彩虹的七个音阶有七种变奏,舞步也相应的能有七种变换,依据音阶的不同组合,能够产生更多的变化……”

"虹之舞步?你学过这个?还有那首歌……”

"都是本来知道的……”

"!”

"那首歌,是我自己唱的,这个舞步也没有特别学过,像是……一开始便留在我记忆中的东西……”

一开始便有的记忆……

"抱歉,又说奇怪的事了……”

"干嘛道歉,”雷森走向颖萱,忽然拍了拍她的头,"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吗?”

"哎?!”

"你不过是把自己想的事真实地说出来而已,不要老说自己的事是奇怪的事……”

"可是……”

颖萱还想说什么,却突然被雷森伸到自己背后的手推了一下,之后便贴到了雷森身上。

"真是的,本来计划跳完这支舞后你会感动得抱住我的,看来还是我自己来好了!”

雷森……

虽然很强势,但他却有很宽广的胸怀……

即使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够包容……

那是很温暖的地方,能听得见有力的脉动的地方……

"雷森,我想明白了……”

"嗯?”

"所谓的心,在一开始原本是不存在的,每一颗感受真爱的心,最初都是一粒深埋于灵魂土壤中的沉睡的种子,如果没有人在意,它可能永远也不会醒来;只有当有人去浇灌它,呵护它时,它才会发芽,长大,开花,结果,而那个果实,就叫作爱……”

"颖萱?!”

雷森,只有经历过的事,是不可能会忘记的,只是,会想不起来而已……

"我想要记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钟……”

"颖萱,你……”

"雷森,很强吧?”

"当然!”

"那么,我们结婚吧……”

……

 

 

在乘坐飞梭回去的途中,雷森打了很久的电话——飞梭都设定为自动驾驶的模式。之后回到家,两人便在已经由雷森的个人律师准备好了的结婚证明上签字,之后交换了戒指……

 

之后,两人便回到了雷森的别墅——

"结婚证明,戒指……可是,为什么房子也……”

"我回国后便从家里搬出来住了——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而且,我也不在伯父的公司工作,所以……”

——效率型的男人!

 

"不需要先见父母吗(妈妈以前跟我一些结婚这方面的事)?”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而且,伯父伯母都不怎么过问我的事……”

"是呢……”

妈妈爸爸,我也长大了……

颖萱看着手上的戒指——从未想过这种象征意义的东西会戴在自己异于常人的手上,"从此以后,我和雷森,便是亲人了……”

——是怎样的命运,在爸爸妈妈离开后,又将你带到我身边……

雷森一怔,"嗯,结婚之后,既是爱人,也是亲人……”

——是我唯一的亲人……

"只要雷森有需要,我便为雷森而活……”

"颖萱……”

雷森将颖萱拥入怀中——

"我只要,你不从我眼前消失掉……”

"不会消失掉的……”

"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嗯,我和雷森,永远在一起……”

雷森的脸渐渐靠向颖萱……

不会再让你消失了……

 

被雷森拥抱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永远都不会消失似的……

那一夜,好像穿越了几个世纪……

……

 

Poursnow Goldbird Studio 638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