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了解了一些自己的事情开始,我的生活,就渐渐脱离了正常人的轨道……

知道了自己是两个人的时候,我退了学,像是一切又要重新开始那样……

虽然拿到了毕业证,但是我所获得的专业学位,在这个社会却不是很讨好,想找一份工作,因此到处应征的我,却才开始发现自己以前真的脱离社会太远了……

想要一份安静的工作,不会与太多的人接触,不是很合我的学历专业也没关系,薪水足够生活食宿就好,而且,毕竟,还有另一个我,似乎比我能干千百倍……

到底是怎样的状态呢?是一个身体拥有两个灵魂,亦或是别的什么,我却不想深究,不过另一个我似乎真的非同一般,有如是舞台上的魔术师,众人瞩目的中心人物,拥有无尽的华彩,只是太阳升起时,便好像表演终结幕布落下一般,早晨醒来,便会变成现在的我,既平凡,又不起眼,在茫茫人海中,永远会被忽略的无名角色……

林颖萱(雪飞瑞):"荒记忆的少女”,自以为不是人类的谜之女孩,经常会听到奇怪的声音。外貌特征是白发和蓝眼,认为自己有比普通人类更长的生命——"即使生病也不会死掉”,平时沉默寡言,极力避免与人类接触,不过却也从来不拒绝他人的主动接近,她以自己的方式与人类往来。记忆中曾因为父母的突然去世而深受打击,深信为了避免再次手到这样的伤痛而不能爱上任何人也不能被任何人所爱,雷森的出现却使她的这一信念发生动摇。除了独特的发色和瞳孔颜色,她的手没有指甲,脚也没有趾甲,总是戴在手套穿着袜子,是否真的不是人类还是个谜,而且她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身份……

颖萱的学校。

"这样就可以了吗?”

"嗯。规矩上是要先办理休学手续的,不过……”

"好了!”白色长发的少女打断这位学生处工作人员的话,"如果不需要再填写别的表格,那我可以去收拾东西了吗?”

"当,当然。”

黑暗中,那白色飘逸的精灵从空中降下,着陆时,脚尖所触的地方泛起环形涟漪,向周围散去,那是宛如镜面一般的被浅水平平覆盖着的地面,轻盈的水滴从地面升起,相互簇拥,闪现出点点蓝色星光,既而,泛起的水逐渐变幻成血红色的水烟,镜面般的水面在刹那间破碎,飞溅起纯净稀薄的透明碎片,碎片又拼凑成蝴蝶折裂的羽翼,纷飞散去……

关于摩天轮的故事,妈妈是这样告诉我的。

"颖萱,这个便是幸福的摩天轮哦!以后,颖萱要和爱自己与自己所爱的人来坐,这样的话,你们便能永远幸福地在一起了……”

可是,妈妈,在我看来,只要能和你和爸爸永远在一起,这便是幸福,如果人的一生只能有一个心愿的话,那么我希望,你们能永远幸福快乐地活着……

当时和爸爸妈妈一起坐过了那个"幸福的摩天轮”,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吧……

——因为妈妈说过那是"幸福”的,所以才相信……

 

那时记忆中宛若通往天国的阶梯的唯美光轮,在现在看来,却也只是一个超重的金属巨轮——一切也不过是,夜空中降临的唯美梦幻……

不能永恒的事物,是无法永远守护它的;你的亲人,朋友,以及所有对你而言重要的存在,终有一天会从你身边消失;如果你无法将他们从记忆中抹去,那么你便只能永远地思恋他们,直到记忆荒芜……

不要接触太多的人,不要投入太多的感情,不要积累太多的记忆;否则,你会无法承受……

颖萱看着镜中的自己,就像是曾经的丑小鸭完成了羽化……

但是,没有惊艳,也没有感动,颖萱的脸上仍只是平静和冷漠,她默默地看着镜中的另一个自己——

我,见过这个人呢……

朦胧中,自己照镜子的时候,会看见不是自己的另一个人,是她……

原来,她也是我吗……

一个只活在梦中的我……

 

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梦便会醒来,公主会变回灰姑娘,而林颖萱,还是林颖萱……

即便是孤儿,也能够住在这样的单间公寓,我不知道父母给我留下了多少遗产,而磁卡上面每周都会增长的数字,我也只能认为是一种分期补偿的巨额保险,到底会补偿到什么时候,爸爸妈妈走得太匆忙,还没来得及对我交待吧……觉得自己欠他们的越来越多了……

人们说,上一代欠下的债,要在下一代偿还,可是,这样的我,会结婚,会有孩子吗——感觉自己越来越对不起爸爸妈妈了……

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死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个孤独的老人,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等待着寂寞的终结……

也许,我不会老去,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开直到麻木,也无法死去……

画像、相片什么的,在我看来都是人类很了不起的发明,它不可思议地使一瞬间静止,不可思议地延续了原本短暂的生命……

若不是保留着父母的照片,我也许已经不记得他们的样子了……

我和伊凡,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她的家就住在我住处的附近,从小学开始,便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而且还常常是同班同学,也许,这就是命运……

但是,我们是不同的……

相对于我的微不足道,伊凡却总是十分耀眼……

伊凡是个聪慧的女孩,她总是很在意我的事,那时我告诉她问路的事,她又看到了我手中拎的便当,应该已经完全清楚整件事了吧……

她是,少数不会忽略我存在的人之一……

但是,我们的关系却很奇妙……

我不能成为她亲密的同性朋友,甚至是普通朋友,我也刻意和她保持距离;不这样做的话,也许会给她造成困扰也说不定……而且,和我在一起的人,会很不幸……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