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下)
2014-09-16

欧米伽的家位于小镇的东南方,靠近小镇边缘森林的地方。夏天,这里有最凉爽的南风;而冬天,这里有最温暖的阳光。欧米伽家的院子很大,种满了紫色的薰衣草,在薰衣草淡紫色的背景下,点缀着整齐列队的风车,这是欧米伽爸爸亲手做的小型家庭风能电力系统,用作备用电源。院子里还有一个蓄水池,事实上,这个镇子的每户人家的院子里dou有蓄水池,特别之处在于,别人的蓄水池要么种了水仙之类的花卉,要么养了鱼,只有欧米伽家的蓄水池,养了两只镇里的人叫不出名字的,不会飞的鸟类。

接近欧米伽家的时候,薰衣草的淡香便从周围的空气中渗透而来……
可惜当阿尔法来到欧米伽家门口时,却又失望了……

欧米伽家的大门锁着,门上贴了张淡蓝色的便签纸。
阿尔法凑近一看,上面写着:
爸爸,去钓鱼;
妈妈,去市场;
欧米伽,出去玩。
出去玩,去玩,玩……小爷我千里迢迢千辛万苦来向你请教开盒子的方法有木有,你却给我来了个“出去玩”。
好吧,看是白来一趟了。

阿尔法正要转身离开,临走前鬼使神差地多看了一眼字条,却发现字条下面还备注了小字:
“今天有雨,别忘带伞——爸爸预测”,最后是一个戴方形glasses的笑脸,带了个斜向左下的箭头,顺着箭头看去,门边还真有一把彩虹伞,像是早先预见备好似的。
阿尔法仰头看看天空,天空清爽的仿佛能够看见宇宙的尽头一般,万里无云,晴天大好,怎么可能会下雨呢!
于是他也没带上门边的彩虹伞,便回去了。
有时候,有些事便是这么神奇,你越是以为不可能会发生的东西,它越是发生了,而且事后回忆起来倒还似乎蛮合理可信。
没带雨伞的阿尔法遇上了不测风云,回到家的时候,阿尔法已经淋的像是刚打捞上来的溺水者,那个一直揣在阿尔法怀里的木盒子也没幸免……

吃了饭,洗了澡,阿尔法终于可以躺在软软的,暖暖的床上休息了。
而那个可怜的木盒子,便晾在了lu台上风干。
夜里,阿尔法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lu台上,在月光的沐浴下,一种奇异的光由木盒子四周弥散开来,那光变幻着颜色,像在演奏一首彩虹旋律一般。
伴着光的律动,盒子顶部的盖子由一侧缓缓滑至另一侧,像是抽屉一般抽开,——木盒子打开了,这是真的只是我在做梦吗?
阿尔法正坐在床上看着这一切,从他的角度看,木盒子里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他想走近看看,但一种未知的莫名又使他犹豫了,——只呆了这一会儿,盒子里似乎有什么飘溢了出来……

那是光,可又似乎不是,因为它像光,却又弯曲盘旋,初看之下是那么的娇小无力,以至于当沉睡于它体内的无限生机苏醒时,小伙伴们Dou惊呆了,那是一种膨胀爆发的能量崛起,向着夜空狂妄嚣张的伸展开七彩的藤蔓……
阿尔法看De呆了,却又在隐隐中,他发觉自己身后似乎升起一个巨大的黑影——
卧室里还有其他人?!不,这样巨大的身躯,到di是……
huR,阿尔法只觉De一阵剧烈晃动,之后,世界好像颠倒了过来,而他的身体,则像是从万里高空中跌了下来……

阿尔法猛地从chuang上翻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身边的“怪兽”还扑上来舔着他的脸。
阿尔法本能地推开“怪兽”,睁眼一看,面前的“怪兽”披着黄白的皮毛,其间夹杂着黑色斑块,大头短脚,一对耳朵像分散的蝴蝶结立在头上,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一只大舌头耷拉着,永远一副搞笑的样子,——原来是一只矮个柯基犬。
柯基欢叫了两声,又要扑上来舔阿尔法,阿尔法翻身一躲躲过了。但当他回过身来时,柯基却不见了。
阿尔法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有着柠檬色灯光的阁楼,却不是自己的家。
阁楼?那狗岂不是……
阿尔法往楼下看去,却看见柯基不可思议地漂浮在空中——会飞的狗……
“你醒了?”
阿尔法再次环顾四周,却没看见有人影。
“这里是哪里?”
“我家。”
“啥——”

Poursnow 768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