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 House & One Man World
2017-12-07

阿尔法怔在那里,不是因为自己明明睡在自己卧室醒来却到了某别人的家,而是因为这JR是一个叫做“家”的地方——
这是在,什么地方……所有东西,dou不能用chang规来形容……
漂浮的狗,飞翔的鱼……
一切的光景,阿尔法从出生到现在dou不曾见过,以至于他忘记了问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必须是梦——阿尔法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这样解释。

未等阿尔法恍过神,先前那只柯基又飘到了阿尔法面前,口中还叼了一杯冰沙。
“吃这个。”
“哦,什么口味的?”——阿尔法正好有点口干。
“秘制的。”
“唔,Thanx!”
阿尔法舀了一勺看起来十分冰爽的冰沙放入口中,下一刻差点没喷出来——浓浓的芥末味。
“这什么!!”
“万有引力冰沙!吃了以后,便可以自由地控制自己和其他物体之间的引力。”——阿尔法似乎觉De眼前的柯基在对自己微笑,而后,他便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漂浮起来。
这么厉害的冰沙!难怪味道这么古怪……可是一般各种剧里全是用朱古力@,为什么这个梦里会是芥末味的冰沙……

这个地方,是一个完全不可思议的存在。
比如之前提到的,一群在空中悠闲自在地游泳的鱼,一只到处乱飞,刚才因为贪吃舔了阿尔法的冰沙,现在内牛满面作无辜状的柯基;再比如这个屋子只有一扇门,没有其他透光的地方,也没有任何灯具,却充满了暖黄色的光。

在门左边的那面墙上,有一个像钟一样的圆盘,却只有两个刻度:“昼”和“夜”,此时指针正指着“昼”的一半。
阿尔法好奇地碰了碰那个指针,指针立即像受到某种牵引似的,转到了另一半……
一瞬间,好像整个世界坠入了无尽的黑洞一般,却又在下一秒,不远处的一点光由弱渐强——
阿尔法这才发现,柯基的头顶有一朵平时极不起眼的淡蓝色的小花,而刚才那盏黑暗中的烟火,便是这朵花。

阿尔法又将指针转回“昼”的位置,屋里又回复了“昼”的状态。
“这是时间和空间的小屋。在这里,时间可以自由切换,空间可以无限延展。”
阿尔法这才发觉,在门右边的那面墙上也有一个“挂钟”,却有四个刻度:春、夏、秋、冬。
那所谓空间的无限延展……
阿尔法又看见墙上的一个门把手样的东西,位置不高不低,正好人手够到的地方。阿尔法飘过去,便在他伸手抓握门把手的那一刻,原本平坦的墙面浮出一扇门,阿尔法又转动门把,门“呷”地开了;在门的那边,是一个和这里一样大的空间,装修什么的完全一样,只是空荡荡的……
“这……那……”物理逻辑在哪里……

正在阿尔法失言的时候,传来了悠扬的风笛声……

风笛声是从大门方向传来的,——之所以知道是大门,是因为即使不握着门把手,那扇门一直在哪里,而不会没入墙面中。
阿尔法又“划”向大门——这必须是出去的门吧?
但是这个门没有把手,当阿尔法靠近的时候,门上出现了一个光圈,逐渐变大,像是一面贴在门上的投影一般,而投影中映出的,却是外面的影像。
“喷水池!”
原来这个小屋是在圆形广场的吗,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
阿尔法继续靠近,那光圈也继续变大,影像也更加逼真,不知不觉,阿尔法已经穿过了光圈——而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万有引力呢?只在那个屋子里才起作用吗?
再等他回头的时候,小屋却不见了!
阿尔法揉揉眼睛——还是什么也没有,便这样凭空消失了……
罢了,反正梦里总会有这样那样许多不可解释的事……
阿尔法仰头看看天空,天空清爽的仿佛能够看见宇宙的尽头一般。
这么好的天,为什么广场一个人也没有?平时散步的居民,玩耍的孩子,晒太阳的老人哪儿去了呢……
阿尔法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薰衣草的淡香便从周围的空气中渗透而来——哟,这便到了欧米伽的家了。
欧米伽家的大门还是锁着,门上贴了张淡蓝色的便签纸。
阿尔法凑近一看,上面写着:
爸爸,去钓鱼;
妈妈,去市场;
欧米伽,出去玩。
好吧,这便签好像什么时候看过了。

又闲荡了一阵,阿尔法觉De有些没劲了:还是回家吧。

这次回家到没有下雨,只是回到家,家里的大门紧闭着,却没有锁。
阿尔法推开门,屋里似乎没人,一张便签纸躺在了地上。
阿尔法凑近一看,上面写着:
爸爸,去钓鱼;
妈妈,去市场;
阿尔法,去找欧米伽。

是了,这里是我一个人的梦,一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不会再有父母叫你写好作业,早点睡觉;不会再有老师叫你好好上课,少玩NS;不会再有那些比你高比你帅比你有钱还比你努力的人;更不会再有那些没你高没你帅但比你有钱所以还是比你幸福的人……

此时此刻,阿尔法早已沉浸在独占世界的狂喜之中,却未发觉自己身后似乎升起一个巨大的黑影……

Poursnow 751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