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歌唱的妖精
2019-02-05

阿尔法支走了送来点心的妈妈,将点心端到写字台,之后把门关好。
今天的点心是焦糖布丁和牛奶呢,好幸运,每次欧米伽来才有这么好的点心。

不过一边的欧米伽的心思早已飞到了那个不可思议的盒子上面,直接他将盒子的位置挪了挪,使盒子能够完全地浸入月光中,没有一丝阴影。
欧米伽有从包里掏出一小罐透明的液体。
“这是什么?”
“植物营养液,我爸特的配给我们家薰衣草用的。”
“用这个浇那什么‘虹的种子’?”
“也许效果会好一些……”
阿尔法还将信将疑,欧米伽已经将营养液浇在了盒子上。
盒子的颜色变深了些,却也和普通木头浸水后的颜色无差,奇怪的是,没有一滴营养液渗出来——那个神奇的木质盒子,jing像海绵一般,将全部的营养液吸收了,却再没有什么别的变化了。
两人便一边等待着奇迹,一边吃起了点心;也许是今天的点心太好味了,也许是牛奶的缘故,吃下了点心的阿尔法似乎有些瞌睡,不自觉便躺倒在在自己软软的大C上打起盹来。

也不知便这样过了多久,似乎这一晚又是如此平静的过去了,却在迷迷糊糊中,阿尔法gan觉有人在推他。他努力张开眼睛,聚焦了眼前的光影——是欧米伽。
“现在啥时了,蛮好今晚睡我家咯!”
欧米伽没接阿尔法的hua,只是指了指lu台上的盒子。
那盒子既没有变大,也没有变形,只是周围弥散了一种奇怪的,七彩的烟云,逐渐溢散开来。那烟云扩散的极厉害,不一会儿,便仿佛要浸没了这世界上所有的物体。
看着眼前这光景,阿尔法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这时,在烟云的远处,隐约出现了一个人影,不,不是一个人,那似乎——是一只狗的身影。
那只柯基——阿尔法心生一念。
“跟上那只狗!”在阿尔法的理解中,这也是梦的一部分,而最近几天的梦的逻辑,则都是由这只柯基而起,也最终终结于这只柯基,所以跟上柯基,便是从梦中醒来的方法。
于是,阿尔法也顾不上同伴的反应,拉上欧米伽便追着柯基狂奔起来。
“哈?”这回轮到欧米伽懵逼了。
神奇的是,阿尔法的卧室也不是在一楼啊,便这样狂奔出去几十米,居R也和跑着平地上似的。
阿尔法自顾自的狂奔了好远,欧米伽却一边追着,一边环视着周围的变化。不知道是不是这烟云太厚重的缘故,小镇的石子路,高矮坐落的村民们的小屋,全部消失殆尽,一切,都好像淹没在这一片虹的海洋中……

虹海,虹的种子——欧米伽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声叫出来“阿尔法,别再跑了,过界了!”
阿尔法猛地停下来,“过界?什么界?”
欧米伽气喘吁吁地跟上阿尔法,“还记着那本册子上写的,虹的藤蔓能够维系到另一个世界的事吗?你看看这周围,我想,我们已经离开我们自己的世界了……”
离开自己的世界——阿尔法想了一会儿,不便是到了梦里的世界嘛,转而对欧米伽岛,“别担心,我有经验,眼下最要紧的是跟上那只柯基……咦,那只柯基呢……”
周围已没了柯基的影子。
“现在咋办?也不知道怎么回去了……”
正当两人不知所措的时候,耳边传来两声犬吠,只见烟云中出现了一个黑影,一晃眼,一朵小花窜了出来,哦不,小花下面还有一只狗——正是阿尔法所寻找的那只柯基,只是在小花的光迹下,那狗看着——略暗。
“你们俩终于来了。”
这次,阿尔法已经丝毫不吃惊自己能和一只狗无障碍交流了。
只见柯基衔来一件东西,丢在了欧米伽面前。
欧米伽捡了起来——那是一部手机。欧米伽点了开关——是设了密码的。
“生日哦!”柯基还是耷拉着舌头,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哦。”欧米伽试了自己的生日日期,密码不对。
阿尔法猛地反应欧米伽也能和这只狗交流,“你也吃过那个冰淇淋吗?”
“什么冰淇淋?”欧米伽问着,却没有真的理会阿尔法,见密码不对,便索性试了指纹——解开了,一打开便是相机应用。
“现在,把我主人的屋子复原吧。”
复原?什么Yi思,欧米伽看见相机左下角最近的相片,居R是小七送自己的那个水晶球里的小屋,那一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印象,欧米伽鬼使神差地,按着那个相片拖到了拍摄区里——
轰的一声巨响,一个七层的小屋便毫无预兆地出现在阿尔法和欧米伽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魔法吗?!”
“来不及解释了,”顾不上阿尔法的目瞪口呆,柯基又催促着两人,跟我来吧。
小屋没上锁,柯基在前面,引导着两人jin了屋。

小屋还是昨天梦里的小屋,但和昨天梦里的不同,这个小屋里的摆设,不再是一半欧米伽家,一半阿尔法家,倒是和阿尔法早先梦到的那个奇怪的小屋一样——漂浮的狗,飞翔的鱼……
这估摸是那狗口中的‘主人’的小屋了。小屋的一层,除了那个没有楼梯的隔层,飞翔的鱼,一边一个,分别区分昼夜,春夏秋冬的两个挂钟之外,还多了一辆暗红色的大巴士——没错,这个小屋里的空间居R还能容下这样一个巨物。
“别呆站着,到这儿来!”
顺着柯基的声音,阿尔法这才借着柯基头顶上淡蓝光晕的小花,看见小屋的一角,还有个老旧的黄色旅行背包——莫非这里面有什么东西?
正想着,谁知传来另一个刚烈的声音。
“你这又是要干什么!”
“拜托拜托,街道去一下顶楼。”
“不行,你现在已经辣么胖了,还脱毛,还有骚味……哎呦呦,算是怕了你了,你别急啊,我要扩张一下,哎哎哎……”
阿尔法和欧米伽限时看见背包的口子一张一合的,像是在和那柯基交流,之后,柯基便一咕溜儿钻入背包的口子里去了。
柯基便这样消失了……
“刚才,那个背包,是不是,把狗吃了……”欧米伽颤颤地扯了扯身边阿尔法的袖口。
“好,好像是的……”
“吃它?我才不喜欢这么油腻,还脱毛,还有骚味……唔……”
背包正反驳着,却B探出头来的柯基打断,“你俩也jin来啊!”
啊,这是要我们钻到包里去吗……
阿尔法想着,梦嘛,总归是荒唐的,越是这样反倒越容易醒来——“明白了!”于是便走了过去。
“啊,不是吧,那个苗条的也罢了;这个人高马大的会不会把我给撑爆了啊,啊——”
不等背包抗议,阿尔法已经行动起来。
这背包的弹性倒还真是好,欧米伽眼看着阿尔法的头,肩膀,半截身子,最后带脚跟子也钻了jin去,那一幕,便好像是背包吞了个大活人。
不过,现在最令人恐惧的,恐怕还是自己独自一人吧,看着阿尔法消失的欧米伽,再顾不上考虑后果,上去也是扒开了背包的口子朝里钻……

背包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欧米伽伸张开双臂无目的地挥舞着,直到那一刻,有人握着了他的手……
阿尔法握着欧米伽的手,将他从背包里拽了出来。
咦,这里是……
“我们已经到顶层了哦!”柯基笑嘻嘻的。
欧米伽环顾四周,这里也有飞翔的灯鱼,但却比刚才的清明一些,原来是因为window外那一轮巨大的明月。
“好了好了,人都来齐了。”柯基、飞鱼、那只黄色的背包,还有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两个球状的小生物都聚集到window下的桌前。只见那桌上摆放着一本很大的册子——
“故事时间!”
“哈,你们费这么大劲,只是为了把我们带到这里给你们读故事吗!”原以为这次梦里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冒险,却变为了睡前故事,阿尔法不禁抱怨起来。
“不可以么。”柯基终于换了一副不屑的表情。
欧米伽倒是很冷静地走到桌前,拿起那本册子。
那是一本是否巨大的册子,巨大到差不多可以遮挡欧米伽的半个身体;但却有十分轻巧,欧米伽捧在手中毫无重量,便像捧着一只羽毛。
欧米伽弹了弹封面上的尘土,那封面上用凹凸的字刻着——《歌唱妖精的睡前故事》。

那一刻,好像宿命般的,欧米伽翻开了厚厚的封面,夜空中,飘荡起隐隐约约的歌声……
“有人在唱歌!”欧米伽环顾了一下周围,似乎不是任何一个在场的人(物?)的歌声。
“欧米伽,怎么啦?”阿尔法有些诧异。
“你们没听见歌声吗?”
“没有啊,你怕是幻听了吧。”阿尔法走过来,拍了拍欧米伽的肩,“好啦好啦,早点给这帮家伙读完故事,我们的梦便可以醒啦。”
这一刻,歌声似乎有消失了——难道真的是我的幻听?也许,真的只是错觉吧。
欧米伽平复了一下,便在众人(物)中间坐了下来,好吧,我们来看看今天的故事……
若大一本册子,里面似乎只有一页,欧米伽也顾不过这个古怪,“今天要读的故事,名字叫作——《寄生男孩》”。

……

Poursnow 31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