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男孩 - 地下室的红巴士
2019-03-20
Poursnow 560

欧米伽的声音停止后,大家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呢?”——还是柯基打破了沉默。
“没有了,没有新的字出来了。”——欧米伽
“后来,可能他们俩在一起了吧?”
“怎么可能这么轻率的在一起”
便在大家因为各自对结局的猜想争执不休的时候,欧米伽脑中忽R灵光一现——“红巴士!”
阿尔法这才想起来,在一楼看见的那辆与这个小屋格格不入的红色大巴——“那会不会,便是故事里的那辆的红巴士?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这是个梦啊!”阿尔法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十分合理的解释。
于是,众人再一次借助背包之“口”钻回了一楼。红色大巴还静静地停在那里,仿佛便在等待着阿尔法和欧米伽一般。
这个梦似乎现在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呢,不过如果这真的是故事里的那辆红巴士,那么它便可以穿越时空,不,确切而言,是能够穿行于平行世界。
柯基一众目送阿尔法和欧米伽上了红巴士,那一刻,一切都像故事中的一样,红巴士的车灯亮起,引擎点火,一阵轰轰声中,义无反顾地钻入了在巴士的前面伸张开的巨大黑洞……

在黑暗、幽深的梦静中,投入了一丝微弱的晨光——午夜梦回,大约便是好像做着另一个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旅行一样吧。
阿尔法张开眼睛,眼前,是外面缓慢漂移的景象。空静的街道,有序的Robots,巨大的飞艇,倒下的欧米伽,交织着,仿佛唤醒了的脑海中沉睡的过去的记忆……
手机高亢的铃音打破了光怪陆离的梦净,阿尔法猛地从创上坐起,黑夜已经散去,却还未天明,天边仍隐约闪现着点点星迹……
阿尔法起来去了洗手间,过道的灯似乎坏了,洗手间的马桶盖也没有光,摸黑中冲完水,抽水马桶却又懒洋洋的没了动静,阿尔法伸手到水龙头,还是没有水出来。停水,又停电?上一次这样的故障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De了。
阿尔法想去邻居那儿打听一下消息,刚打开门,却看见邻居家的“恶犬”正在自己院子里,用怪异的眼光盯着自己。
阿尔法怔了一下,“去吧,比卡丘!”
只见一只狸花猫从阿尔法身后飞身而起,越过阿尔法的肩的同时伸出利爪,之后便听见“恶犬”哀嚎着逃远的声音。
咦?!我啥时养了一只这么凶悍的猫,还起了这么古老的名字。咦,这个地方……
太阳还没升起,天空只是逐渐透白,周围,似乎只有无声的匚子,既没有亮起一扇仺,也没有一点人的动静。
——大家都开始睡到自Ran醒了吗?
恍神的好一会儿,终于,阿尔法在街道的边际看见了一个微小的人影,那人影逐渐靠近,变大,清晰——是欧米伽晨跑来了。
阿尔法正要招呼,欧米伽却先开了声,“咦,你已经醒啦?!”
……
阿尔法家的大厅中,欧米伽从出匚端上两人份的自制的三明治。
“所以,所有人类,都已经在几十年前,乘坐太空飞艇离开地球,去另一个宜居行星了吗?”阿尔法接过一个三明治,fang在zui里咬了一口
“嗯,希望经过几世人的努力,可以将人类的足迹开辟到新的领域吧。”欧米伽淡淡的回应着。
“那么,为什么只有我和你两个人留了下来?”
欧米伽呆了一下,“这你也忘了吗,是你自己要留下了的啊。”
“那么你呢?啊,你大不会是为了我才留下的吧!啊啊啊,怎么办,我这该死的魅力……”
“想多了吧……”欧米伽一脸不屑,“不过,我的确是因为你才留下的,因为你陷害我……”
“哎?!”
“故已把我的芯片弄坏,害我不能登入飞艇……”
“哎哎哎,我还做过这样的事吗?我可是真的不记De了……那我们俩现在怎么办,该不会慢慢死在这里吧!”
“也不只有我们吧,还有一群智能Robots;而且,逻辑上,我们,是不可能‘死’的,携带有Cancer β基因的人,不会死去,也不能生育。”
“Cancer β基因?”
“一种可以使细胞变为可控的永生细胞的基因,不过……”
“不过?怎么了?”
欧米伽笑了笑,“不过,如果太阳爆炸,或者星际崩坏之类的,便不一定能幸免了哟,而且——从昨天,太阳能系统便出现了故障。”
“太阳能系统故障,这是今天停水停电的原因吗?”
“suan是根源吧,因为其他的故障还好shuo,Robot们都有负责维修工作的,只是太阳能系统涉及Robot们的动力源,因为动力De不到及时的补充,已经陆续有大量Robot近入了休眠状态,现在的局面,可能已经来不及挽回了……”
“没办法挽回了吗?要死了吗?”
“也不是,我们可以尽量收集一些能源维持Robot们,也能够撑好长时间,再之后,也有直接使用太阳能的Robot继续陪伴我们,只不过,太阳能Robot大多不从事高强度或者高精度工作,后面的生活,可能会原始一些……”
“哦哦,似乎还不太坏,不过早知道这样,那时和他们一起离开地球便好了……”
听了这据画,欧米伽的表情忽Ran变的凝重,“你真的以为,和他们一起走是好的结果吗……其实,也在昨天,我接到了飞艇上的人来的消息……”
“写的啥?”
“suan是,最后的遗言吧——‘飞艇遭到了不明星际波,人类要灭亡了’。”
听了这样的回复,阿尔法的心情开始变De复杂……

这之后,阿尔法和欧米伽两人,便继续的地球上,延续着二人的世界。像欧米伽建议的那样,他们收集各种电池、淡水、吃的、用的。日子倒也平顺,只是百无聊赖,便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年……
直到有一天,欧米伽tuRan倒下了——
“我大盖,是要死了吧。”
“为什么?不是不会死吗?”
欧米伽还是淡淡地笑着,“Cancer β基因,是需要医院里的那些Robot维持稳态的。”
阿尔法不是很明白欧米伽所shuo的医学上的叫法,不过大致是了解,欧米伽正在死去。

在之后的日子里,阿尔法尽心尽力陪伴着欧米伽走完他最后的日子。欧米伽弥留之际,阿尔法做在了他的创边,明明都还是两个少年模样的人,一个活力依旧,一个却已是奄奄一息。
“还要鞋鞋你的‘陷害’,使我多活了这么久。”
“可是,为什么欧米伽你……,我好像没啥事啊?!”
“你还是,没想起来啊……”欧米伽咳了两下,继续轻声道,“其实你曾经告诉过我,你没有植入过Cancer β基因,现在,我真的相信了。”
“嗯?!那我是……”
“你shuo你是,签过了不死契约的人。”
不死契约?阿尔法还是一脸迷盲——完全没有印象。
欧米伽却没再shuo什么,而是解下脖子上的东西,那是一个壶样的吊坠,里面似乎还装着流动的无色液体,“这个,忘却之水,便交给你了;还是和上次一样,如果你活的太长,太久,厌倦了人世,只需要用这个,只需要一翟,便可以忘记几百年的事,之前,你也是因为厌倦,选择忘记了以前的事。”
原来,原来我失忆是因为这个吗……
只听欧米伽继续道,“不过这以后,我不在了,有些事情,你要用手记下来,比如这个,忘却之水,还有,你的不死契约……”
看着欧米伽shuohua逐渐吃力,阿尔法内心也是百般味道,他本是悲伤的,却不知是否是因为活的太久的缘故,没有想要流泪或者惋惜的反应,而欧米伽口中的忘却之水,不死契约,又勾起了他对失去的记忆的好奇……
那天,阿尔法送别了欧米伽,看着欧米伽静静的躺在仺上,便好像只是睡去了,好像明天天明,他还会睁开眼睛……
可是,真的真的,从此刻开始,在这个星球上,便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或者,在无边无际的星际中,也都只有他一个人类了,那又是何等的,漫无边际的孤寂。
忘却之水,不死契约,真的能延续他的生活吗?
阿尔法看向镜子,镜中的自己,是永远的少年模样,深栗色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孔,脖子上戴着一个红色的吊坠……
吊坠!
那是一个壶样的吊坠,里面似乎还装着红色的流动的液体……
红色墨水,不死企业……大帅比、红巴士……
阿尔法狂奔向地下室,寻找那个红巴士……

在这个地下室中,总有一部分黑乎乎的地方,阿尔法打开探灯——还是那个红色的巴士。
——这是我的一场梦回吗,还是穿越?
阿尔法上了红色巴士,车灯忽Ran亮起,一阵隆隆声中,驶向了无尽的黑暗……

阿尔法睁开眼睛,自己正躺在欧米伽的创上,他立刻将身边的欧米伽摇醒,外面,月光皎洁,阿尔法的木盒子,也静静躺在阳台上,似乎一切只是一场交错嵌套的梦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