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男孩 - 遗失的死亡
2019-03-19
Poursnow 660

这个故事源于一份契约。

我,有颜、有才、有产、有车,四有青年,在一家网络杂志当主编,收入丰裕,时间自由,既有事业,又有生活。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像之前所有无聊的周末一样在露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刷一个八卦贴吧。在众多无聊发泄的帖子中,一个与众不同的标题触动了我的好奇心——《寄生契约》。我将它打开,帖子的内容是这样的——
你给我一个有wifi卧室,写字台,一盏灯,一张床,每天的两顿饭(我也不拒绝你慷慨的下午茶和点心)。我不想工作,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写东西,或是画画,我对吃没有要求,新鲜卫生便好,我也吃的不多,可能远不及你的宠物娇贵,如果我生了重bing,你可以立即解除这份契约。我能给你的,也许什么也没有,如果你不排斥,我可以给你我的故事。
这算什么,求包养吗,还是现代版的天方夜谭?现在的年轻人dou在想些什么呢!sr我最初的反应是这有多么荒谬和愚蠢,但这之后却莫名的好奇他那出所谓的“我的故事”;会是什么样的故事。
那个帖子下面,主人自己回复了微信号:purplepurpleblueyellowcyanredcyan
有这么长的微信吗,必须是假的……等等,这个微信号的每个word是一种颜色……;我hr猜测到一种奇怪的解释方式,如果把赤橙黄绿青蓝紫对应1234567,那么他的微信号便是7763515(所以我是怎么想出这么奇葩的解读方式的)。

和很多时候一样,好奇心是一种神奇的驱动力,推动命运的轮盘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转动……

我加了这个微信,没多久,对方便tong过了我的好友申请,还主动打了招呼——
“你是那个要和我签约的人吧?”
我——“(笑脸)我们才刚加了好友,你为什么会以为我一ding会签这份契约呢?”
对方——“你会”
我暗自好笑——“小屁孩,趁还年轻要好好把握时机自力更生,别总想着求包养吃软饭!”
对面似乎沉默了一阵,之后回了一条——
“我只是想安心写东西。”
当即,我又收到了一条很长很长的消息,这似乎便是他写的东西了。”
那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原本只是情节离奇古怪,我也没有太上心,之后,这段简短的交流便莫名终止了……

次日,像曾经平凡的每一天一样,太阳如约升起。Rer今天,我却收到了一个古怪的包裹。

这包裹外观上也只是个普通的纸盒,只是我最近也没有网购或是托人给寄什么,而且这包裹单上只是真切的写着收件人我的信息,居R也没有任何有关寄件人的信息。

包裹很轻,我也没多想,便拆开了。里面是一张卡片,一壶香水和一张纸。

那张卡片似乎是一个人的生平介绍,但名字的位置却是空白;那壶香水,嗯,也可能不是香水,那是一壶浅红色的液体,不知道是壶的颜色,还是液体本身的颜色,却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液体中似乎还浸泡着什么,我也没再仔细看,那壶子倒是精致圆润的很;那张纸,上面有很好看的手写字迹,却是打印上去的,上面写道:想要长生不老吗?用壶里的墨水在卡片上写上名字。

这……是谁在恶作剧吗……不过……试一下又不会怀孕……

旋开壶盖,下边居R便是一支笔,笔尖已经浸透了红色墨水,我一笔一划地,小心翼翼地在卡片上写上自己,哦不,写上一个瞎编的名字——大帅比。嗯,写完以后,没有任何事——果真是一个恶作剧呢,不过这个壶却是蛮好看的,我盖好壶盖,将他稳稳的搁在沙发后面墙上的木架上,又顺手将那张卡片和纸丢入取暖的炭火中……

之后的几天,我本来已经渐渐淡忘了这件事儿,直到有一次,我在切水果时不小心划伤了手指,正着急翻出了 创口贴,却看见手上的伤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可给我吓得不轻,想起来,今年的冬天也是格外的冷,历来弱不禁风又不注重保暖防寒的我居R一次感冒也没用过,实在是匪夷所思。这件事最终爆发还是在之后的那次体检中,因为伤口愈合的速度,我怎么也无法抽血。

真的长生不老了?怎么会啊?明明没有写我的名字!莫非……
一时间,那天在卡片上写名字的每一个细节在我的脑海中闪现——“用壶里的墨水在卡片上写上名字”,“用壶里的墨水在卡片上写上名字”,所以,名字其实只是个符号,重点不是写谁的名字,而是做了这件事的人;那个人——便是我……

不过,唯物主义的我还是不会轻易相信这种玄乎的事情,于是我开始了一系列的自(自)我(残)测(行)试(为),从最初的割割手指,绝食,到闯红灯,跳楼,不过太过高调血腥的我还是不敢尝试的,嗯,你是不是觉D已经够高调够血腥了……

经过一系列的测试,我基本可以确信使自己受伤是不可能了,生病也不可能,不过,这也许只是一种比较强悍的自愈能力,而不是真的便能够长生不老,而且,此时的我有点不明白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了,一方面,我担心自己将变为人类中的异类,与周围的亲人朋友渐渐疏离;另一方面,长生不老哎,多少古代帝王梦寐以求的事却在我身上应验了,也许这正是天选之人啊——这样安慰着自己,我又回归到了原本平静的日子,变这样过了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我的亲人,曾经的同学,朋友,已经陆续步入老龄,而我,还是原来的我,还是五十年前的那个样子——WOC,这个也许真不是保养的好,莫非真的长生不老了么。我醒悟到不能这样子任由自己年轻下去,我要考虑后面的事了……

Plan X - 隐姓埋名
我开始渐渐疏远了人类,甚至最亲近的人,一方面,我不愿承受一次次的生死离别;另一方面,也不希望bei别人当作妖精看待。不过一段时间后,我的Plan X便以失败告终,政府派了人来带我去做身体检查,嗯,还好只是些常规的体检,除了抽不了血外;看来在信息化的社会,一个人想要隐姓埋名还真的是不可能的,早知道当时可以勾搭一个民政局里工作的,给我改改出生年月什么的,现在也许还过的更安稳些。

好在这之后政府便没有什么后续的动作的,养老金也可以继续领,只是劝我回去工作,还给我在政府部门安排了闲职。

在政府部门做事以后,gan觉他们对我这种生而不老的存在似乎也见怪不怪——所以到di有多少平民们还蒙在鼓里的秘密?

安稳的日子也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这之后我做了一个梦——人类灭亡了,这个梦如此真切,使我又陷入了深深的担忧,人类如果灭亡了,我还没有死,那我可怎么生活啊!!!断水、断电、断网、断外卖,没有公交、没有保洁、没有直播、没有game、也没有人聊天,更没有人OOXX,到那时候我怎么生活?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Plan Y - 拯救人类。

不过这次也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fa觉自己完全没有权力和能力影响人类未来的方向,而且,如果侥幸,人类也许不会毁灭呢……

便这样我又一次回归的安稳的生活,直到我又做了另一个梦——地球毁灭了!

如果人类灭亡目前还无迹可寻,那么地球毁灭却是存在大量科学佐证的,太阳晚年,行星碰撞,地磁异动等等。那么,如果地球也毁灭了,我还不死,那么,我又会怎样。是不是会永远地漂流在无边无际的太空中,没有起点和终点,也永远不会靠岸,便这样,漫无目的的,永生永世的——漂泊……

光是想想都害怕。于是我又有了新的Plan Z - 逃离太阳系。
为什么是逃离太阳系呢,因为保着太阳看来是没指望了,不过人类掌握星际旅行的科技似乎还是可以预期的,嗯,似乎一切还在我的掌控之中……

这之后又过了百年,在一个不太特别的清晨,我睁开眼睛,在那一刹那,彻di顿悟了!什么隐姓埋名,拯救人类,逃离太阳系,这一切都是缥缈而不可预估的,我真正要做的事,不是应当使自己像个普通人类一样,一命呜呼!!

希望这次是最后的计划了,Plan Ω - 自我毁灭。我想起了那壶精致的红墨水,这东西居R和我一样保鲜。我仔细检查着壶里是否藏有什么机关,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bei我fa现,那个壶盖粘着的笔杆,是空心的,里面还塞了一张卷着的小纸张,上面用难懂的笔迹写着:如果反悔了,请回到过去阻止这一切,回到过去的秘密在地下室的红巴士里。

红巴士?是真车,还是玩具?我家的确有地下室,但从未有过什么红巴士啊……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