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梦的森林 - Eden of Wind
2016-04-04

曾经以为,如果,将过去不好的记忆,遗失在记忆之海的边缘,便能够忘记……

又是那个地方,那片森林,深沉的暗色蚕噬着天空,天空渐渐失去了纯净的色彩,没有星星,有的只是一轮朦胧的,带着血色的圆月。四周是一样的,高不见顶的森林。

一直期待和大家一起出来野营,但为什么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没有人会喜欢你!

——没有人会和你做朋友!

——没有人会和你一起玩!

男孩无助的在原地蹲下,双手环抱着蜷为一团,失望和委屈使他再也无法抑制地抽泣起来……

此刻,莫名的声响传到了男孩的耳中,男孩猛地止了抽泣,抬头看着周围。

森林的夜,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暗,在男孩眼中,周围的一切,看起来dou是那么分明,唯一看不出的,是方向;森林的夜,也没有想象中的宁静,而是交织着各种奇异的声响,风触动林木的枝干,或是叶片与地面的摩挲,亦或是不知名的恶兽的低吟……

男孩怯怯地站起来,身后传来声响,像是什么东西在踏上了叶片覆盖的林地。

有东西来了,是人,但渐渐地,又好像便不是了……

那声音由远及近,男孩已顾不上心中的悲伤和委屈,只是怔怔地,静静地,看着眼前无尽的黑暗,那未知的恶兽逐渐接近着,一只,两只,……不,那是一群的恶兽。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声音zhouR而止,那一刻,男孩仿佛呼吸dou停止了,只听见自己的胸口心脏的脉动。

月光下,恶兽的眼睛映出冰冷的刀光——那是一群狼,一大群狼包围了男孩。

为什么会有狼,这个森林,地处城市郊区的山丘,白天,有人来人往的旅者,夜里,也有工作人员巡逻,怎么会有野兽在这里栖息;而且眼前的这些狼,体型格外巨大,虽是四足站立,却比男孩要高出不少。

狼群和男孩对峙着,此时,一只狼先从狼群中走了出来,这只狼与其他的又有些与众不同,那是一只深红的巨狼,个头比其他的狼还要更大一些,似乎是狼群的老大。

那只巨狼缓缓走近,男孩不由自主地后退着,却绊了一下,仰面朝天倒在地上。

男孩挣扎着想爬起来,巨狼却用一只前爪将男孩按在地上。

那巨狼似乎控制着力度,只是叫男孩无法动弹。

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弱肉强食,似乎结果已无需猜测。男孩闭了眼,感觉着巨狼的利齿似乎缓缓靠向自己……

只是,踏在自己胸前的狼爪忽R离开了。

“喂,小鬼,要命便马上到我背上来,你不会是已经吓的没有力气了吧!”

又是奇怪的声音,好奇使男孩再次睁眼——自己还活着……

周围没有任何人——活着,却还是处于危险之中……

而那只巨狼背对着他,用身体阻断在男孩和狼群直接。

刚才,我听到的是这只大家伙的声音?

到他背上……

梦,只有在最荒唐的时候,才会醒来……

狼,火一样烫的狼……

 

睁开眼——又是那个梦,分不清记忆还是错觉的梦,脸上却还有温和的湿润。

眼前,是飞速逝去的光景——Felix这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人的背上,而这个人,却轻松地,以凡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平稳地飞奔着;只是,这个人的身体很烫,便像梦中火一样烫的狼……。

所以这个人是要背我去哪里?

Felix抬起一只手在那人眼前晃了晃。

“哎,你醒了!”那人像是松了油门般,逐渐回复到了人类的速度。

Felix理了一下思绪,刚才自己差不多是在去拜伦斯的车上,后来,遭到了袭击。混乱中,自己撞倒了头,晕了过去。

“是你救了我?”

“嗯。”

“和我一起的那两人呢?”

“呃,我只顾着救你……”

 

这里是郊野的高速,因为这路段是衔接拜伦斯研究中心,专供政府军事部门车辆行驶的高速,平时少有车辆会经过,Felix沉默了一阵。

“你不是刚巧路过的吧?”

“哎?!不是。”

“是要送我去医院?”

“唔,那地方手机没信号,只好背着你,正好我知道这附近有……”

“我不需要去医院,放我下来吧。”

对方怔了一下,却没有回应“可以”或是“不”,只是“刹了个车”,走到路边将Felix放了下来。

两人面对时,Felix扫了一眼面前这人——那是一个高大的人,头发剃De可以看到头皮。

“你是什么?”——Felix没有问对方是“什么人”

“我是Jacob Rock,和你一届的。”Jacob自我介绍着。

Felix环顾四周,“这是回学校的方向?”

“嗯。”

如果那些袭击的人的目标是我,那么Jacob选择这个方向是安全的,除非那些人不是一般人。

正在这时,一辆车朝着两人开来,Jacob立即警觉起来,Felix则看出那是一辆拜伦斯的专用军车,便安抚身边的Jacob道:“不是袭击我的人。”

车在两人前面停了下来,车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位中年的军官——

“Felix,原来你在这里!”

“Hercules长官。”

“太好了,好在你没事!”见Felix只是眉上有点淤青,这位叫Hercules的人舒了口气,“不过好像受伤了呢。”

Felix似乎才发觉,刚才撞到头的地方,他伸手摸了摸伤处——是疼的。

“到时叫我们基地的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好了。”

“不必了,只是普通的碰伤。”

“喔,好吧。”Hercules也没有再坚持,他又转向Felix身边的Jacob,“这位是?”

“我的保镖。”

“保镖……”

Hercules似乎还要追问什么,却叫Felix打断道,“你们还需要我去一趟吗?”

“Of course,我这不是来接你的吗!”

“您亲自来接?”

“噢不,我有别的任务,不过不是很急;现在再派人来这里也需要时间,反正离基地不远,我先送你一程,来,上车吧。”

“Jacob你坐后面吧。”

“他也去?”

“当R。”

Jacob先上了车。

Felix又道:“我来开车可以吗?”

Hercules显R怔了一下,他不知道Felix为何会提出这个要求,不过他更好奇的是——“你会?这个,可不是一般的车,可以需要经过专业培训的。”

“你忘了我是谁了吗?”

Hercules心里明白,Felix,脑力上限未知的天才,即使是拜伦斯专用的智能化车,看几次别人操作也能够上手。

“但是也不行,这种智能车是需要身份校验的,一辆车只会有一个司机。”

“不是可以授权吗?”

Hercules呆了一下,终于妥协的笑了,“什么dou逃不过你的眼睛,上车吧。”

Felix坐到了驾驶位,这回轮到Jacob蒙圈了,车里各种仪表各种数字显示,看起来超级复杂,Jacob不知道那位长官为什么会允许Felix作司机——Felix真的会开吗?

事实看来Jacob的担心是多余的——所以我们真的是同一届的学生吗……

 

拜伦斯(Balance),前身是世界维合组织,相比原先的联盟性质,现在的拜伦斯则是独立的国际机构,拥有自己的军备,独立的研发和健全的信息网络。

Jacob对这个组织略有耳闻,却从未相关会见到真真实实的拜伦斯。

去往拜伦斯的基地需要驶过一座很长的一段海上索桥,基地便在桥的另一端所在的人工岛屿上。

驶入拜伦斯所在的人工岛,四周便逐渐浮现那些只有科幻电影才会出现的隐形建筑,却已不可仅用巨大来形容,令人仿佛置身于妖精世界的小人国一般……

到了拜伦斯的基地,Jacob作为袭击的目击者之一,由Hercules带人为他做了笔录,而Felix则继续自己的事去了。

Jacob不知道Felix为何会与这样的国家组织有关联,也不知道拜伦斯会需要这样一个中学生做些什么,不过看周遭的人反应,似乎这里的许多人对Felix有种莫名的敬畏……

做完笔录,Jacob无所事事地在拜伦斯一个空中公园闲晃了一阵,终于再次与Felix见面了。

Hercules本要派人送两人回学校,Felix却又表示希望借一辆车给他们自己开回去。

“所以你打算将这样的车停在学校里?”——Jacob

“他可以自己开回去的。”——Felix

“哈?!”

“这可是拜伦斯的车。”

自动行驶,已是在军备组织中的标配,只是对平民而言,还像是黑科技一样神奇。

……

 

回到学校,Jacob提议一起吃饭,Felix则表示要休息,两人相互告别。

 

 

虽R是双人间的宿舍,却只有我一个人睡,对面的男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便没来报到,之后一直空着。

其实我知道这是安排好的……

 

Felix躺在床上,像是睡了,在他的枕边,有一本小小的册子,上面记录了一些关于他的,却无法和其他人分享的东西——

与众不同,只会带来孤独的宿命……

如果你的能力比同时代的人高出200%,那么你可以做领袖;如果你的能力比同时代的人高出500%,那么你会是个伟大的人;如果你的能力比同时代的人高出1000%,那么你也许因为生错了时代而活不下去……

人类是社会的动物,处于顶层的只是群体里力量最高级别的人群,而真正最强的个体,往往势单力薄。

人生来便是孤独的,孤单地来到这个世上,而后孤单地离开。

没有永远的依赖
因此我们向往独立却难免无助

没有永远的守护
因此我们珍重直到失去彼此

没有完全的知心
因此我是“我自己”而不是“别人”

……

梦的最后,我,还有那只狼,回到了那里。

太阳出来了,没有了森林,没有了狼群,却是一个空无一人的游乐场。

坐上摩天轮,便能够看到四季的变化……

妖精的Wonderland……

Poursnow 912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