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的遗迹 - Eden of Wind
2014-07-02

风华回到家中。

“盖恩特,今天多亏你借钱给林正,我听闻Uncle的身体好像……过后我会叫财务将那笔钱打到你的账户上。”

“我的确是以个人的名义给他支付酬劳的。”

“……好吧。对了,那个来典当项链的人,确是林正吗?”

“据金丰的经理反映,是这样的。”

“那真是我们要找的‘心中爱’?经理表示不排除仿品的可能。”

“嗯,外形很像,尚未有机会检验真伪。”

“这条项链的链子本身无特别之处,只是那项坠,是专门的心形蓝水晶订做的,叫作“心中爱”。那坠子虽是专款,但因为已是很早以前的专款,也有传了出去的可能……”——盖恩特。

“可是,要找到相应形状,相应大小的石头制作仿品……”

“如果是真的水晶,的确很难,但如果是人工的,却也不难……”

“但却又这么巧在林正手中;而且,林正看见我们回来,便带着项链立即离去,原因只可能是——他不想我们见到这项链。”

“这样看来,那项链很有可能便是我们要找的那条……”

风华思考着:这样看来,莫非,妹妹的失踪和林正有关;莫非,是林正绑架了她;那妹妹现在是死是活,她是和林正在一起吗?不,如果妹妹还活在的话,她会将项链戴着身上,但现在……莫非,妹妹已经死了……

风华忽R发觉自己想到的是最坏的结果——

不,也许她还活着,也许,林正,和这条项链,会是新的线索……

“不如现在直接去抓那个人来问个明白?”

“不可以。”风华阻止了盖恩特,她了解林正,现在的他,对伊甸还有很深的误解和怨恨,“直接问他,他是不会提供任何线索的,而且……”风华顿了一下,“我也不想太多了知道水晶的秘密。”

……

 

这里是宫殿的地下,类似某种皇陵和未来世界基地的混合体。

这既不是风华的父亲命人所建的神秘基地,也不是科幻片中与另一个时空的交集,这里是一个古老的遗迹,虽是古老,却又仿佛承载了一些先端的科技,一些现代科学还无法解释的东西。事实上,这也是风华的父亲,将自己的家,修建在这个地方的原因之一。

在遗迹中央的一个圆形的大殿内部——

风华的面前,是一个由冰种原石凿空而成的巨大水池,池中的水呈红色,却是一种轻灵透彻的红,令人感觉深不可测。

风华伸手到水面上方,数道散着淡淡绿色的光从她的手中萦绕开来,光栅和光点汇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似羽翼状的物体①,那物体内有着一巨大的圆形翡翠,似乎是它的眼睛,而除此之外,物体的其他部分都覆盖着白色浓密的羽毛。

也正在这时,红色的水面泛起涟漪,这波动逐渐加强,扩散,一个物体从下面上浮至水面,能看到物体深色的影子在水面上持续扩大,先是白色的一角从水面中心浮现,,直至最后全部离开水面——那是一个长相类人的生物,有着少女的脸孔和身材,她的皮肤如海豚般的灰白而平滑,赤裸着,她的头部仿佛戴了巨大的三个角的王冠,在那王冠的中心,嵌有一巨大的红色晶石,那少女的双臂生长有鳞翼状的东西,伸展开来好像鸟的羽翼,少女的头发在背后形状麻花状的长辫,细看之下却是脊柱般的材质,少女张开双眼,那是如血般鲜红的瞳。

“好久不见了,泰珐尔②。”

“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泰珐尔没有开口,却仿佛是从另一个异界传来的声音。

“我想,我们可能找到了你最后的灵魂。”

泰珐尔听后,没有回应,但她的身体却起着变化,少女的躯干逐渐变细,而头冠则在扩大,双臂的鳞翼离开主体,下体逐渐联合,形成甲胄状的东西。

她现在的样子,便好像一个古老的图腾,在图腾的头冠上,嵌有无色星形的晶石,图腾尾部的甲胄,嵌有血色圆形的晶石,而图腾中部少女的前胸,则是一个心形的凹槽。

“抱歉,我们现在还没有取De那块水晶。”

这之后,泰珐尔又变回了人形,“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存在。”

“你可以感受吗,你最后的灵魂?”

“嗯,不过只是她的存在,无法感受到具体的方位。”

“为什么?”

“我的三个灵魂都有独立存在的保护,任何人格无法感应到对方的所在位置。”

“即使已经结合了两个灵魂的现在的你也不能?”

“不可以。”

风华皱了皱眉,“那,有什么方法,能够判断是否是你的另一灵魂呢?比如,相似的方面……”

“相似?什么程度的相似?”

“嗯,比如,能力方面,和你现在的两个灵魂一样,有封印其他人能力的能力?”

“……”泰珐尔不置可否,只是看着风华。

这样看来,如果林正的吊坠是真的,那么那里面便封印着泰珐尔的最后的灵魂,那么那个吊坠有没有封印的能力呢……我自身的能力不受控制,无法测出来……不过,当时盖恩特在林正身边,在阻止扒手的时候,盖恩特还是能够使用能力,这么看来……

……

 

回到地上——

“这么看来,也无法判断项链的真伪?”

“嗯,如果是有相似的能力,那么,林正那条便是假的,但是,‘相似能力’这一点,泰珐尔没有给予肯定,目前也只是猜测……”

“……嗯,明白了。是否需要派人暗中监控林正,或者是……”

“嗯,关系到吊坠的秘密,目前还是先谨慎处理吧。”

“是,总裁。”

盖恩特下去安排了,风华闭上眼睛,过去的种种又仿佛历历在目……

记De初次发现遗迹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完全不知世的小女孩,也许那只是一个失误,迷路的她走入了地下的遗迹,那时的那个水池,还是干涸的,池底有一块石板,石板上的浮雕,正是泰珐尔图腾时的形态,那时的父亲,告诉她那只是个误入的神隐……

现在想起这些,却又好像是命运的牵引——

在父亲临终前,将这一切的秘密传给了她,而这一切,却又带来了更多的迷。

父亲告诉她在遗迹发现三个晶石的事。那三个晶石,父亲将它们打制成了三条项链:他自己的星形吊坠,给母亲的圆形吊坠,和给虹姨的心形吊坠;虹姨死后,心形的吊坠传给了妹妹,之后,妹妹失踪了;而父亲死后,母亲将星形和圆形的吊坠传个了我……

除了吊坠,父亲还在遗迹中找到一本古老的长卷,上面记录了关于世界毁灭的事,还有,拯救世界的方法……

父亲不完全相信这些,但是,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他希望借助自己的力量来挽救人类……

但是,也是是父亲只是个凡人的缘故,与众不同的我,却更相信古卷上所记录的方法。

我是与众不同的,从小,便总是做着各种不同的,真实的梦,所谓真实,不是梦的合理程度,而是这些梦里的事,在过去,我无从知晓的某时某地,真实地发生过;或是,发生在未来……

对我而言,这便像是窥视着过去和未来,却无法去改变它一般,这样的人生……

按古卷上所记录的方法,我带着已有的两个晶石来到遗迹,便在那个水池中,将晶石安防到了那个浮雕头部和尾部对应形状的凹槽中,浮雕开始起来变化……

这便是后来的泰珐尔——

“你便是——唤醒我的人吗。”

泰珐尔告诉我——

“集齐我的三个灵魂,便能够封印毁灭世界的人”

——这和古书记录的一致。

但是,谁又是毁灭世界的人呢?

“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感应出谁是那个人”

——如果泰珐尔能感受,那么她现在似乎还没有找到那个人,是因为缺少了最后一个灵魂而不具备“感受”的能力,还是因为,那个人还未出现呢?

世界毁灭的预言——没有人会当真。

拯救世界,便是现在的我,也无法完全当真……

但是,即使不是为了完全唤醒泰珐尔,即使不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但至少,那个有着心形的吊坠的项链,是我能够找到妹妹的全部线索……

Poursnow 827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