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的幻梦 - Eden of Wind
2014-07-03

关于童年的美好时光

便像那淹没在记忆之海中的幻象

我继续寻觅

纵使那里是遗忘的角落

我还是能找到她

将她带到这里

 

只是想将那份化为思念的碎片

交到你的手中

 

爱,和忧伤

终将在时空的漩涡中消失

只有心中的烙印 会直到永远

 

在心灵的深处

不知何时会想起

纵使是比风的呤唱还要隐约

我还是能听见

那沉睡中的

却未曾停止的祈祷

 

只是想将那份化为思念的碎片

交到你的手中

 

爱,和忧伤

终将在时空的漩涡中消失

只有心中的烙印 会直到永远

 

 

拂晓的歌声中,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上了一片小舟,离开这里。

似乎知道梦醒的时候便要回来,真想永远的离开这里……

“为什么?”

“我只是有些累了……”

“可是,那里还有爱你的人……”

爱我的人……

那些赞美我的人,如果知道我是个懒散、猥琐、卑鄙、消极、总想着天上的馅饼的人,他们还会喜欢我吗……

那些美好的人,如果知道我总是妒忌他们的美貌、幸福,如果知道我总是费尽心机想要打垮他们,成为取代他们的幸运儿,他们还会喜欢我吗……

那些英俊的男子,如果知道我总是无耻地YY自己和他们每个人的龌龊事,他们还会喜欢我吗……

那些爱我的人,如果知道真实的我,他们还会爱我吗……

“那么,那些你爱的人呢?”

我爱的人?

曾经……但已经没有了……

“但是你还是必须回去……”

“……为什么?”

渔人微微抬起头,“因为你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坏,你所以为的一切只是想象,你从未真正彻底想伤害过任何人;因为,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和你一样,甚至,你比大多数人要好很多;因为,即便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有人仍会爱你,因为,他们能看到你所看不到的,所否认的,你的另一面……”

 

眼前,交织着的凌乱的印象碎片中,我又仿佛看到了那张脸,那雪白的发丝,那淡蓝色的清灵的瞳,微笑着,仿佛从未受伤,仿佛从未悲伤……

水面,和小舟,全部消失,幻化成无尽的花草地,令人仿佛置身于伊甸之中。

不远的地方,那背对着我的少女,仿佛在等待着某人……

少女缓缓侧过头,那烙印在我心中的微笑,是她!

却在那一刻——

大地生机散去,变成干裂的灰土,而那少女的身体,也在熔岩的包裹下,渐渐石化……

下一刻,我已置身于无尽的海洋深处,我的眼前,仍是那个少女,头在右下而足处于左上,长发和衣襟在水中漂浮着,仿佛坠入深渊一般;而在她面前,是一面倾斜向少女的水晶般的海中山崖,那水晶中,却是另一个她。

她伸出手,想要触摸冰封中那个自己的脸,却无法触及……

“Fay……”

 

 

手机用空灵的歌声叫醒了他的主人。

推开盖在脸上的枕头,Rhine摸索到手机,按下了接听。

“今天上午十点在环岛中学签名售书,别忘了!”

“为什么我要参与这种愚蠢的促售活动!”

“因为这样,身为你的责任编辑的我便可以为你下次的稿件申请到两周的延后交稿时间。”——来电的是Rhine在杂志社的责任编辑丝丝。

延后交稿!Rhine的大脑仿佛一下清醒了,一改刚才困倦的声音——“DEAL!”

按了挂机,Rhine又看了看手机,七点三刻,哇塞,原来丝丝打了我三次……

Rhine放下手机。

刚才的梦……Fay已经走了很久了……

也许是这手机音乐的缘故——Rhine手机的来电音乐,是他曾经十分要好的朋友,Fay自己录制的她所唱的歌……

 

Rhine从床上起来,由于昨天才刚刚搬到这里,所以现在屋子里一团乱……

现在也顾不上这些了……

Rhine走到洗手间,本打算来个淋浴,没想到——

为什么我的浴缸里有个男人——这个男人,便是Rhine的室友Odin,虽名义上是室友,其实在Rhine刚搬来的时候,这个男人便在这屋里,但是当时其他人好像看不见他……最初,Rhine以为莫非是鬼?这样一来,这个公寓是凶宅的传言是真的咯……

Rhine天生便有看见这些奇怪的东西的能力,幽灵,或者是其他什么……早已见怪不怪了;不过后来,大家也dou能看见Odin了,这事便不了了之,而且Odin还以室友自居在Rhine的家里住了下来……

Rhine看着浴缸里的Odin,妥妥地醉宿的样子:还是不去搭理他为好,而且现在也顾不上他,我先洗脸刷牙吧……

洗手间的洗脸池前面,有一面大镜子。

Rhine看着镜中的自己,他相信,镜中是另一个世界。于是,对着镜子,默默问候了一声:嘿,早上好!

先介绍这位镜中的男子,他叫Rhine,23岁,单身,职业是设计师、作家、兼职模特,半年前刚买下这个单身公寓(因为是“凶宅”所以相当便宜),上个月才搬来的。

洗漱完毕,Rhine又在众多打包的行李中找出来放自己衣服的那个(所以搬来一个月东西还没完全整理好)。领结、衬衫、马甲……Rhine是个相对注重衣着的时尚青年,作为兼职模特,其外表本不张扬,但精致的五官和匀称的身材,加上他自身儒雅而不失率性的气质,却是十分耐看的帅气,唯一比较与众不同的地方,是他头发的颜色。Rhine头顶上的头发,是雪白色,而两鬓,则是黑色……

在搜索衣服的时候,Rhine偶R地发现了那个相框……

这个相框,一直以来,他总是带在身边,相框里的相片,是他和一个女生的合影,两人的样子,不像是恋人,却又似乎有着一般恋人所没有的默契。

Fay,已经5年没见了,虽R以为自己能看到鬼,但除了在梦中,你却从未出现,你真的去了另一个世界,再也不回来了?那么,今天也要在天堂里保佑我a……

 

 

校内文体部正门的一角——

签上大名,微笑地交给对方——Rhine似乎已重复了无数次这套动作。

“这是最后一本了吧,任务算完成了?”

“嗯,收拾一下去吃午饭吧。”

“那个,丝丝……”

“嗯?”

“这次签售的事……很抱歉,我一开始对这件事的态度;还有,真的,Thank you!”

丝丝怔了一下,却又笑了笑,“举手之劳。”

“唔,你知道,其实,一开始,我没有什么自信:万一没人来买之类的……”

“喂喂,不要那么没自信嘛,再怎么我也是你的责编a,这种事你完全不用担心,我手上的作者没有不红的;即使真的没人买,我也会叫杂志社托人来撑场面的……”

“呃……”——后面那句还真打击人。

正在这时,一位气喘吁吁的女生出现在两人面前——

“对,对不起,我想问下,还有《Last Magic》签售吗?”

“已经……”

丝丝刚想告诉那女生“已经卖完了”,却听一边的Rhine打断道,“嗯,正巧还有最后一本。”

“╮(╯▽╰)╭哎!”

Rhine取出自己保留的那本《Last Magic》,签上大名,微笑地交给对方(again)。

“那个,”女生取出一张小字条,“如果可以,能帮我写上这些吗?”

Rhine看着字条上的字:给我最好的朋友,Felix —— 你永远的朋友,Jasmine。

Rhine笑了笑,“OK。”

“Thank you so much!”

女生走远后——

“好像是送给男友的……真好a,使我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

“你中学便开始叫男友了,这么张扬?”

“呃……”

“不过真心以为你写的东西只有腐女和gay喜欢……”

“呃……(#)”

“可是,”丝丝去了玩笑的口吻,“每次的单行本,你都会给自己留一份……”

“嗯,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已经不重要了……”

“是么……我本以为你要保留下来送给我……”丝丝恶作剧地小声抱怨着。

“可是,不是每次印刷厂那本都有提供样本么……”Rhine佯装没好气地还击。

 

其实,那是给她保留的——

“如果以后Rhine写的东西出版了,我要做First Reader哦!”

于是,每次我的作品的首印,我都会给Fay留下一本……

我真傻,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已经无法,再看我写的东西了……

不如留给更需要的人,我想,换作是Fay,也会这么做的……

 

Poursnow 9000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