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故事
2015-11-30

契机

这个小七所谓的最初的故事,源于一份契约。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像之前所有无聊的周末一样在露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刷一个八卦贴吧。在众多无聊发泄的帖子中,一个与众不同的标题触动了我的好奇心——《寄生契约》。我将它打开,帖子的内容是这样的——
你给我一个有wifi卧室,写字台,一盏灯,一张床,每天的两顿饭(我也不拒绝你慷慨的下午茶和点心)。我不想工作,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写东西,或是画画,我对吃没有要求,新鲜卫生便好,我也吃的不多,可能远不及你的宠物娇贵,如果我生了重bing,你可以立即解除这份契约。我能给你的,也许什么也没有,如果你不排斥,我可以给你j故事。
这算什么,求包养吗,还是现代版的天方夜谭?现在的年轻人dou在想些什么呢!sr我最初的反应是这有多么荒谬和愚蠢,但这之后却莫名(也许好奇他能j出什么样的故事)对写下这份契约的主人产生了兴致。
那个帖子下面,主人自己回复了微信号:purplepurpleblueyellowcyanredcyan
有这么长的微信吗,kd是假的……不对,每个wordd是一种颜色……我hrx到一种奇怪的解释方式,如果把赤橙黄绿青蓝紫对应1234567,那么他的微信号便是7763515。

和很多时候一样,好奇心是一种神奇的驱动力,推动命运朝不可思议的方向fz……
我加了这个微信,过后,便忘了这事……
之后的一段时间,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曾经的平凡,直到有一天,我收到“寄生男孩”send的一份名为《寄生契约》的文档。
——“你jd我有xq签这份契约?”
——“有默契的人不是任何时候dou能够遇见的。”

事实上,我完全没YY过这样的关系,rer这也不影响我对他的好奇。
那是一个周末阴雨的下午,我们约在一家人少的咖啡厅见面。

我是个约会喜欢早到的人,因为以为使别人=你是对他人生命的践踏。
那位少年来的时候雨正好停了,有种他是阳光和彩虹的使者的错觉。
其实我没有看出他,却是他看见了我——因为我用了自己本人的头像。

“你好,等很久了吗?”
他处于太阳的背光面,戴着小檐礼帽,一身休闲的T恤和牛仔。
直到他取下帽子我才看清,他有一双大而深邃的眼睛,却会在笑的时候眯成一条线。
“你是‘寄生男孩’?”
“是的。”他在我的对面坐下。
“和头像差别很大@。”
他又笑了,“头像上也是我,以前的我。”
关于他的头像,是一个卡通的小男孩,站在格子chuang前,看着外面的小雨,呆呆地却又若有所思的模样。

“哦,自画像吗?”
他温和地接过服务生送来的水,浅浅地抿了一口,“你觉De我和头像差别大吗?”
“事实上,有些神似。”
“那哪个更真实呢?是现在的我们,还是漫画里的世界?”
少年晃了晃杯子,杯子里原本清tou的水似乎起了变化,呈现出一种彩虹般迷幻的色彩。
我眨了眨眼,白水还是白水,刚才那一瞬,难道只是我的幻觉。
“先生?”
“什么!”我回过神来。
“qing不要多心,我可不是什么妄xiang症患者,只是有听过这么一种shuo法:故事可能是另一个平行世界,而我们,可能是那个世界里的故事。”
……

平行世界……当时我没有过多地关注这一点,自己如此真实地活着,却可能只是别人眼中的一个故事,多少有些不可思议;只是,之后发生的事,更令人匪夷所思……

Poursnow 4840
avatar